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11章 :争执

戏说宫凰

念禅 著

连载中免费

京城里有一句话广泛流传甚广。入仕莫惹慕嫣衣,千金难见钟妙仪。他是权倾朝野,只手遮天的大佞臣。是她浮屠世间唯一的仰仗。“妙仪,你是个戏子。”他亲自动手为她披起精致优雅华美的入仕莫惹苏泽衣,千金难见钟妙仪。。……

免费阅读

第二日一大早,钟妙仪便起了。

她匆匆洗漱完,撩开营帐的时候正好看见不远处的唐尧正在整理马队,来来回回走动的侍卫弄出的动静已经持续了一柱香的时间。

好在太后的营帐离这里远,并没有受到惊扰。

钟妙仪站在帐篷门口远远地望了好一会儿,那边那个干练熟悉指挥着侍卫们的唐尧不是在她面前孩子气的那个人。

他们一下子好像隔得很远,他的天地那么大,不像她。。。不过是宫苑皇城的方寸天地。

唐尧忙得差不多了,四周的女眷们也都纷纷出帐来,钟妙仪看见好几个少女正拿一种崇拜闪躲的目光看着唐尧,围在一起悄悄拿眼神瞄他俊逸的侧脸。

那样的神情。。。钟妙仪抿了抿嘴唇,她太熟悉了,云梦琪也是那样看着苏泽衣的。

唐尧看见了她,正要往她这边走,不知道被谁叫住了,他侧头看了一眼,撇紧了眉毛,但还是回过头来对着她咧嘴笑,用唇语说:“等我。”

钟妙仪被他的举动逗乐,他还是那么温暖,昨晚发生的一切好像什么也没有影响,只要苏泽衣是真的想帮她,云梦琪一定什么都不会说出去的。

苏泽衣的能耐,她太清楚了。

钟妙仪对着唐尧回以一笑,她真的就乖乖站在原地等着他,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她从前。。。是绝对闲不下来的。

结果从被帐篷挡住视线的那端走出来的人是苏泽衣,他是这次出行的核心人物,大小事宜皇帝都交给他过问,唐尧叫苏泽衣一声哥,钟妙仪只能从一些蛛丝马迹里判断出两人的关系也许还不错。

因为她的出现,他们似乎有些擦枪走火了。。。

苏泽衣也很恼火的样子,声音压得很低,掰着手指数落唐尧,大约是行程上出了什么问题,唐尧低头听着,没有反驳。

好半天苏泽衣才说完,唐尧松口气,还对着苏泽衣微微一笑,不知道说了句什么,苏泽衣的脸色好看了许多。

等到终于交代完,唐尧便快步朝着钟妙仪过来,钟妙仪看见苏泽衣飞快的看了她一眼,转身便离开了。

“让你等久了。”他凑过来拉她的手,“你脸色不好,是不是昨晚。。。”

他皱着眉头没再说下去,像是怕触及了钟妙仪的伤心事一般,他这样小心翼翼的呵护她的小情绪,钟妙仪眼帘微润。

“出了些小状况,泽衣哥现在正恼火着呢,我不能久留。”他揉了揉钟妙仪的头发,笑起来,“待会儿要到前边的镇子上去采购,我给你带些东西回来,昨晚的事多亏了泽衣哥,否则还真没法把郡主压下来。”

原来是因为这个,他呀,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火气来得快消得也快。

远处又传来吆喝着准备起行的声音,唐尧急着要走,走之前又忧心忡忡的对她说:“妙仪。。。你要好好地,别多想了。”

钟妙仪一怔,微微垂下眼帘,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对他露出了一个微笑:“我没事了。”

看到她终于肯笑了,唐尧才一下子高兴起来,他在钟妙仪脸上狠狠亲了一下,也不管有没有人看到,欢呼雀跃的就走了:“那就好,你等我给你带东西回来。”

钟妙仪捂着他亲的地方慌张的看四周,还好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边,她的脸烫得吓人,正要回帐篷里平复一下自己跳的响亮的心脏,突兀的从旁边蹿出来一个人影,扯着她的头发就往帐篷里拽。

钟妙仪尖叫一声,发根像是要被扯断了,帐篷里边铺床的小瑶也被吓得不轻,她不敢上手太用力,害怕激怒了扯着钟妙仪头发的云梦琪,只能哀求一句:“郡主!郡主求求你!别扯我家公主的头发!求求你。。。”

钟妙仪脑子里都是嗡声,苏泽衣前脚刚走,云梦琪就过来了,看来昨天苏泽衣并没有给她什么好脸色,她也没有从苏泽衣那里讨到多少便宜。

云梦琪扯了一会儿,大概是发泄的差不多了,把手一松,钟妙仪揉着头发坐回床上,好半天没有缓过来。

她趾高气昂的对着小瑶一点下巴:“你出去!”

小瑶迟疑了一下,看了钟妙仪一眼:“公主。。。”

“去吧,没事的。”钟妙仪把发髻扶正,理了理自己有些凌乱了的衣领处对着小瑶点头。

小瑶担心的不行,一步三回头的往外走,就站在帐篷不远处不敢离得太远。

钟妙仪其实并不怕云梦琪,她只是不想再一而再再而三的惹事了,她已经忍让到了极点,云梦琪却依旧不依不饶,得寸进尺。

“你给泽衣哥吃什么迷魂药了!他怎么会帮着你说话!”云梦琪伸出手指质问她,像是要把她眼睛戳瞎一样,“你就是个妓!你知道么?”

这话说得太尖锐了,深深地扎到了钟妙仪的心坎上,她疼的脸上一抽,云梦琪尽收眼底,突然得意地笑起来:“怎么?被我说中了?心虚了?呵呵,我告诉你,这次算你走运,你别以为下一次你还会那么走运!”

“这么说,你承认是你派的人来羞辱我了?”钟妙仪闻言,一下子冷森森的笑起来,云梦琪被她的眼神冷的一哆嗦。

很快她就收敛了神色,颇有几分被揭穿之后急于掩盖的暴躁,抬手就想给钟妙仪一耳光。

这一下没有打着,云梦琪没想到钟妙仪居然敢伸手直接握住了她的手腕往后一甩,她没站稳当,一屁股跌在了地上。

虽然屋子里只有她们两人,但云梦琪还是气得脸都红了。

她从地上爬起来,气急败坏的上去要揪钟妙仪的头发,再次被钟妙仪狠狠推开。

“你!你敢反抗我?”云梦琪气疯了,抓起手边的木杆子就往钟妙仪那边推。

钟妙仪没有再隐忍,她一步步走到云梦琪跟前,冷声道:“你小小年纪,心思怎么这么狠毒?”

云梦琪不屑的翻她一个白眼:“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教训我?”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