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3章 :听话

戏说宫凰

念禅 著

连载中免费

京城里有一句话广泛流传甚广。入仕莫惹慕嫣衣,千金难见钟妙仪。他是权倾朝野,只手遮天的大佞臣。是她浮屠世间唯一的仰仗。“妙仪,你是个戏子。”他亲自动手为她披起精致优雅华美的入仕莫惹苏泽衣,千金难见钟妙仪。。……

免费阅读

昨天嬷嬷说一大早便要走,果然天才蒙蒙亮,便有小太监来催促,说马车已经到了。

好在钟妙仪也并不娇气,匆匆洗漱了,小瑶背上包袱便跟着那个小太监往马车那边赶过去了。

她的马车在女眷们相对于靠后的位置,正要瞪上车的时候,突然听见前面有人很大声的说话,听上去像是在责骂人。

钟妙仪探头看了一眼,只看见一个穿着华贵衣裙的背影,她撇撇眉,一旁的小太监多嘴说了一句:“公主还是别看了,云梦琪郡主发了好大的脾气。。。”

约莫是没睡醒吧,钟妙仪并不关心她怎么发脾气,她有太后撑腰,不管怎么样,让人都不敢说她半个字。

她上了马车便靠着养神,苏泽衣会什么时候去跟皇上说?多半是在唐尧之前的,到时候消息传到云梦琪耳里,在宫里的日子只怕是难过了,她要养养神去应付这些,想想都觉得太累。

唐尧奉命来查看女眷们是否都已经蹬车了,他特意在钟妙仪这里多加停留了一下,看了一眼小瑶手里的两个小包袱皱起眉:“你家公主就这么点东西么?”

小瑶点点头:“是,公主不喜欢繁琐,没带什么东西来的。”

唐尧也就没再多问,撩起一角车帘看了一眼钟妙仪,没想到她正睡着,原本还想陪她说说话的。

唐尧望见她眼下的乌青,把车帘放下来:“她昨夜没睡好么?”

“昨夜下雨了,公主可能是被吵醒了。。。”

钟妙仪一字不落的都听着,他问完早膳都吃了什么才离开。

她不敢再跟他说话,她也不敢看他,她真怕再多看一眼他的温暖笑意,自己做的一切决定都将被她算盘推翻。

她不可以这么自私的。

唐尧走了没一会儿,就听见外边吆喝起行的声音由远到近又远的传递过去,马车缓缓动了。

不幸中的万幸,是苏泽衣没有再来找她,大概也是忙的实在腾不出空隙了,这样最好。。。这样是最好的。

那张让无数小姐脸红心跳的俊脸,落在钟妙仪眼里,便觉得可怕。

他是人间游走的恶魔,是她生命里摆脱不掉的噩梦。

安平别庄离京城不算远,一路上的风景一直都很好,钟妙仪一路发神般的盯着外边看,完全放空自己。

小瑶坐在她身边打盹,这丫头起的比她早多了,又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自然睡得很香。

钟妙仪没有打扰她,还细心的给她盖了一件凉被。

这次回程中途休息了一下,大概是太后的意思,钟妙仪没有下车,奇怪的是,这次唐尧竟然也没有过来。

小瑶因为马车的骤停惊醒,还有些没睡醒的样子,不过很快她就回过神来,揉了揉眼睛:“公主渴了么,我去给你找点水来。”

她这么一问,还真是有点渴了,钟妙仪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见钟妙仪居然笑了,小瑶以为她心情终于好起来了,自己也开心起来:“那公主你稍微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来!”

说完便一溜烟的撩起车帘下车去了。

她其实也想下车去走一走,很多女眷都下车慢慢的散步,可是。。。她怕遇见唐尧,也怕遇见苏泽衣,他们都忙着没空来找她,她已经十分庆幸了。

可是这样的庆幸并没有维持多久,很快她就听见外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这是谁的马车?”

一个稚嫩的小宫女的声音响起:“回苏大人的话,是妙仪公主。”

“怎么没瞧见她?”

“公主说自己不舒服,并没有下来。”

对话戛然而止,钟妙仪感觉自己的心脏一下子被捏紧了一般,喘不过气来。

她有不好的预感,果然,没一会儿马车就抖了一下,苏泽衣瞬间就钻了进来,正冷笑着看她:“不舒服?哪里不舒服?”

钟妙仪深吸一口气,不想搭理他:“苏大人这么忙,还来我这里浪费时间做什么?”

“你在等唐尧?”

钟妙仪一愣,实话实说:“没有,我。。。不想见他。”

可是这样的实话在苏泽衣看来都是借口,他显然不信,笑意渐深:“不用等了,他不会来了,回宫以后,不要招惹云梦琪。”

他不用特地到她面前来炫耀他是怎么指使唐尧的,也不会他提点别惹云梦琪这件事。

她从来都自己做不得主。

更何况,从前她与苏泽衣尚且还没有什么的时候,云梦琪就已经扬言要杀了她,如今。。。可能放过她么?从来都不是她要招惹。

苏泽衣讨厌透了她这样要死要活的样子,就为了唐尧那个毛头小子?她什么男人没见过?何必做出这样一副生无可恋的可笑样子?

“不舒服就看太医,到了宫里,做好你的大齐公主,你知道的,如果因为你不听话惹我生气了,后果会很严重。”

钟妙仪一下子瞪眼看他,苏泽衣对她的反应很满意,不管她在乎的是什么,只要他握着她的把柄痛处,就不怕她会逆反。

苏泽衣说完之后就走了,他没有多余停留,也没再做让钟妙仪觉得侮辱的动作。

小瑶不知道苏泽衣又来过了,她欢欢喜喜的回来,手上拿着一个水袋子:“公主,给。”

钟妙仪挤出一丝笑容把水袋接过来喝了两口,然后递给了小瑶:“你也喝点吧。”

小瑶连连摆手:“我不渴。”

她又喝了两口,马车重新开始起行,外边的景色便了,能看见远处跪拜的行人,看来离京城已经不远了。

她的马车是要直接进宫的,唐尧去不了后宫,他们可能。。。再难见一面了。

一想到这里,钟妙仪的眼睛瞬间控制不住滚了下来,小瑶惊了一下:“公主,怎么了?!”

钟妙仪赶紧抬手抹去笑起来:“没事,风迷了眼。”

小瑶没想那么多,赶紧递给她手帕:“起风了,公主别看外边了吧,我帮你看看。”

钟妙仪摇头拒绝了,倒是真的没有再看外边,她握着手帕陷入沉了默。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