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7章 :喜欢

戏说宫凰

念禅 著

连载中免费

京城里有一句话广泛流传甚广。入仕莫惹慕嫣衣,千金难见钟妙仪。他是权倾朝野,只手遮天的大佞臣。是她浮屠世间唯一的仰仗。“妙仪,你是个戏子。”他亲自动手为她披起精致优雅华美的入仕莫惹苏泽衣,千金难见钟妙仪。。……

免费阅读

之后的几日里,钟妙仪都没有再见到唐尧。

清晨的草地上还带着点滴的露珠,钟妙仪走出帐篷就闻见一股好闻的芬芳,沁人心脾。

这几天她帮着庆秀夫人打点太后的各项事宜,庆秀夫人对她的态度一如既往的温和,从来没有像钟妙仪想象中那样刁难或者尖锐的抗拒不见自己。

夫人是个温柔的女人,跟她讲话的时候总是轻声和气,像是生怕惊扰到了她一般。

这一家子人就像是她的福星,总是格外用心的包容她。

“公主若是不嫌弃,往后我便唤你一声妙仪怎么样?”两个人埋头各自做了一会儿,因为很专心的缘故,钟妙仪并没有觉得尴尬,庆秀夫人突然这样说让她受宠若惊。

“是,夫人叫我妙仪就好。”

“我听宫里的老人们说,你是已故的钟贵妃流落人间的女儿?想必也是吃了很多的苦吧?你这孩子,瘦的叫人心疼。。。”沉默了一会儿,庆秀夫人又突然问道,问完之后觉得问的不妥,又讪讪一笑,“咳,突然提起你的伤心事,倒是我唐突了。”

大家都很关心这个问题,对于她身份的质疑也一直都没有断过,可偏偏皇上就是笃定她是他的女儿,连太后都不能多说,这个事情渐渐地也就变成了私下里的笑料,没人摆上台面来问,可也从来没有消停过。

皇上屡禁不止,反而惹得大家越发的胡乱猜测,还不如就不管了,随他们说去。

“唐尧那个孩子,没有养在京城里,所以性子上边很是单纯,他是个好孩子,没什么心眼。。。他既然喜欢你,想来公主也是心思单纯之人。”庆秀夫人随口说起唐尧来,像是为了掩饰方才失言的尴尬,可说起自己的儿子,脸上那种温柔的溺爱完全藏不住。

钟妙仪听着听着眼睛微微发酸,有母亲在身边。。。真好。

她怕自己流泪,赶紧吸了两口气。

庆秀夫人那么疼爱唐尧,皇上和太后竟然要把她这样的公主许配给他家,她还能这样和气的对自己。

她实在有些对不起这对儿母子。

正说着话,唐尧突然进来了,几天没见,他似乎晒得有些黑,背对着光快步走进来,钟妙仪抬头看了他一眼,迅速把头垂下。

还没等唐尧开口,庆秀夫人便推了钟妙仪一把:“我这里没什么旁的事了,尧儿来得正好,不是有话跟公主说么?”

钟妙仪心里一咯噔,慌神的不知看哪儿,被唐尧顺手一拉,他声音在头上温柔的响起,带着笑意:“那我们先出去了,娘。”

出了帐篷,两个人并肩慢慢走着,宽广的围场处处都是人,他们走得地方比较偏,没有多少人注意。

“那个。。。”唐尧突然挑眉,他低头看着脚边的绿草,拿脚踢了踢,紧张的咽了下口水,顿了好一会儿,“我娘那日见过你之后,已经把她的意思跟我说过了。”

钟妙仪紧紧握住拳,努力使自己的呼吸平稳:“是吗。。。”

“我。。。”他低头看着脚边的绿草,拿脚踢了踢,“妙仪,我很开心。。。我原本害怕我娘会不喜欢你,现在好了,我娘说你是个好姑娘,我往后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还没说完,他自己倒不好意思起来,轻咳了一声,假装不经意的看向远处,钟妙仪用了好半天才好像理解了他的意思。

钟妙仪的眼泪掉落的一点征兆都没有,唐尧吓坏了,手足无措的不知道怎么办:“怎么了?是我哪里说错话了么?你别哭呀。。。”

钟妙仪赶紧摇摇头,抹了抹眼泪,对着他露出一丝笑容来,不是他说错了话,是她一直都想要一个家庭,有一个孩子,去过普普通通的生活,她从前身份不光彩,她怕唐尧也看不起她。

如今这个愿望真的迈出了第一步,她又觉得太过于虚幻美好,心里患得患失。

唐尧见她不哭了,大松了一口气,他指了指不远处的马,伸手拉住她,用一种半哄半笑的语气对她说:“你想不想骑马?咱们可以去骑骑马。”

钟妙仪心有余悸的摇摇头:“我。。。还是不了。。。”

唐尧突然想起当年发生的事情,以为她还在害怕,又用力的握了握她的手心:“别怕,没事的,我在下边帮你牵着马绳,咱们不比赛,就是骑着玩儿。”

他的话的确鼓动了钟妙仪,她从前是最喜欢骑马的了,可是自从发生那件事情以后,她就总是很抗拒,别说大家不愿意她再骑,就是她自己也不想去骑了。

不过唐尧的鼓励让她重新有了试一试的想法,她眨巴眨巴眼睛,再三确定:“那你要抓着缰绳。。。别松手。。。”

唐尧笑眯眯的弯下腰靠近她:“嗯呢,不松手,绝不松手。”

他话里有话,惹得钟妙仪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倒退两步躲了一下,他的笑声就更爽朗了。

两人正在兴头上,旁边不知道何处传出一声冷漠的哼声,唐尧一下子皱起眉头,环顾四周,才发现不远处的树林枝干上躺了一个人。

他被层层叠叠的树荫遮挡,要是不出声,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到他躺在那里。

苏泽衣早在他们两人过来之前就在这儿了,之所以不吭声,应该也是想看一场好戏。

唐尧有些不悦的撇眉,却还是恭恭敬敬的对着苏泽衣抱拳行礼:“泽衣哥,你怎么在这儿?”

苏泽衣冷笑起来:“换了别人在这儿,她的脸还要么?!”说完随手一指钟妙仪,从树上一跃而下。

唐尧听不懂苏泽衣话里的意思,看见苏泽衣朝钟妙仪走来,他不动神色的将钟妙仪护在身后,其实唐尧不比苏泽衣矮,两个同样俊美的男人对面站着,如果不是脸上的表情太过于严肃,那一定是一副叫女孩儿们脸红心跳的场面。

“这大白青天的,你们两个人就这样众目睽睽之下拉拉扯扯的亲昵,你无所谓,她呢?!”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