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天狩传》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开学

第一章 开学

稷下学 2021-02-23 23:50:17
······  这位少年人的姓名叫孟家鲤,童年时代在偏远的黑森岭镇渡过。几日前,在镇口正一个人愉快玩耍嬉戏的他,从一位一字白眉的老爷爷那沉闷地接一份古怪的我的推荐信。  枯黄的信纸,不完全符合书信的格式,结尾是一行寥寥无几的印刷字体,“兹我的推荐该生前去翰······。...

天狩传

推荐指数:10分

《天狩传》在线阅读

  璀璨的星云徜徉在浩瀚深邃的宇宙。

  ······

  卫环星,合流城的轨道车站,在不够宽敞且略显简陋的站台,一位国字脸的中年人目送着逐渐开动的轨道列车迅速远去的长长残影,具有鲜明雕塑感的脸庞上,目光深邃不见底。

  列车早已离站,但大概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人依旧趴在窗口,望向变成点状的孤单人影,鼻子有一搭没一搭地抽噎着。这是他第一回远离家乡——黑森岭镇,一人走向远方,走向未知,走出自己脚下的路。

  ······

  这位少年人的姓名叫孟家鲤,童年在偏僻的黑森岭镇度过。几日前,在镇口正一个人愉快玩耍的他,从一位一字白眉的老爷爷那突兀地接到一份怪异的推荐信。

  枯黄的信纸,不符合书信的格式,开头是一行寥寥无几的印刷字体,“兹推荐该生前往翰林学府。”后面盖着一个方方正正的红印,印的是一株立在峭石之上的古松,苍劲挺拔。旁边紧挨着龙飞凤舞的签名,识字不少的孟家鲤一根毛也看不懂。

  看着白发鹤颜的老爷爷,单纯的孟家鲤狐疑的拿着推荐信,欢快的跑回家,体质本就不大好的孟家鲤气喘嘘嘘地将信递给徐大叔——即在车站为他送行的中年大叔。徐大叔诧异的翻看那片信纸,二话不说,带着孟家鲤到镇口寻找老爷爷,然而老人家早已不知去向了,神龙见首不见尾。

  第二天,黑森岭镇的全体镇民敲锣打鼓地为孟家鲤送行,这边阿婶送来一篮子鸡蛋,那边阿姨递来一大包零食,阿姨阿婶不断叮嘱他好好照顾自己,平时沉默寡言的叔伯们也挤过来凑热闹。最后,鸡蛋零食太多带不走,孟家鲤仅拖着徐大叔特地给他做的宠宝箱——徐大叔起的怪名字,并在徐大叔的帮助下,脱离了叔伯姨婶们依依不舍的怀抱。要不是路途过于遥远,估计大家都会送他到合流城轨道站,甚至跟到瀚林学府。

  ······

  正值七月初,夏季的炎热还正在兴头上,列车内依旧清凉舒爽,孟家鲤还没从离乡的低落情绪中恢复过来。他没有察觉到,在他抹眼睛时,胳膊不小心撞到邻座异性的柔软,邻座那位穿着时尚的高跟鞋女郎的眼眸深处略过一丝羞恼,羞愤地眺了孟家鲤一眼,双手警惕地护在胸前,生怕他的胳膊再次拐过来,碰到不该碰的地方。

  小孩子禀性的遗留让孟家鲤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他很快发现了邻座女郎古怪的举止和小心翼翼的俏人模样。

  出于礼貌的他,不知原委的孟家鲤一脸关心兼好奇地问道,“阿姨,您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没礼貌的土包子,叫谁阿姨呢!”高跟鞋女郎怒气值满满的,红唇微启,白齿微露,声音既像一汪寒泉般的清冽,又像珍珠落玉盘时的清脆,一脸厚实的粉底掩盖住了她真实的面容,一双生气的大眼睛如两汪冰潭,格外清冷。

  正处于如花似玉年纪的她,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只是脸上的粉擦得厚了点而已,就被称作阿姨还是第一次,让一向清冷淡雅的她忍不住爆出口了。

  “我不是包子,我是孟家鲤。”孟家鲤无辜地眨呀眨眼睛,怪不得镇里的大叔常说“镇外的女人是老虎”。

  孟家鲤卖萌的表情惹来了一车厢善意的哄笑,知道前因后果的人们笑声异常响亮,像是在为双方鼓气。

  浓妆高跟女孩面无表情地瞪了孟家鲤一眼,眼眸冷到了极致;站起身,乌黑的秀发如瀑布般披在细肩上,绘满华丽花哨图案的白底休闲短袖遮住玲珑的曲线,精致的锁骨半遮半掩,露出一双雪白的胳膊,与她短袖的纯白不一样,肌肤白得晶莹剔透,隐隐可见纤细的脉络;盈盈一握的柳腰,洗过多次而发白的牛仔裤紧紧裹住浑圆紧致的俏臀,一对修长纤巧的玉腿,配上红艳艳的高跟鞋,使拥有接近黄金比例身段的对面女孩更加高挑,比孟家鲤还高出大半个头。

