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小说 → 鬼话连篇瞎说聊斋小说

鬼话连篇瞎说聊斋

姬羁

完结免费

自我调侃式的讲诉聊斋故事,并融杂些许在现代符号,用简单轻松风趣的语言来还原真实的书近百年前真实的的蒲松龄和呕心沥血的《聊斋志异》,把怪力乱神描绘出的温柔如水可爱的,经常牵涉一些题外话来歌舞助兴让读者更有深度阅读快感 鬼耳中人谭晋玄这瘪犊子,是我们县的在学儒生,文化水平相当于现在的高中生吧,不务正业,妄求访仙问道,整日烧丹炼汞,习学修炼法术,严寒酷暑一刻不休,这股劲若用在考学上估计能连中三元荣登高殿,可惜没有。不过三百六十行,状元遍地生嘛,人各有志,不可强求,话说这玩物丧志的小谭同志坚持数月后,还真似有所获,大概是感觉自己有点轻飘,其实我不用活动小拇指神经细胞都能猜到,估计是太入迷以至废寝忘食造成营养不良以及胡思乱想导致神经紊乱吧。产生幻觉也未可知,但蒲老师好像给出了肯定评价,说:晋玄是位好同志呀,坚持就是胜利。其实是怂恿着打算看笑话呢,闹剧当然得动静大点才精彩么。有一天,谭神童正打坐参禅静悟虚空呢,忽听见耳中有蝇虫般细微的说话声。仔细听,是的,谁在说:“能现身啦。”小谭若看过姚雪漫的《左耳》,一定会分析,倘是右耳倒还没事,若是左耳,那个离心最近的地方,或许就是心声,看来内心太压抑,打算去看视一番外面的世界,假使出来,就像弱水般,归位倒还安稳,决堤就一发不可收拾,非得祸害无穷。幸好那时候还没放出这么多妖孽来编纂蛊惑人心的魔书。接下来的场景,很像编程好的步骤:if睁开眼睛;then关闭声音;elseturnoff。就这么简单,声音图像二选一,不可兼得,或许这就是道家要求的一心专用,然后就万缕归一,一元复始,才能渐入佳境。其中还牵扯一个道家比较尊崇的行为,调整呼吸,即所谓的定息。然后就像前面那样能听到窃语,结果这货渴求炼成内丹心切,经此事,以为自己快要成功,喜不自胜。却偷着乐不知和人分享的。这里提到丹,略做解释,但凡修炼书籍,都会提到‘丹田’,可以想做一块地,然后里面汇聚着灵气,内丹就是将灵气凝结后产生的固态形式,可以想象成碘气体的凝华过程,由棕红色气体变成赤黑色结晶。就那样,如果能产生内丹,就说明灵气足够多,过饱和状态,反应人功力雄厚,就像驼峰,将能量先储存起来,到亟需时再释放。所以道家子弟都比较渴望能练得内丹。从那以后,每逢坐定谭晋玄都凝神仔细听。主要是等着说话声再次传出,这样就可以询问玄学,顺便能机会看下真身。有天他又说话了,谭晋玄便赶忙低声答应,说:能见呢,出来吧,赶紧的。随后就觉得耳眼中有窸窣声,还像耳挠般掏痒。感觉有东西从中出来。小谭觉得诡异,没敢正眼瞧,也就稍微偏头斜视,有个三寸多的小人,换算成现在熟知的单位就十厘米左右,这个可以感触一番,耳眼那么小,连那么细的小拇指都放不进去,却掉出个十厘米的东西,原文中说到,是小人,所以就按照正常人身高与三围比例,即胸围=身高×0.535,腰围=身高×0.365,臀围=身高×0.565来计算(假使小人正常,不过几率不大,毕竟蒲大爷写的是志异类)取最大值臀围来计算,这小人全身最宽处得有10cmX0.565=5.65cm,从不足一厘米的小孔钻出个快六厘米的东西,举个恰当的比喻,就相当于耳朵顺产一次,可人家晋玄同学都没吱唔一声,这就为广大妇女群众做了表率,是先进榜样,楷模。或许是过度期盼神秘事物的出现而忽视了疼痛吧,厉害指数远超三月不知肉味的孔老二。。还说那三寸侏儒,一副遭天谴的样,相貌丑陋狰狞,好似夜叉,夜叉是梵语音译,就是凶煞厉鬼,看来在当时,道教这个本土宗教已经处于衰退期,都开始融入佛教因素,梵语大概就是现在印度话,人家那都是勾引着玄奘带着一帮牲畜讨经文的高大上教派。