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9章 该履行的义务

笙歌辞寒月

风华凄凄 著

连载中免费

乔月安攀上了某大佬们的金大腿,秉持着三大原则,从来不抱怨,从来不过界,集万分很乖巧与一身。但是这大佬们啥意思,每次自己遇上危险,神秘的大佬们都能从天而降,“被欺负我家丫头的都不乔月安有些恍然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心几不可闻的颤了一下,但是很快,思绪就被男人强劲的力道撞得支离破散。。……

免费阅读

住院的这些天王芳就没有联系过她,严格来说,这些年,除了钱的事,王芳不会有别的事找她。

出院的第一件事当然是到医院看小言。

虽然方晨逸说过小言的手术很成功,但她还是要亲眼去看看才放心。病房里,王芳正在为乔瑾言擦拭额头。

“妈,小言。”

“姐姐!”乔瑾言消瘦了不少,但看到乔月安还是来了精神,眼中闪着光。

“我还以为不你想管我们了?也不知道这么多天死到哪里去了。”刚才还慈母模样的王芳立刻摆出一副刻薄的脸,尖酸的说道!

“没有,我这几天出差了。”乔月安把买的营养品放在桌上,坐在了床边,“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方医生也很关照我。”

“那就好。”乔月安温柔的笑了笑,方晨逸总是在她需要的时候伸出援手,又将小言从死神的手里夺回来。对方晨逸,乔月安真的感激不尽。

“光是说有个屁用,这买的什么玩意。”王芳翻着乔月安的口袋,也不知道想找什么,“下个月的生活费别忘了给我,你弟弟开销大着呢。”

王芳当初把乔月安推给陆辞寒做情儿就是为了一个月能多一万块的收入,但这显然不能满足她,否则也不会再将乔月安推给张老板了。

想到张老板,乔月安的心一阵抽搐。

“月安,你来啦。”一个温润的声音及时响起,方晨逸笑着走了进来,拿起床前的病历资料,“一切正常,之后要多注意休息。”

“谢谢方医生。”乔瑾言对方晨逸印象极好,患难见真情,他真心希望方晨逸会成为自己的姐夫。

王芳却极其厌恶,对她来说,方晨逸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工薪阶层。大概,她已经忘了那十万块钱的事了,但乔月安不会忘。

“那个……钱的事等我……”

“我又不着急,以后再说,”方晨逸体贴的打断了乔月安的话,眼里是陆辞寒从来不会有的柔情。“我也快下班了,一会我送你回去。”

“恩,”乔月安点头。她动过心,只是现在她的身份和处境,不容许她有任何的奢想。

方晨逸开车的速度不快,开着车窗,徐徐的风吹来,惬意,舒适。

撩了撩头发,乔月安无意中撞上方晨逸看向自己的视线,连忙低头道:“不好意思,要麻烦你。”

“不麻烦,”方晨逸看向了前方,“月安,我知道你一直很辛苦,一个人要撑起一个家不容易,其实只要你一句话,我可以帮你分担的。”

这……算是表白吗?

乔月安没想到方晨逸会突然说这样的话,一时心情有些复杂,紧抿着唇,小声道:“谢谢,我现在只想小言快点好起来,其他的事我暂时不想考虑。”

车已经到了公寓楼下。

方晨逸停好车,笑道:“没关系,我可以等。”

如果他知道自己为了钱做别人的情人,大概就不会这么说了。乔月安勉强扬了扬嘴角,没有直接回答方晨逸的话,再次道谢后上了楼。

还没等乔月安喘口气,电话就响了。一看那再熟悉不过的号码,乔月安微微皱眉,陆辞寒会找她有什么事呢。

“喂,陆总。”

“今天你是不是该过来履行你的义务了?”陆辞寒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漠。

“今天吗?”

“对,现在过来,如果12点还不出现,后果自负。”说罢陆辞寒直接挂掉了电话,根本不给乔月安拒绝的机会。

实际上,乔月安也没有拒绝的资格。

深吸了口气,乔月安拿上提包又出了门,迅速朝陆辞寒的别墅赶去。

到了之后,陆辞寒正在浴室洗澡,哗啦啦的水声搅得乔月安的心绪更乱,每次两人发生关系都像是走流程,洗澡,上床,拿钱,走人。

乔月安默默的除掉外套,隔着衬衫摸着那道伤口。

陆辞寒知道她卖肾的事,会不会对她格外开恩?

很快,陆辞寒从浴室走了出来,白色的浴巾随意系在腰上,身上还有些没有擦干的水顺着他腰腹间的马甲线隐没在浴巾里。

“现在才来?”陆辞寒阴冷的质问道。

“对不起,陆总。”乔月安很想解释点什么,说出口却只是这简单的三个字。

陆辞寒蓦地脱掉了浴巾,强健有力的线条完美的展现。乔月安红着脸,微微侧目。

“又不是第一次,害什么羞。”俏人的红脸在陆辞寒看来格外诱惑,陆辞寒揽过乔月安,不由分说的就吻了上去。

“恩……”乔月安嘤咛一声,缓慢麻木的回应着。

女人淡淡的清香入鼻,陆辞寒情不自禁的伸手去除掉乔月安身上碍事的衣服,就在他宽厚的手掌抚摸到乔月安原本光滑的肌肤时,乔月安突然低呼了一声。

陆辞寒放开她,视线落在了那道刀疤上。

不出意料的,陆辞寒皱了皱眉,眸底涌起一丝复杂,似乎很是嫌弃。

“你有伤就别过来,扫兴。”陆辞寒冷漠的敛下眼帘,回过身捡起了地上的浴巾,重新的围在了腰间:“不过也不能让你白跑,桌上的钱你自己拿。”

还没等乔月安反应过来,陆辞寒已经走出了房间。

这个人真奇怪。

乔月安哭笑不得,大晚上的叫她过来,现在又叫她回去,不过如果陆辞寒知道她做过手术还要强行要她,那她只会认为陆辞寒一点人情味都没有。

现在看来,陆辞寒好像是为了给她钱故意叫她来的。

下了楼,陆辞寒已经换好衣服,坐在客厅,修长的腿交叠着,随意的一个动作,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强大气场。

“陆总,那我回去了。”

“恩。”陆辞寒应了声,头也不抬道,“需要车送你吗?”

“不用,我自己回去。”乔月安低眉。

“好好休息,我不想下次做的时候还要半路喊停。”陆辞寒蓦地来了这么一句,咽的乔月安说不出来话,脸莫名的烧的厉害。

“是!那我走了。”乔月安逃也似的走了出去,出了大门,陆辞寒的那种压抑感才消失了。

这个男人真的是冷漠无情。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