  两人大眼对小眼,就这样杵着好一阵子,看热闹的人群中,不知谁吹了一声犀利的口哨。虽然浓妆女孩眼神依旧冷淡,青丝掩盖下的粉嫩耳根却瞬间被点燃,落荒而逃。孟家鲤辛苦昂着的头终于可以轻轻放下了。

  在临近车厢间的过道时,女孩回眸睇了孟家鲤一下,孟家鲤打了个寒颤,仿佛回到了黑森岭镇的隆冬。

  回过神来,孟家鲤无奈的耸耸羸弱的小肩膀,立刻引来旁人善意的笑声。一路上,好些位爱心人士上来,热心地关照孟家鲤。

  轨道列车奇快,时间过得也快,一个多小时转眼过去,孟家鲤的目的地——瀚城到了,列车的广播在播放即将到站的提示声。

  礼貌地跟车厢里的旅客道声别,提起宠宝箱,走下车厢,前往出站口。瀚城轨道站下车的人很多,孟家鲤被拥挤的人流带向出站口,挤出了轨道站,来到轨道站前的大广场。

  灼热的太阳在肆无忌惮地挥洒着热度,广场四周林立的高楼反射着晃眼的阳光,蓝天白云倒映在大厦纯净的玻璃幕上,时不时有飞行器在穿梭其间,如同钢筋混凝土森林里无忧无虑的小鸟,飞得不亦乐乎。

  拖着宠宝箱在宽阔的广场上漫无目的地溜达,铺满了广告牌的街道界面,熙熙攘攘的人群,繁华无比,喧嚣无比,孟家鲤好奇无比。

  好一阵子,被大都市的繁荣晃花了眼睛后,孟家鲤这才想起正事,掏出那片枯黄信纸,因为吵,所以大声地向路过的行人询问,瀚林学府怎么走。

  “咦!”一声淡淡的惊奇声引起孟家鲤的注意,他的耳朵还是很明锐。

  孟家鲤转身一看,是之前的浓妆女孩踏着红色高跟鞋翩翩而来,冷傲的眼神闪过一丝愕然,微皱的琼鼻似在嗤笑说,土包子都能上翰林学府。

  作为翰林学府的学生会干部,“在其位,谋其政”的原则使她负责任地接过孟家鲤的推荐信,待看清信纸上的内容,红润小嘴张成可爱的O形。她眨着细长的睫毛,认真地上下打量孟家鲤,顺便扫了一眼孟家鲤的宠宝箱,孟家鲤被瞅得很不自在。

  “随我来。”清冷又富有灵性的声音再次响起。

  孟家鲤满是谢意地点点头,紧紧跟上浓妆女孩的步伐。

  说来也奇怪,那女孩儿虽穿着高跟鞋,踏在坚实的硬质地面,却没有发出高跟鞋刺耳的“嗒嗒嗒”声响,好似猫儿走步一般静悄悄的,她的步伐也像猫儿那般优雅极了。

  随后,两人一前一后搭上同一辆公交车,相邻而坐,女孩依旧警惕孟家鲤可能唐突的不良举动。

  坐在宽敞的平稳的车厢中,孟家鲤好奇地看向车窗外的满目琳琅的店铺以及人来人往的街道,当然在花样年龄段的都市靓女也尽收眼底。

  邻座少女惯性地撇撇温润的小嘴,眼里装满了不屑,果然是土包子。之后,孟家鲤时而发出的惊呼,更让她赶忙低头埋进自己的秀发里,闭上眼睛的睫毛一眨一眨,感觉好丢人——好奇宝宝般的乡巴佬居然与她一样考进了翰林学府,觉得她的智商等级被刷下来了。

  二人一路无语,不知不觉就到了翰林学府站。有先见之明的浓妆少女连忙率先快步下车,把孟家鲤甩在后头。

  果然,“哇!”她身后响起了更大声的惊叹,少女好羞愧,这人不是她带来了,绝对不想跟他一起走。

  ······

  辽阔的广场,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规整的柏树如同伫立的卫兵,巍峨的牌楼式白色大门屹立在眼前,人在大门下方,只有石头基座高度的三分之一。

