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2章 :分别

戏说宫凰

念禅 著

连载中免费

京城里有一句话广泛流传甚广。入仕莫惹慕嫣衣,千金难见钟妙仪。他是权倾朝野,只手遮天的大佞臣。是她浮屠世间唯一的仰仗。“妙仪,你是个戏子。”他亲自动手为她披起精致优雅华美的入仕莫惹苏泽衣,千金难见钟妙仪。。……

免费阅读

要回宫了?

是了,前几天的时候,便在说这个事情了。

那时候她急着想要回去,回去就能摆脱苏泽衣,回去就能有自己新的生活,那时候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美好的,值得期待的。

可是现在。。。什么都不一样了。

她突然不想回鸾,她害怕回鸾。

“你。。。”一句话开了个头就根本说不下去,唐尧认真看着她的样子,让她实在是舍不得。

她舍不得放他走,她真的已经快要忍不住了。

“怎么了?”唐尧以为她还在担心苏泽衣的事情,宽慰道,“小瑶说泽衣哥略微坐坐就走了,他是不是让你生气了?”

唐尧心思很单纯,之前因为云梦琪设计她的事显着跟苏泽衣反目,后面又因为苏泽衣帮她解除危机而和好如初。

唐尧对苏泽衣是很尊敬的,甚至有一点点的崇拜,年轻有为这四个字用来形容苏泽衣是恰到好处。

他没有把事情往特别坏的方向去想,钟妙仪就更加说不出口了。

“不要太累了,你。。。要好好的。”

这是她最后还能够再说出的一些关心,过了今夜,她与他,恐怕就是陌路人了。

唐尧被这突然其来的莫名关心整懵了,不过既然是钟妙仪的叮嘱,他自然都一并应下来,她现在情绪不好,唐尧也没有过分追究:“好,那我先走了,你待会吃点东西,你太瘦了,我心疼。”

钟妙仪都一一答应了。

她没有起身送唐尧,她强迫自己不要去看,也不要去想那些很温暖的画面。

她要当做自己从来都没有遇见过唐尧这个人。

她要强迫自己不可以去拉住他,不可以掉眼泪。

唐尧已经走了很久了,她还沉浸着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公主。”小瑶扶她起来坐着,小心的问一句:“公主你饿了么?”

“什么时辰了?”

“已经戌时了公主。”这一觉的确是睡得久了,钟妙仪竟然也并不觉得饿。

她把心头的事放下,撩起被子穿鞋:“你收拾一下东西吧,我东西不多的。”

刚说完,外边就来了一个嬷嬷,小声喊到:“公主,妙仪公主。”

小瑶起身去给嬷嬷开门,笑着迎进来:“嬷嬷怎么过来了?”

嬷嬷慈眉善目的笑,给钟妙仪行礼:“给公主请安。”

“嬷嬷不必多礼。”钟妙仪让小瑶扶嬷嬷起来坐,嬷嬷却说不必了,传个话的功夫便走。

“公主,明日便要回鸾了,皇上嘱咐说明日一大早便走,让公主收拾收拾东西,早点歇息。”

果然是传个话的功夫,虽然方才唐尧已经说过了,不过钟妙仪还是格外客气的把嬷嬷送走了。

她只有几件换洗衣裳和一些首饰而已。

小瑶收拾起来很快,两个小包袱就把东西装完了,她在屋里又看了一圈,没有什么落下,才走到钟妙仪跟前来:“公主还是吃点东西吧,仔细晚上饿了。”

外边有风,凉嗖嗖的,她微微点头:“好。”

其实吃不吃都是次要的,她只是觉得,心都已经那么空了,再不吃点东西,岂不是太可怜了么?

她答应了唐尧,她会好好的,唐尧也答应了她。那么他们都要好好的活下去,无论是相依相守,还是天各一方。

小瑶动作很快,东西是早就准备好了的,热一热就端上来了,菜色丰盛可口,因为皇上特别关照,钟妙仪倒是没在吃穿用度上被刻意刁难过。

小瑶给她盛了一碗汤:“公主,暖暖胃,有胃口些。”

她听话的喝,一滴都不剩下,可越是这样,小瑶越觉得自家公主7奇怪。

她跟着钟妙仪的时间不算长,但也不算短,听说以前也有一个伺候过她的宫女,不知道为什么就没了,然后才是她。

钟妙仪对她很好,不是刻意拉拢的那种,是真的以心换心,所以小瑶看着钟妙仪从最开始的冷漠还击到现在的沉默隐忍,太过于感同身受和心疼。

她不敢贸然的问,怕触痛了钟妙仪的伤心事,只能笑着给她夹菜,说这个好,多吃一些,那个也好,多吃一些。

钟妙仪竟然也没有多说什么,真的就这么吃了,往常只能吃一小碗饭的她,今天却吃了满满当当的两碗菜,连小瑶都吓着了。

吃过晚膳,钟妙仪一个人站在院子里,今晚没有星星,连月亮都被厚厚的云层覆盖住一半,院子里并不亮堂,她站的地方有烛光,要亮一些。

“公主,今晚风大的很,怕是要下雨。”小瑶拿着一件披肩出来,不知道自家公主在看什么。

“是啊,星星都没有了怕是要下雨了,哪里有那么多晴朗呢?”她突然感慨一句,眼眶有些湿润。

小瑶替她拢了拢披肩:“风大了,公主别站太久了。”

“回去了,就没有这样悠闲的时光了,让我再看看吧。。。”她像是从灵魂深处发出的这么一声叹息,小瑶手上的动作一顿,终究没有再劝。

她觉得自家公主有些多虑了,等以后嫁给唐公子了,难道还怕没有悠闲的时光么?

钟妙仪是真的站了很久,久到院子外边的烛光都已经十分微弱了,她才动了动已经麻木的双腿。

小瑶一直在门边看着钟妙仪,一见她有动静便赶上来:“公主,累了么?咱们去休息了吧。”

钟妙仪这次点了点头没有再推诿,她会把这段感情藏进心底里,永远都不再提起。

只要她足够听话,苏泽衣就不会为难唐尧,不会为难唐家,她钟妙仪怕什么骂名?她什么都不怕。

半夜里的时候,外面果然淅淅沥沥下起了雨来,钟妙仪本来就睡得不安稳,雨声稍微大一点,她便醒了。

屋子里黑成一片,只能看见门外的长廊还亮着烛光。

别宫寂静,人人都在安逸梦乡,她却不能再入眠。

“公主万安。”

那日御花园的柳絮纷飞,他给她俯身行礼,抬眼的时候眉眼如画,翩翩少年的蓦然一笑如今想来格外叫人心仪。

可惜她,再难万安。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