道教则都是些消极遁世如老庄者研发还不申请专利搞得最后和linux那样开放源代码谁都可以挪用,最后道观林立却没能成大气候,悲哀。这小人出来后给谭顽童表演一番钻地舞,就像被猛抽几鞭的陀螺一样使劲转,有点春晚小彩旗的即视感,或许是当见面礼的,总之第一印象很重要,要在气势上征服。这不,小谭同学打心里佩服,私下把他另眼相看,聚精会神的观看小人表演静待其变,其实多虑了,常言道一寸长一寸强,老鼠大点东西发飙又能咋的?不过就小谭这被神道玄学搞得五迷三道的,有人说能点屎成金他也不质疑。或许是被侏儒的夜叉形貌给镇住了,不过那就是恐吓,比如自然界有种外貌奇丑的小毛虫,胆小的鸟见后还得躲着飞,实则毫无威胁,据说滋味贼鲜美。这不,当有邻居,那个穷寒的李四,再次叩门叨扰时,还高声大嗓的乱喊,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要来和热心谭借条靓丽**的红内裤过即将来临的本命年。侏儒夜叉惊慌失措,绕着屋墙乱转,就像个找不着洞口的耗子。肯定么,这小人又不能再进谭晋玄耳朵去,哪有生出后还往回钻的道理,就算谭答应后世千万《聊斋》的读者也不能答应。但晋玄兄这会注意力已不再侏儒身上,他在思考到底该不该把那条最心爱的红裤衩借给鄙邻李四,后来心声一计,装傻充愣,好主意,于是就像外人所见的那样,神魂俱失,就像红楼中丢玉后的小贾同学,不大刻,没注意小人去向,或许是让刁钻的李四顺走了,怪不得今天这么好打发,想当年李四那都是借针线不夹带走金钻都嫌吃亏的主。这下可气昏小谭,哭天抢地,涕泗横流,悲伤过度,真得癫疾。当然悲伤,一切心思放在修道上,好不容易出个小人,好似神仙显灵,又被这可恶的李四给骚扰的没了踪影,这就像千辛万苦研制个宝贝,临申请专利却给搞丢,主要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弄拙成巧的那种,想再弄出来可就难喽。所以晋玄不傻才怪。后来看心理医生,再喝些苦的驴都不搭理的中药(那时候还没西药),心坎也逐渐平伏,伤痛也逐渐痊愈,精神也逐渐恢复正常。这篇文章是老蒲的人生思考,他在对玄幻志异欲罢不能的情况下,编这么一个故事,自勉应该以学业为重,什么丹神夜叉,全都假的,只有这可恶的李四才是真的,他励志要考上大学,远走他乡,基本就是京城帝都,摆脱这种鄙陋邻里,所以乱扯个‘谈晋玄’来糊弄人,其实就是说咱们研讨一下痴迷玄异到底好不好,最后给出的结果还是不肯定,至少没从正面否定,没明写侏儒小人是幻觉所生,也没说后来是否继续参禅悟道。就是一片随感,读者玩还算惬意。。……

编辑:梦中佳人|2619次点击更新:2021-01-12

在线阅读

自我调侃式的讲诉聊斋故事,并融杂些许在现代符号,用简单轻松风趣的语言来还原真实的书近百年前真实的的蒲松龄和呕心沥血的《聊斋志异》,把怪力乱神描绘出的温柔如水可爱的,经常牵涉一些题外话来歌舞助兴让读者更有深度阅读快感 鬼耳中人谭晋玄这瘪犊子,是我们县的在学儒生,文化水平相当于现在的高中生吧,不务正业,妄求访仙问道,整日烧丹炼汞,习学修炼法术,严寒酷暑一刻不休,这股劲若用在考学上估计能连中三元荣登高殿,可惜没有。不过三百六十行,状元遍地生嘛,人各有志,不可强求,话说这玩物丧志的小谭同志坚持数月后,还真似有所获,大概是感觉自己有点轻飘,其实我不用活动小拇指神经细胞都能猜到,估计是太入迷以至废寝忘食造成营养不良以及胡思乱想导致神经紊乱吧。产生幻觉也未可知,但蒲老师好像给出了肯定评价,说:晋玄是位好同志呀,坚持就是胜利。