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1章 :疏离

戏说宫凰

念禅 著

连载中免费

京城里有一句话广泛流传甚广。入仕莫惹慕嫣衣,千金难见钟妙仪。他是权倾朝野,只手遮天的大佞臣。是她浮屠世间唯一的仰仗。“妙仪,你是个戏子。”他亲自动手为她披起精致优雅华美的入仕莫惹苏泽衣,千金难见钟妙仪。。……

免费阅读

钟妙仪愣了一会儿,目光转向唐尧身后神色紧张的小瑶,很快就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她微微摇头,轻声道:“没。。。”

说完又赶紧转移话题:“你不当值么?”

唐尧笑起来,他的笑容还是那么的温暖明媚:“没事,现在不忙,我过来看看你,小瑶刚才说泽衣哥来找过你,你没事吧?他。。。”

“没事。”钟妙仪打断他,心还是抽着疼了一下,她不该再关心他的,也不该再同他说这样多的话,“我累了。”

唐尧没有感受到太多她的情绪变化,见她不怎么热情,冷淡得很,以为是真的累了,他也没有多余勉强她说苏泽衣找她干什么,只是微微点头:“累了就好好休息吧,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来找我的,你。。。你让小瑶来找我就好。”

钟妙仪喉咙一紧,害怕自己哭出声音来漏了陷,便只能面无表情的微微点了点头,直接躺下去背对着唐尧了。

唐尧半响都没动,显然是被钟妙仪突然转变的态度弄懵了,他求助的看了小瑶一眼,小瑶也是不清楚,苏泽衣走了以后她便一直是这个样子了,所以才让人担心。

但是钟妙仪很是抗拒交流,她背对着他们,催促道:“我真的累了,你们在这里,我没办法休息。”

钟妙仪既然都这么说了,唐尧也不能死皮赖脸的呆在这里,便叮嘱她好好睡一觉,不要想太多,一切都有他在呢。

说完钟妙仪没有应声,他只能叹一口气,跟小瑶一起出去了。

小瑶把钟妙仪的房门关好,忧心忡忡的道:“唐公子,我家公主有些不对劲。。。”

唐尧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没事,你照顾好她便行了,还有什么不对劲的记得告诉我,晚一些我再来看她。”

听唐尧说晚一些还会来,小瑶松了口气“是,唐公子慢走。”

唐尧和小瑶出去以后钟妙仪就憋不住了,她知道唐尧还在外边,所以不敢让自己哭出声音,只能把自己蒙在被子里,浑身都在抖。

她要错过他了,她要放过他了。

他说有什么都要告诉他。。。可是她又要怎么告诉他?!

唐尧是斗不过苏泽衣的,她怕他受伤,有些事情,她懂得太多了,争不过的。。。做再多都是徒劳。

她的枷锁,太多太多了,她挣脱不了,就只能认命。

可这是她的命,她不能再连累上唐尧了,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他未来的人生还有无限的可能!

她是他人生路上的一个匆匆过客,即便错过了,钟妙仪也不希望自己是他路上的那一个绊脚石。

小瑶不安的脚步声一直都在回荡,从前不觉得,也听不见,现在但是十分的清楚,听上去有一点像雨声打在长廊里回响的声音。

哭的久了,就真的没有了什么声音,只是泪水不受控制的滚,枕头被子一并湿了一大片。

她方才。。。真怕自己忍不住抱住唐尧,真怕自己求他别放开她的手。

那样太自私了,自私的堵上一切,只要别留她一个人就好了!

可是还好,她忍住了,钟妙仪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像是要把心里的苦都给掏出来一般。

她侧身躺平,抬手抹去泪痕,眼睛发胀发痛也不想闭上,就这么楞楞的看着床顶挂着的轻纱。

她的房里长年累月的点着一种民间的香料,叫喜云香,钟妙仪不知道那是什么做的,不过最开始有一段时间,青阁里的姑娘里都很喜欢这种香,香味轻薄,烟雾如云,闻上去甜甜的,好像是吃了颗糖一般。

不过女人总是喜新厌旧,过了最开始的新鲜劲以后,她们便被更多更好更名贵的香料所吸引。

只有钟妙仪依旧常年点着这种香料,为此柳姐儿还打趣过她:“你说你什么好东西用不起?偏偏爱这个,日日里闻着,也不嫌烦么?”

钟妙仪那时候只是微微笑着摇头,没有不说话。

如果还有机会见到柳姐儿,钟妙仪兴许会告诉她,喜云香这么甜,大概便是因为人生太苦了吧,所以没有点甜,怎么能好过下去呢?

可是这些话,终究只能在梦里,再同故人讲上一番了。

钟妙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她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边,她看见了唐尧,他正在一间楼阁下站着,背景虚无,看不清楚。

唐尧冲他招手,明媚的笑起来,轻声喊她的名字:“妙仪。”

妙仪。

她缓缓的朝着他走过去,可是不管她怎么走,就好像一直都在原地踏步一般,完全没有办法靠近。

她急了,提起裙摆跑了起来,然而越跑她距离唐尧越远,他的声音像是来自天边:“妙仪。。。妙仪。。。”

“我!”

她突然被一只手拽住,猛的拉回来,慌乱回眸间,她看见了苏泽衣的脸。

苏泽衣讥笑的看着她:“钟妙仪,你欠我的!”

她发疯的想要甩开他,可是转脸再看,唐尧已经没有了踪影。

“你欠我的!”苏泽衣突然发狠抓住她的肩膀猛摇,“钟妙仪,你还没有还清楚!”

“不!”

“我不欠你的了!我不欠你的了!”

她尖叫一声,猛地一下睁开了眼睛,额头上细密的汗珠顺着鬓角滚下来。

她一点一点从梦境抽离,渐渐回过神来。

刚才那个是梦。。。

“妙仪!”

她视线汇聚到坐在她床边的那个人脸上,他正一脸担心的看着她,身后还站着同样一脸担心的小瑶。

“唐。。。尧?”

见她能认出自己,唐尧松了一口气,拿起手边干净的湿帕子给她擦汗:“你做了噩梦,一直说胡话。。。”

钟妙仪茫然地看了一眼窗外,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她睡了那么久么?

“明日便要回鸾了,宫里传来消息,朝堂上有很重要的事情等着皇上回去主持大局,我不能久留,还要去安排,你好好休息。”他一股脑的一通话说完,紧紧的握了握她的手。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