  浑身石质的大门仿佛从一方霜白的磐石雕刻出来,每个纹路皆布满了岁月的痕迹,正上方硕大的横牌铭刻了“翰林学府”四个大字,苍劲古朴,浑然天成。

  ······

  “等等。”孟家鲤向前方的少女喊道。女孩跟没听见一样,仍然优雅地踩着高跟鞋,越走越快。孟家鲤很纳闷,无论他怎么跑,只能看到少女柔和的身影,就是追不上。

  无奈的孟家鲤朝着少女的背影,恭敬地屈身,拱了拱手,表示感谢。

  少女像是感应到什么,歇下步子,转过身,望了下孟家鲤的微向她低首的见礼,嘴角泛起了微微的弧度,又抬起典雅的步子,消失在众多学员中间。

  见女孩子走了,孟家鲤的好奇心再次开始泛滥,发现不断进出的学员中偶有佩带刀剑等兵械者混杂其中,周围的人却熟视无睹。

  路过大门时,孟家鲤还兴奋地敲了敲大门的基座,实心的。抚摸大门石头的历史沧桑感,一股承重的气息从孟家鲤的手指蔓延到全身,赶紧把手挪开,这石头不一般,孟家鲤饶有兴趣地绕着石头走了一圈。

  孟家鲤奇怪的行为,立刻引起了旁人的围观,孟家鲤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放弃一探究竟的念想,不舍地走开了。

  拖着宠宝箱,孟家鲤愉悦地蹦跶在校园的青石板路,挺拔葱绿的行道树挡住了倾泻的阳光,树荫下的光斑徒添几分趣味。在道路两旁,一栋栋久远的青砖教学楼在绿树的掩映中隐隐可见,在宜人尺度的场所内荡漾着浓郁的文化气息。

  一路询问,孟家鲤终于加入新学员的人流大军中,来到了人挤人的新生报到处,排队等侯。长长的队列循序向前推进,好不容易,轮到孟家鲤了,他拿出推荐信和身份证件给鹅蛋脸的接待女生。

  女接待诧异地挑了挑秀气的眉毛,拿证件跟孟家鲤仔细比对了一番,紧接着从座位上起身,向后方翘着二郎腿的中年男性嘀咕了几句,发福的中年男士浓眉一挑,也站起身来,走到孟家鲤面前,和颜悦色地把孟家鲤请到后面的另一个房间。

  貌似这位男士的职位挺高,他熟练的举动再次引起了后方队列的骚动,纷纷向毫不起眼的孟家鲤投去惊羡的目光,显然他们知道男士的每一次出现意味着什么。

  在中年男士轻车熟路的引领下,孟家鲤带着宠宝箱来到后边更加开敞的大厅。大厅里坐着二十来个新学员,包括五六名女生,这些人估计是跟孟家鲤差不多的情况。

  发福男士帮忙从门旁的电子屏幕取出一张预约号,递给孟家鲤,交代一番,便出去了。

  ······

  坐着的孟家鲤百无聊赖的观察其他新学员,有在闭目养神,有在玩耍电子厂品,也有在四处张望,其中有部分人甚至随身带着兵械。

  尽管对目前的情况好奇不已,但孟家鲤没有主动打扰别人的性格,于是静坐等待。叫号的广播声依次回响在大厅中,一位接一位新学员起身前往工作台的更大电子屏幕前。

  慢慢地轮到他了,站在电子屏幕前的孟家鲤不知所措,机械的声音从电子屏幕中响出。

  “你好,欢迎来到翰林学府。请把相关资料放到工作台上核对。”。

  孟家鲤慌忙地把推荐信和身份证件放在工作台上。一道激光从电子屏幕中扫出,扫在证件和他的脸上,校验信息。

  “你好,孟家鲤学员,你的信息正确。你将在翰林学府灵武岛就学,这是在学府的学生卡和通讯仪,二者是互相绑定,请收好。鉴于你是灵武岛新学员,你需要等待学府通知,由学府统一安排前往灵武岛。在这此之前,学府会为你们提供住宿饮食,请注意通讯仪的通知信息!”随着提示音的响起,工作台的暗格突然升起,送出一张学生卡和一个通讯仪。

  “请问有其他问题吗?”提示声继续响起。

  ······

  收起两份证件,以及新发的学生卡和通讯仪,孟家鲤发现通讯仪可以直接扣在手腕上。他戴上通讯仪,提起搁在身边的宠宝箱,拖着它从所提示的另一个出口离开。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开学 第二章 登岛(上) 第三章 登岛(下) 第四章 开学大会 第五章 晨练 第六章 怪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