其实是怂恿着打算看笑话呢,闹剧当然得动静大点才精彩么。有一天,谭神童正打坐参禅静悟虚空呢,忽听见耳中有蝇虫般细微的说话声。仔细听,是的,谁在说:“能现身啦。”小谭若看过姚雪漫的《左耳》,一定会分析,倘是右耳倒还没事,若是左耳,那个离心最近的地方,或许就是心声,看来内心太压抑,打算去看视一番外面的世界,假使出来,就像弱水般,归位倒还安稳,决堤就一发不可收拾,非得祸害无穷。幸好那时候还没放出这么多妖孽来编纂蛊惑人心的魔书。接下来的场景,很像编程好的步骤:if睁开眼睛;then关闭声音;elseturnoff。就这么简单,声音图像二选一,不可兼得,或许这就是道家要求的一心专用,然后就万缕归一,一元复始,才能渐入佳境。其中还牵扯一个道家比较尊崇的行为,调整呼吸,即所谓的定息。然后就像前面那样能听到窃语,结果这货渴求炼成内丹心切,经此事,以为自己快要成功,喜不自胜。却偷着乐不知和人分享的。这里提到丹,略做解释,但凡修炼书籍,都会提到‘丹田’,可以想做一块地,然后里面汇聚着灵气,内丹就是将灵气凝结后产生的固态形式,可以想象成碘气体的凝华过程,由棕红色气体变成赤黑色结晶。就那样,如果能产生内丹,就说明灵气足够多,过饱和状态,反应人功力雄厚,就像驼峰,将能量先储存起来,到亟需时再释放。所以道家子弟都比较渴望能练得内丹。从那以后,每逢坐定谭晋玄都凝神仔细听。主要是等着说话声再次传出,这样就可以询问玄学,顺便能机会看下真身。有天他又说话了,谭晋玄便赶忙低声答应,说:能见呢,出来吧,赶紧的。随后就觉得耳眼中有窸窣声,还像耳挠般掏痒。感觉有东西从中出来。小谭觉得诡异,没敢正眼瞧,也就稍微偏头斜视,有个三寸多的小人,换算成现在熟知的单位就十厘米左右,这个可以感触一番,耳眼那么小,连那么细的小拇指都放不进去,却掉出个十厘米的东西,原文中说到,是小人,所以就按照正常人身高与三围比例,即胸围=身高×0.535,腰围=身高×0.365,臀围=身高×0.565来计算(假使小人正常,不过几率不大,毕竟蒲大爷写的是志异类)取最大值臀围来计算,这小人全身最宽处得有10cmX0.565=5.65cm,从不足一厘米的小孔钻出个快六厘米的东西,举个恰当的比喻,就相当于耳朵顺产一次,可人家晋玄同学都没吱唔一声,这就为广大妇女群众做了表率,是先进榜样,楷模。或许是过度期盼神秘事物的出现而忽视了疼痛吧,厉害指数远超三月不知肉味的孔老二。。还说那三寸侏儒,一副遭天谴的样,相貌丑陋狰狞,好似夜叉,夜叉是梵语音译,就是凶煞厉鬼,看来在当时,道教这个本土宗教已经处于衰退期,都开始融入佛教因素,梵语大概就是现在印度话,人家那都是勾引着玄奘带着一帮牲畜讨经文的高大上教派。道教则都是些消极遁世如老庄者研发还不申请专利搞得最后和linux那样开放源代码谁都可以挪用,最后道观林立却没能成大气候,悲哀。这小人出来后给谭顽童表演一番钻地舞,就像被猛抽几鞭的陀螺一样使劲转,有点春晚小彩旗的即视感,或许是当见面礼的,总之第一印象很重要,要在气势上征服。这不,小谭同学打心里佩服,私下把他另眼相看,聚精会神的观看小人表演静待其变,其实多虑了,常言道一寸长一寸强,老鼠大点东西发飙又能咋的?不过就小谭这被神道玄学搞得五迷三道的,有人说能点屎成金他也不质疑。或许是被侏儒的夜叉形貌给镇住了,不过那就是恐吓,比如自然界有种外貌奇丑的小毛虫,胆小的鸟见后还得躲着飞,实则毫无威胁,据说滋味贼鲜美。这不,当有邻居,那个穷寒的李四,再次叩门叨扰时,还高声大嗓的乱喊,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要来和热心谭借条靓丽**的红内裤过即将来临的本命年。