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5章 你哭了?

甜婚蜜蜜宠

东南西北 著

连载中免费

不就一不当心弄脏了这个男人的裤子?这个男人居然抠门到让她一瓶水都要还!债款还钱,天经地义,作为一名三好公民,苏言蹊只得这头扎进万里欠债路。哪知,等她好不很容易还完一名身形单薄的女子孤零零的站在路边。。……

免费阅读

如果妈妈还在,她应该会和李丽芳一样,尽心尽力的替自己安排成人礼的事。

苏言蹊甚至能够想到,只要有一处不满意,妈妈就生气皱眉的样子。

可是……妈妈却不在了。

苏言蹊仰头擦干了眼泪,转身走到书桌旁拨了一个电话。

等她反应过来她给谁打了电话的时候,电话那头已经接通了。

苏言蹊久久没开口,电话那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突然出声,“苏言蹊?”

是温珩的声音。

不知怎的,那一刻,苏言蹊忽然有种嚎啕大哭的冲动。

这十多天来,父亲对她不闻不问,曾经的朋友也一个个和她远离,她还要时不时的和继母周旋,所有的一切就像块大石头一样压在她瘦弱的肩上。

苏言蹊觉得自己快要被压垮了。

温珩忽然听到了一些不正常的声音,抽抽噎噎的。

“你哭了?”他的眉深深的蹙起。

苏言蹊掩饰性的嘴硬道,“你才哭了,你全家都哭了,耳朵不好就赶紧去医院治治,”

骂人都这么中气十足,应该是没什么事。

只不过,她在说谎之前能不能先将她的鼻音藏藏?

温珩的语调柔和了不少,“你找我什么事?”

苏言蹊沉默了一下,“……没事,”

“那没事我挂了,”温珩作势就要挂电话,却被苏言蹊急忙叫住,“等等!”

虽然她对温珩毫无好感,可苏言蹊实在不想看见继母得逞的嘴脸。

“你、你后天有空吗?”苏言蹊忐忑的问,“温先生,我想邀请你来参加我的成人礼。”

“成人礼?”温珩的声音听着漫不经心的,“你怎么突然想到我了?”

苏言蹊沉默。

她不可能告诉他,这十多天来她一个人都没邀请到,他是她想到的最后一个人选了。

故作精神的笑道,“当然是请你过来给我撑场子的,你这种少爷能来的话,让我多有面子啊,”

被拒绝的次数多了,苏言蹊连说话的态度,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她用力的扣住了手机,“那你……你后天能来吗?”

温珩似乎在那端笑了一声,苏言蹊紧张的屏住呼吸,生怕错过他说的每一个字。

“你很希望我参加吗?”

说实话的话他会不会一气之下就不来了?

这还是小事,万一他不肯还玉佩了……

苏言蹊冷不丁的身体打了个哆嗦,连忙回道,“当然希望你过来了,温先生,你是不知道,你可是我的头号贵客!”

“你现在有没有空?”温珩却问。

“有啊,你要干嘛?不对,你还没回答我刚——”

温珩却不容分说的打断她,“准备一下,十分钟后下楼,我让阿文过去接你。”

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苏言蹊一脸懵,半晌才低声嘟囔了一句。

不来就算了,谁乐意去见他啊。

可十分钟后江文的电话响起时,苏言蹊还是屁颠屁颠的下楼了。

“哎,言言,你要去哪?”李丽芳连忙拦住她,“礼服试的怎么样了?还合身吗?”

苏言蹊溜得飞快,“阿姨,我朋友接我去玩会,礼服的事等我回来再说!”

她什么时候有朋友了?

李丽芳暗自皱眉,两年前她不是将这小贱蹄子的名声彻底弄臭了吗?

她偷偷跟上去,就看到一个衣着普通的男人给苏言蹊开了车门。

这么穷酸的小子,就是她说的贵客?

李丽芳的眼里流露出几丝不屑。

她却不知自己这幅嘴脸正巧落入了江文的眼里。

“苏小姐,那是您的母亲吗?”江文问。

苏言蹊这才回头瞥了一眼,正好看到李丽芳的背影。

“不是,她是我继母。”

江文笑,“苏小姐,看来您继母待您挺好的,比起上次见面,您的衣服瘦了不少。”

苏言蹊一阵尴尬,真是有什么老板就有什么样的助理,拐着弯的说她吃胖了。

“阿文,你要带我去哪?”她干脆转移话题。

“带您去见少爷。”

“那你少爷现在在哪?”

“正在等您。”江文回答的滴水不漏。

一番问题下来,苏言蹊连温珩的丁点消息都没打听到,她果断的放弃,直接玩起了手机。

约莫半个小时,车停了。

“苏小姐,到了,”江文给苏言蹊打开了车门。

苏言蹊看着眼前的建筑瞪大眸,“阿文,你怎么带我来这了?这不是一家礼服店吗?”

一栋巴洛克风格的精致洋房耸立在她面前,洋房有着雕刻繁复的拱形门廊和围起来的郁郁葱葱的花园。

一条长长的红色地毯直达脚边,尽头是两名相貌得体的礼仪小姐。

“苏小姐,您先进去吧,少爷还在路上。”

苏言蹊连忙摇头,“你家少爷在跟我开玩笑吧,这儿的东西我可买不起,咱们赶紧走吧。”

这是一家私人高定店,里面的每一款礼服、珠宝等等,都出自世界著名大师之手,款款纯手工制作,呕近无数心血而成,耗费的人力财力高达天价。

苏言蹊有想过给自己重新买两身礼服,但绝对不是这家店的。

江文委婉的劝道,“苏小姐,少爷还在路上,您要再等一会儿。再说,来都来了,您就不想进去看一看吗?”

苏言蹊心动了。

两人踩着红地毯走进店里。

店里的礼服琳琅满目,由模特穿着展示在墙边,更多的,则被隔离开来,单独锁在玻璃展橱里,款式精美的让苏言蹊大饱眼福。

江文借故离开了,离开前为苏言蹊叫来了一名导购员。

“这位小姐,您有看中的款式吗?需不需要我取下来让您试一试?”妆容精致的导购员微笑的开口。

苏言蹊本想摆手拒绝,可实在难以抵挡诱惑。

导购员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又道,“小姐,试一试没关系的。”

苏言蹊纠结了好一会,才伸手指了指墙边由模特穿着的一款礼服,“那先拿那套吧。”

导购员点点头,然后取下礼服领着苏言蹊进了试衣间。

温珩赶来的时候,苏言蹊还没好。

导购员和江文一齐守在门边,看到他,导购员立马毕恭毕敬起来,她刚想出声,就被温珩一个抬手制止了。

温珩给江文使了个眼色,江文点头,带着导购员离开了。

试衣间里——

苏言蹊早早的就把礼服穿上了,可背后的扣绳愣是够不着。

她各种招都使了,还是扣不进去。

绝对不是她手短的原因,苏言蹊心想,实在是她个太高了。

“外面有没有人啊?”苏言蹊捧着胸前的礼服朝外喊道,“能麻烦进来帮个忙吗?”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