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16章 :交付真心

戏说宫凰

念禅 著

连载中免费

京城里有一句话广泛流传甚广。入仕莫惹慕嫣衣,千金难见钟妙仪。他是权倾朝野,只手遮天的大佞臣。是她浮屠世间唯一的仰仗。“妙仪,你是个戏子。”他亲自动手为她披起精致优雅华美的入仕莫惹苏泽衣,千金难见钟妙仪。。……

免费阅读

唐尧果然准时来接她,太后吩咐过了,这几日都不给午膳吃,必须要准时准点的跪在围场外。

为着这事,唐尧特意早早地过来,亲眼看着钟妙仪多吃一些,免得酷暑又饿肚子,晕过去就麻烦了。

唐尧在这里果然是有效,原本钟妙仪都推诿说自己没胃口不想吃,把小瑶急得不行,唐尧一来,便一定要亲眼看着她吃,不吃他就亲自喂,钟妙仪这才又吃了些。

“你到时候慢慢写,跪在我后边,影子处凉快些,我写完了就来帮你写,你不要把自己搞的太辛苦,又不舒服的话一定要马上告诉我,我身上带了些药丸,不舒服的时候吃一颗,应该会舒服一些。”他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全都是为了她,至于他自己,好像是铜墙铁壁完全没有问题一般。

小瑶一看到唐尧就笑起来:“唐公子待我家公主最好了,日后公主嫁去唐家,便就不用受苦了。”

这话正说在唐尧的心口上,他看向小瑶:“她没穿太多吧?待会儿热得浑身难受。。。”

小瑶立即点头:“奴婢给公主找的最轻薄的衣裳,公子放心就是。”

一切都问了一遍,唐尧才稍稍有些安心。

“妙仪,梦琪郡主难为你,是不是为着之前泽衣哥给你解困的事?”他回去睡了一觉,好像把思绪都给理顺了一样,云梦琪喜欢苏泽衣在京城里不是什么秘密,大家也都知道太后宠溺云梦琪,是肯定会把云梦琪指给苏泽衣的,所以大家都心照不宣。

“可能是吧,她对我的误会很深。”钟妙仪站起身来,示意小瑶把早膳收下去,“我往后会离苏大人远一些,不会再叫她误会,等到回京以后赐婚的圣旨下来,便一切都可以分明了。”

唐尧这才松了一口气,笑起来:“他们都说,你从前做花魁的时候,泽衣哥总是去看你,妙仪,你不喜欢泽衣哥吧?”

原来坊间关于她和苏泽衣的闲话那么多么?唐尧回京还不久就已经知道了,难怪不得云梦琪看着自己就像看着情敌一般。

可是喜欢这件事情,是最说不清楚的,她对苏泽衣的那种感情,也是说不清楚的。

这些都已经过去了,从前的钟妙仪,被苏泽衣当成筹码和棋子送进宫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死了。

她再也不是青阁流仙堂的花魁钟妙仪,她是大齐公主钟妙仪。

“坊间的闲话罢了,我同苏泽衣,并没有那样的关系。”钟妙仪对着唐尧笑笑,他一下子宽心的表情格外好看,眉眼弯弯的笑起来,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那就好!”他牵起她的手,“来围场看热闹的人一定很多,妙仪,你害怕吗?”

害怕?

她并不害怕,也不觉得难为情,只是拖累了唐尧,心里终究不是滋味:“我不怕,只是你。。。我拖累你也要被人耻笑,庆秀夫人待我那样好,我却总是连累于你,辜负了夫人。。。”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唐尧捂了嘴:“不要瞎说,我们以后是一家人,不是么?一家人怎么会有拖累这一说?我连这点困难都不能和你一起克服,又有什么资格说护你一世平安喜乐这样的话?以后不要再这样说了,我娘不会怪你的,都是我自愿的。”

钟妙仪轻笑起来,上天对她的折磨和刁难好像终于快要结束了,因为她前半生实在是太苦,所以老天爷给了她这么好的一个唐尧来弥补。

守着这样的温存,她一定会幸福的。

围场的路要坐马车过去,不想多余落人话柄,唐尧先行出发了。

小瑶算着时辰出门,不想让钟妙仪多晒太阳,钟妙仪却坚持要提前到,她也不想再被太后诟病,而且唐尧先去了,她一个人躲在后边,实在不安心。

下马车的时候,钟妙仪看见不远处的苏泽衣正在指挥着往太后帷帐抬冰,火辣辣的日头下,他额头上的汗珠特别显眼,就更别谈那些太监宫女们。

短暂的看了一眼,她扭身就准备离开,好在苏泽衣似乎并没有看到她,她走了很远都没有听见有人叫她。

钟妙仪长长松了一口气,她是真的再也不想和苏泽衣有任何的瓜葛了,宫里边的人她各个都惹不起,惹不起,就只能躲着走。

围场外已经摆放好了矮桌,桌子上笔墨纸砚已经准备好,钟妙仪遥遥看了一眼大帐篷,里边依稀坐着好几个人,太后真是闲情逸致,还要专门来观赏一番。

钟妙仪深吸一口气,松开小瑶搀扶着她的手:“我去了,你找个僻静处等我便是。”

“公主,让小瑶陪着你吧。。。”她不肯,苦苦哀求要和钟妙仪跪在一起。

钟妙仪摇头:“你要是也中暑了,谁来照顾我?你放心吧,有唐尧在,我不会有事的。”

小瑶拗不过她,只能目送着钟妙仪走远。

此时午时已到,唐尧是从另外一个帐篷里走过来的,他刻意迎向阳光把影子打在钟妙仪的身上,钟妙仪心头一暖,跪在他身后稍微一点距离的地方。

庆秀夫人在大帐篷里坐着,太后在上座喝冰镇的酸梅汁解渴,记挂儿子又不敢上前求情,怕太后恼了又更加怪罪,只能望穿秋水的看着,沉沉叹一口气。

皇上心疼钟妙仪,见太后此时心情尚好,轻声说一句:“母后气可消些了?妙仪那孩子身子薄弱,经不起灼日下长跪,唐尧那小子当差也一向稳健,很多事情还要处理,母后您瞧,要不今日跪了便罢了,他们也算是长了记性。”

太后闻言楞了一下,手上的汤匙也放下了,把碗递给一旁候着的姑姑,抬眼看了看已经跪着开始罚抄的唐尧和钟妙仪两人。

“皇上此言差矣,她之前骑马,马儿发性差些伤着妃子们,那时候皇上便已经求过情,之后又打了梦琪,如今居然还敢推人如水,可见这丫头秉性是坏的,要好好的教一教。”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