侏儒夜叉惊慌失措,绕着屋墙乱转,就像个找不着洞口的耗子。肯定么,这小人又不能再进谭晋玄耳朵去,哪有生出后还往回钻的道理,就算谭答应后世千万《聊斋》的读者也不能答应。但晋玄兄这会注意力已不再侏儒身上,他在思考到底该不该把那条最心爱的红裤衩借给鄙邻李四,后来心声一计,装傻充愣,好主意,于是就像外人所见的那样,神魂俱失,就像红楼中丢玉后的小贾同学,不大刻,没注意小人去向,或许是让刁钻的李四顺走了,怪不得今天这么好打发,想当年李四那都是借针线不夹带走金钻都嫌吃亏的主。这下可气昏小谭,哭天抢地,涕泗横流,悲伤过度,真得癫疾。当然悲伤,一切心思放在修道上,好不容易出个小人,好似神仙显灵,又被这可恶的李四给骚扰的没了踪影,这就像千辛万苦研制个宝贝,临申请专利却给搞丢,主要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弄拙成巧的那种,想再弄出来可就难喽。所以晋玄不傻才怪。后来看心理医生,再喝些苦的驴都不搭理的中药(那时候还没西药),心坎也逐渐平伏,伤痛也逐渐痊愈,精神也逐渐恢复正常。这篇文章是老蒲的人生思考,他在对玄幻志异欲罢不能的情况下,编这么一个故事,自勉应该以学业为重,什么丹神夜叉,全都假的,只有这可恶的李四才是真的,他励志要考上大学,远走他乡,基本就是京城帝都,摆脱这种鄙陋邻里,所以乱扯个‘谈晋玄’来糊弄人,其实就是说咱们研讨一下痴迷玄异到底好不好,最后给出的结果还是不肯定,至少没从正面否定,没明写侏儒小人是幻觉所生,也没说后来是否继续参禅悟道。就是一片随感,读者玩还算惬意。。……

免费阅读

这年纪还做这种事情,真像是做梦一样。

  耳中人谭晋玄这瘪犊子,是我们县的在学儒生,文化水平相当于现在的高中生吧,不务正业,妄求访仙问道,整日烧丹炼汞,习学修炼法术,严寒酷暑一刻不休,这股劲若用在考学上估计能连中三元荣登高殿,可惜没有。不过三百六十行,状元遍地生嘛,人各有志,不可强求,话说这玩物丧志的小谭同志坚持数月后,还真似有所获,大概是感觉自己有点轻飘,其实我不用活动小拇指神经细胞都能猜到,估计是太入迷以至废寝忘食造成营养不良以及胡思乱想导致神经紊乱吧。产生幻觉也未可知,但蒲老师好像给出了肯定评价,说:晋玄是位好同志呀,坚持就是胜利。其实是怂恿着打算看笑话呢,闹剧当然得动静大点才精彩么。有一天,谭神童正打坐参禅静悟虚空呢,忽听见耳中有蝇虫般细微的说话声。仔细听,是的,谁在说:“能现身啦。”小谭若看过姚雪漫的《左耳》,一定会分析,倘是右耳倒还没事,若是左耳,那个离心最近的地方,或许就是心声,看来内心太压抑,打算去看视一番外面的世界,假使出来,就像弱水般,归位倒还安稳,决堤就一发不可收拾,非得祸害无穷。幸好那时候还没放出这么多妖孽来编纂蛊惑人心的魔书。接下来的场景,很像编程好的步骤:if睁开眼睛;then关闭声音;elseturnoff。就这么简单,声音图像二选一,不可兼得,或许这就是道家要求的一心专用,然后就万缕归一,一元复始,才能渐入佳境。其中还牵扯一个道家比较尊崇的行为,调整呼吸,即所谓的定息。然后就像前面那样能听到窃语,结果这货渴求炼成内丹心切,经此事,以为自己快要成功,喜不自胜。却偷着乐不知和人分享的。这里提到丹,略做解释,但凡修炼书籍,都会提到‘丹田’,可以想做一块地,然后里面汇聚着灵气,内丹就是将灵气凝结后产生的固态形式,可以想象成碘气体的凝华过程,由棕红色气体变成赤黑色结晶。就那样,如果能产生内丹,就说明灵气足够多,过饱和状态,反应人功力雄厚,就像驼峰,将能量先储存起来,到亟需时再释放。所以道家子弟都比较渴望能练得内丹。从那以后,每逢坐定谭晋玄都凝神仔细听。