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8章 :跟踪

戏说宫凰

念禅 著

连载中免费

京城里有一句话广泛流传甚广。入仕莫惹慕嫣衣,千金难见钟妙仪。他是权倾朝野,只手遮天的大佞臣。是她浮屠世间唯一的仰仗。“妙仪,你是个戏子。”他亲自动手为她披起精致优雅华美的入仕莫惹苏泽衣,千金难见钟妙仪。。……

免费阅读

“你跟我过来,我有话跟你说。”苏泽衣话锋一转,拿下巴一点钟妙仪。

唐尧的火气突然上来了:“泽衣哥,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

苏泽衣没动,眼神里边危险的气息让钟妙仪心尖一颤。

唐尧年轻气盛,不知天高气候的冲撞,苏泽衣这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佞臣能容忍么?

钟妙仪怕唐尧吃亏,赶紧拍了拍他的手臂:“没事的,我和苏大人谈点事情。。。你去帮我选一匹马吧。。。我要白色的,漂亮一些的。。。”

说完见唐尧还是一脸戒备的看着苏泽衣,她又使劲捏了捏他的手臂:“去吧,真的没事的,我很快就过去找你。”

唐尧看她笑得不像很勉强的样子,瘪了瘪嘴,千叮咛万嘱咐的走了:“那你可要快些来,我就在那边等你。”

钟妙仪一直目送唐尧走远,而盯着她看得苏泽衣的脸色终于盈满怒色:“怎么?谈情说爱的日子你很享受?!”

他毫无顾忌的讥讽她,丝毫都不怕伤了她。

“离皇上太后的帐篷这么近,你跟他拉拉扯扯,被人看见,你还想传出更难听的流言来么?!”他隐忍低沉的声音听上去更加刺耳。

钟妙仪眯了眯眼睛,她的肩膀因为苏泽衣的话轻轻颤了一下,随即她突然笑了起来,把他的一腔怒火都噎灭在胸腔里面。

“苏大人,你现在的样子真的很可笑。”她眼里冷漠得像是冰川一般。

“你说什么?我可笑?”他气疯了,一把揪她起来。

她脸上的讥嘲却没有减弱半分:“当年是你把我送进宫里的,我求你的时候,你有回头看我一眼么?我是你不要的东西,我以为我只要衷心的帮你做事,你就会高看我一眼的时候,你又是怎么弃我于不顾的?如今口口声声的教训我,你凭什么教训我?难道非得要我死了,你才肯放过我么?!”

苏泽衣心脏猛地一紧,手上的力道松了些,钟妙仪毫无惧意的直视他,他现在已经伤不到她了。

“苏大人,我们已经两清了,你放过我吧,我想去追求我自己的人生,求你放过我吧。。。”

一句话,扎到了他心的最软处。

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凛,放开了她:“妙仪,当年的事。。。你还在怪我?”

钟妙仪忍不住低头哧哧的笑:“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苏大人,当年的事,已经过去了。”

他们永远也不可能变得更好,形同陌路,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他的表情又变得残忍,撇着她冷笑:“你倒是想得开。”

她和苏泽衣之间的那段往事,谁对谁错,谁欠了谁,如今追究再多都没有意义了。

“你要做的事情还没有做完,却来跟我要自由。”他冷笑。

“苏大人,我不会再帮你做事了,我是大齐的公主。”她酸涩地说出这句话,心头的重负卸下来,瞬间轻松了许多。

“是么?”他冷漠的哼了一声,如果不是当年阴差阳错的一次安排,她?呵,狗屁公主。

她转身就准备要走,不远处的草丛里发出几声轻微的响动,钟妙仪没察觉,朝着外边走了几步。

苏泽衣却敏感的大声喝问:“谁在那里!”

喊完他就立刻大步流星的走过去,揪出了草丛里边的一个小宫女。

“你在这儿看了多久了?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他一把掐住那个小宫女的喉咙,恼火的问,“谁让你来的?!”

“没。。。没有看到什么。。。也没有听到什么。。。奴婢。。。奴婢只是来这里找东西的。。。”她抖得站都站不住,眼神慌乱得不知该往哪里放。

苏泽衣眯了眯眼睛,把她扔到一边去,他慌乱的情绪已经平静了下来,只是眼中隐忍的杀意还没有褪去:“哦?是么?你来找什么东西?找谁的东西?”

“是。。。是。。。”她吞吞吐吐说不清楚,苏泽衣脸上的表情更加狠辣起来。

“说不清楚?那不然我带你去皇上那里,你兴许就能说得清楚了。”

苏泽衣对付旁人总是有一套狠的,那个小宫女也是可怜,偏偏撞在他心情不好的档口上。

“大人。。。奴婢。。。奴婢是来捡梦琪郡主的簪子的,郡主说簪子掉在这里了。”她吓得松了口,和盘托出,苏泽衣的眸子冷下来。

“云梦琪。。。”他像个嗜血的魔头般笑了笑,“那你回去告诉你的主子,如果今后我听见有人说起今天的事情,叫她自己小心着点,安平别庄可有的是废弃的坑洞可以藏尸。”

那个小宫女惨白着脸瘫软跪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滚!”他一声令下,那个小宫女连滚带爬的离开了。

云梦琪看见她狼狈不堪的跌进帐篷里,有些恼火:“怎么了?!这样子跑进来,让人看见了还以为你做了什么亏心事呢!”

那个小宫女哭的不像样子,云梦琪不耐烦的踢了踢那个小宫女:“问你话呢,怎么样了,跟着钟妙仪可都看见些什么没?”

小宫女把方才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云梦琪越听脸色越难看,特别是苏泽衣威胁的那几句话,气得她把手里边把玩的一个镯子直接给摔碎了。

摔完之后还不过瘾,站起身来搬了一个珐琅花瓶往地上砸,这才觉得心间火消了一些。

“钟妙仪!”她冷哼哼的眯眼睛,“我就知道她是个不要脸的狐媚子!还说什么没有勾引苏泽衣,小贱人!”

她隐忍了一会儿怒气,突然计上心头,勾着嘴角恶毒的笑了起来。

她心情大好的坐回软垫上,把另外一个小宫女唤过来。

这个小宫女是才跟着云梦琪的,走到她身边跪下,听完云梦琪的耳语之后,整张脸都吓得惨白起来。

“郡主,你饶了奴婢吧。。。奴婢不敢啊。。。”她把头磕得咚咚作响,吓得面无人色。

云梦琪不耐烦的瞪她一眼:“就让你去传个话,我让你去跳河自杀了么?!你去不去!”

她狠声厉色的威胁了好一番,放了一片金叶子在那个小宫女手上:“喏,只要你去传个话,我再赏你一片。”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