主要是等着说话声再次传出,这样就可以询问玄学,顺便能机会看下真身。有天他又说话了,谭晋玄便赶忙低声答应,说:能见呢,出来吧,赶紧的。随后就觉得耳眼中有窸窣声,还像耳挠般掏痒。感觉有东西从中出来。小谭觉得诡异,没敢正眼瞧,也就稍微偏头斜视,有个三寸多的小人,换算成现在熟知的单位就十厘米左右,这个可以感触一番,耳眼那么小,连那么细的小拇指都放不进去,却掉出个十厘米的东西,原文中说到,是小人,所以就按照正常人身高与三围比例,即胸围=身高×0.535,腰围=身高×0.365,臀围=身高×0.565来计算(假使小人正常,不过几率不大,毕竟蒲大爷写的是志异类)取最大值臀围来计算,这小人全身最宽处得有10cmX0.565=5.65cm,从不足一厘米的小孔钻出个快六厘米的东西,举个恰当的比喻,就相当于耳朵顺产一次,可人家晋玄同学都没吱唔一声,这就为广大妇女群众做了表率,是先进榜样,楷模。或许是过度期盼神秘事物的出现而忽视了疼痛吧,厉害指数远超三月不知肉味的孔老二。。还说那三寸侏儒,一副遭天谴的样,相貌丑陋狰狞,好似夜叉,夜叉是梵语音译,就是凶煞厉鬼,看来在当时,道教这个本土宗教已经处于衰退期,都开始融入佛教因素,梵语大概就是现在印度话,人家那都是勾引着玄奘带着一帮牲畜讨经文的高大上教派。道教则都是些消极遁世如老庄者研发还不申请专利搞得最后和linux那样开放源代码谁都可以挪用,最后道观林立却没能成大气候,悲哀。这小人出来后给谭顽童表演一番钻地舞,就像被猛抽几鞭的陀螺一样使劲转,有点春晚小彩旗的即视感,或许是当见面礼的,总之第一印象很重要,要在气势上征服。这不,小谭同学打心里佩服,私下把他另眼相看,聚精会神的观看小人表演静待其变,其实多虑了,常言道一寸长一寸强,老鼠大点东西发飙又能咋的?不过就小谭这被神道玄学搞得五迷三道的,有人说能点屎成金他也不质疑。或许是被侏儒的夜叉形貌给镇住了,不过那就是恐吓,比如自然界有种外貌奇丑的小毛虫,胆小的鸟见后还得躲着飞,实则毫无威胁,据说滋味贼鲜美。这不,当有邻居,那个穷寒的李四,再次叩门叨扰时,还高声大嗓的乱喊,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要来和热心谭借条靓丽**的红内裤过即将来临的本命年。侏儒夜叉惊慌失措,绕着屋墙乱转,就像个找不着洞口的耗子。肯定么,这小人又不能再进谭晋玄耳朵去,哪有生出后还往回钻的道理,就算谭答应后世千万《聊斋》的读者也不能答应。但晋玄兄这会注意力已不再侏儒身上,他在思考到底该不该把那条最心爱的红裤衩借给鄙邻李四,后来心声一计,装傻充愣,好主意,于是就像外人所见的那样,神魂俱失,就像红楼中丢玉后的小贾同学,不大刻,没注意小人去向,或许是让刁钻的李四顺走了,怪不得今天这么好打发,想当年李四那都是借针线不夹带走金钻都嫌吃亏的主。这下可气昏小谭,哭天抢地,涕泗横流,悲伤过度,真得癫疾。当然悲伤,一切心思放在修道上,好不容易出个小人,好似神仙显灵,又被这可恶的李四给骚扰的没了踪影,这就像千辛万苦研制个宝贝,临申请专利却给搞丢,主要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弄拙成巧的那种,想再弄出来可就难喽。所以晋玄不傻才怪。后来看心理医生,再喝些苦的驴都不搭理的中药(那时候还没西药),心坎也逐渐平伏,伤痛也逐渐痊愈,精神也逐渐恢复正常。这篇文章是老蒲的人生思考,他在对玄幻志异欲罢不能的情况下,编这么一个故事,自勉应该以学业为重,什么丹神夜叉,全都假的,只有这可恶的李四才是真的,他励志要考上大学,远走他乡,基本就是京城帝都,摆脱这种鄙陋邻里,所以乱扯个‘谈晋玄’来糊弄人,其实就是说咱们研讨一下痴迷玄异到底好不好,最后给出的结果还是不肯定,至少没从正面否定,没明写侏儒小人是幻觉所生,也没说后来是否继续参禅悟道。就是一片随感,读者玩还算惬意。

  考城隍话说我姐夫他的某位老祖宗,和我姐夫一般无二的姓宋,便于区分,所以冒昧的说一下他的名——焘,对,就是拓跋焘的焘,想起北魏皇族的姓我就想笑,拖把,哈哈,直接叫墩布算求。闲话少说,还说姐夫祖上宋焘,他是俺们这嘎哒,就原属郡县的穷**丝,装逼爱读书,虽明知穷死的都是文人。可受到‘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蛊惑,都头悬房梁锥扎屁股囊萤映雪凿壁偷光的死拼,就像现在的应试制度,一样荒谬。所以国家为了不让这些为五斗米而读书的丑人饿死街头曝尸荒野,只得发些救济粮,但苦于财力有限,也只得接济一部分学习好的,至于那些梦想着有朝一日荣登金銮殿与帝王款谈国事却才智有限三五年背不出三章《论语》的人,浪费资源,不知自力更生就饿死无妨,最多浪费点国家土地给刨个坟,再过几年又把墓碑一砸,地抹平,啥事没有。但宋焘不同,谁让他是我姐夫祖先,而我姐夫又是我姐的丈夫,我姐又与我被相同的俩人生出,常言道物以类聚嘛,为了彰显我有多牛逼,就得用亲朋来烘托,以我这种用一生去致力于考学的人来说,这点技巧还是掌握的,虽然不会娴熟的溜须拍马以至于没能被赏识。总之宋焘是领着奖学金咬文嚼字的,那叫一个舒心惬意呀,终算熬出头啦。总比种地强,不分黑明昼夜的干,累死缓活收些粮,还得将大半上交给国家,苦不堪言。就这样的,有那么一天,不注意锻炼的宋焘因身羸体弱,又生活不检点,受到艾滋病毒感染,卧床不起,按理说病初不应是这样的表现,所以初步推测为他偷懒厌学,或者是昨晚雨疏风骤,最是怡情佳刻,麒麟兽出,狂挥怒吼,然后,不忍直视。再次正言,可勿误解我意,宋焘的麒麟臂是多年习字题词练就,大家万莫歪想。就说他卧病在床,朦胧中,看见有小吏进来,拿着文件夹,这可轻视不得,别以为吏是奴隶般被呼来喝去的,人家就相当于咱们现在的普通公务员,甚至比那还高档次,古书中常出现‘呼吏入’‘斥吏愚’等,可咱也得清楚,在古代那种崇尚文学的环境下,字词能被流传,实力不容小觑,像王安石,司马光,那都是权倾朝野的宰相,流传开的却只《半山文集》《资治通鉴》而已,又有谁去管他们这政治主张和变法措施。不过,他们是可以随意使唤吏的,因为官大么。还说那个拿公文包的吏,他牵着匹白额马过来。古人有个不成文的习惯,就是想表现某动物雄壮高大威猛,总爱说‘白额’,就像武松在景阳冈打的是‘吊睛白额大虫’。所以这是文人的习惯,牵出这匹白额马就已说明事态不同寻常。然后吏就对宋焘说:“考试啦!”吓得宋焘冷汗直流,这都有职业病的考生,一听考试,还在生病时,毫无准备,临时没抱佛脚,那还考个毛线呀,老师绝对会画个鸭蛋诅咒的。但宋焘已经病入膏肓,意志呆傻,他就很淡定的对吏说:“你放屁,还不打草稿!监考老师都没来,你这么激动是死老娘啦?”然后蒲松龄老前辈说了句很诡异的话叫:吏不语,但敦促之。我实在想不明白,不说话,又怎么敦促?难不成死缠烂打?或许是我才疏学浅吧,不过在《聊斋志异》这种怪力乱神的圈中,也不难理解,他从思想上控制,让你欲罢不能,像行尸走肉,只管浑噩挪移。所以,宋焘很顺从的,艰难的支撑着恙身骑着那位白额马尾随而去。路比较生疏,这就相当于鬼故事中所说的人烟荒芜地,到后见一城郭,即城墙,差不多就郊外古堡,基本是出五环外的什么地方,像个王者的国都。这里要说明一下,虽然蒲老师生活在清朝,但这个故事大概讲述的是明代事。明代呢,制度已很完善,也搞分封,但没商周那么气派,就是委派几个皇亲,叔弟之类的,去镇守,实则没多大权,就是把你外派,然后永远别想着回来,安稳终老此身就行,主要怕造反,明朝近三百年,绝大多数历史是那个狡诈凶恶的朱棣子孙来主演。后人中也就多了一分防范之心,将有威胁的全数软禁起来,这下可好,多掏几个塞牙缝的钱,少了许多忧患,利远大于弊。所以这个习俗一直流传到明朝灭亡。比如当年的北京,叫帝都,别的小镇,建座院落,叫王都。这里所说的王都,就这个意思。王府虽小,也还气派,相较于平民屋舍,恢弘不少。再加上宋焘这病秧子身体。所以过些时,才走到个官署办公处。果然挺奢华。堂上坐着十来个官样人物,除了壮缪侯关二爷外,别的一概不认识。主要是红脸老关这民间形象好呀,你可以不认识当今皇帝,但必须知道忠义云长兄。不然三纲五常的从何谈起?其实吧,高层对耍青龙偃月刀那位糙汉评价并不太高。从谥号上就能看出来,壮,不像睿或谋,大意是说好勇,就是出蛮力。谬,意即不合情理。古人谥号,不是说随便取的,那都是要投票表决,然后经帝王首肯才行的。并且那些字都是有特定含义的,不过呢,他们也是从本意出发,比如同样以忠义传世的岳飞,谥武穆,褒奖意味就比较重。关羽是个比较悲催的人物,身首异处,头被曹操埋在洛阳,孙权把身体葬于当阳,刘备又在成都建个衣冠冢纪念。这种场面,古往今来没几人,所以引起很大轰动。再者说他的确勇猛非常,据说三国时期排名第三,吕布,典韦,然后就数他,泱泱两百余年,忠义更不肖说。后世帝王,宋朝徽宗,很崇拜,也期待着能出现一位关羽般可平天下的将才,随即给加封的从侯到王,直到靖康难发,也没等到。但关羽的民间形象瞬间提升,这就像前不久电视剧《平凡的世界》的宣传语,叫‘习大大看的电视剧’瞬间收视率暴增。再比如联想yoga900发布会请黄晓明出席,说了句:我希望每位粉丝都能买台联想YOGA4Pro送给自己的baby,不过不要送给我的baby哦。然后很多人就真的这么做了。这就是明星效应,宋朝那会儿,徽宗就是大牌明星。总之,不认识关羽就等着旁人对你无语吧。还说故事,屋舍廊檐下设个几案。放着两个木墩,已经有个秀才坐在靠后的那个凳上,要问为什么一眼就看出来坐着的是秀才,这简单,就像穿校服的是学生般,当时的秀才打扮相差无几,比如鲁迅《孔乙己》中所描述的那个唯一穿长衫的落魄书生孔大爷。穷苦的短衣帮,因为干体力活,穿长衫不方便,碍手碍脚的,再说节约点布兴许还能缝补条内裤穿,多好,但那些迁客骚人不同,他们要舞文弄墨,时常拂袖弄影,或者体验衣衫飘荡,若神似仙。宋焘过去与那个穿秀才服的同伙并肩坐定,,桌上放着两套笔墨纸砚。俄顷试纸从天而降,上有题目,俩人一看,吆西,八字真言么:“一人一心,有心无心。”相当于命题作文,考生便争分夺秒的狂书,思如泉涌,就考语文那种阵势。写完后,也没见检查,直接交卷,呈递堂殿。按老师的说法,这种做法的学生是两个极端,渣到完全不会,神到无所不知。总之都不需要检查。由于我姐夫他先人宋焘答题卡上写着:“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诸位神明传阅后赞赏不已。尽管我觉得这句话很没道理,陟罚臧否,依律施行,公道自在人心嘛,怎么能从有心无心上说事,比如做好事,得一句赞奖不更令身心舒畅吗?还有假如说我傻,真心不知道银行的钱不能乱动,然后我就偷些花,因为无心,所以逍遥法外,这于情理都不符吧。不过也想明白,人家这是神考,要的是超凡脱俗,岂和凡事类同?于是宋焘被宣招进殿,布告说:“河南那嘎达缺个城隍,就是加强版土地爷,能位列仙班的。宋焘,你这奇葩思想,绝对能胜任,去干吧。”宋焘这才醒悟过来,原来自己有幸得道呀!但旋即又长拜磕头,哭诉苦衷,比较含蓄委婉的说:“承蒙厚爱,怯辱受职,千运万幸,哪敢推辞?可惜我那七十多岁的老妈在我入职后会无人供养的呀,恳求通融一下,让我奉侍着颐养完天年,随后悉听尊便,入职赴任。”众神中有一帝王相貌的,命下属即刻去查宋焘他妈的生死簿,有位长(chang)胡的公务员,捧着个簿册查阅,说:“他妈的阳寿还剩九年。”在此可以看出,神仙也并非未卜先知的,他们不能从面相中看出才能差异,得经过考试甄选;没掐算的能力,还得查簿知生死。如此说,他们也就是和我们不同职位的劳苦大众而已。但也从侧面反映宋焘的才能,他知道患艾滋后一般会在2-9年内over,所以取最大期限9来挣扎着延阳寿。就在诸神缄默踌躇时,二爷关忠义提议说:“索性让小张先顶替着忙活九年,到时候宋焘葬完他妈,再接手工作。这不就结啦?”于是就给宋焘说:“到时候可别推脱哟,要立马上任的哎,现今推崇孝道,我们也比较赞许,所以给假九年,到时候会再去招你的!”随后又给秀才吩咐叮嘱数句,俩人便一块跪拜后同离去。秀才自称是长山小张,拉着宋焘的手直送到远郊旷野,临别赠诗,全篇已含糊,记不大清,好像有句:有花有酒春常在,无烛无灯夜自明,印象比较深刻。宋焘紧接着骑在马上,告别后离开。到家后,猛然醒来像场梦幻。其实当时断气已三天多。他妈听见棺材里传出**声,比诈尸还诡异。过去视看,竟然没被吓到,还给搀扶出,老半天宋焘才说的动话,张口便询问长山那地情况。还真有个姓张的在当天死亡,印证前文小张替职的事也,不知关公出的这个馊主意褒贬何如。九年后,宋焘妈果不其然抛尘逝亡,宋焘主持营算着将老母埋葬完毕,沐浴清洗一番回屋,安详离世。看来还没忘怀,有自知之明。死前也不麻烦人,不过他家人比如妻儿该作何感想?看来宋焘是结过婚的,而且还比较尊敬岳父,临死不忘拜访。他岳父家住城西,郭内的,城镇户口。忽然见到女婿衣着华丽,装饰尊贵,还驾着豪奢车马,登堂入室,拜礼后离开,大伙惊讶疑虑,还以为老眼昏花,却浑然不知宋焘已成神。快趋至乡村宋焘家,女婿已死翘翘的啦。据我感觉宋焘是故意炫耀的意味比较重,不然为何非得等锦衣繁饰后再去,所以推测岳父平日是比较鄙视这个女婿的,从文中可以看出,宋焘居于乡村,比较贫寒,而岳父家虽不甚富裕,却是城里人,户口尊贵。据说宋焘后来写过自传,可惜兵荒马乱时人尽逃亡没照顾周全遗落别处,没能留存下来,的确是个遗憾。前文就是个梗概,感兴趣的参就着娱乐吧。蒲松林讲完,该我插几句话啦,据某些大方之家所言,这是一篇体现中国古人对孝道重视的文章。纯属狗屁,当然我说的不是《考城隍》。众所周知,作者常用主题来命名,如果我蒲大哥有在天之灵,非宰杀尽这些道貌岸然为愚化后人而扭曲事实瞎扯的叫兽不可。否则人家将首篇这么重要的位置赠给《考城隍》,却没给起个像“首孝悌”之类的名,可真成了后世的笑柄。“考城隍”主要是考么,等考上之后却发现不如人意,这是个虚构的滑稽故事,就是老蒲聊以**的,没必要较真。蒲松林,老廪生,宋焘,或为借指。蒲大爷为啥会在卧病时想到考城隍?失意嘛,多年的习书让身体崩溃,却不能谋得一官半职,所以将视线转向虚幻的神魔,渴望能像结尾所说的那样显赫。但又流连纠结于阳世,不忍撒手。后来机缘交合,闻听到姐夫讲及如此故事,心生感触,载于书卷。城隍职位显赫,也正说明蒲多年致力考学又不能中的无奈。他从46岁补廪膳生到72岁才补贡生,煎熬呀。所以《考城隍》实则为道出蒲松龄心声的一首歌。听,隽永优美。

聊斋鬼话连篇歇后语  聊斋之鬼话连篇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悬疑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