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6章 试衣间旖旎

甜婚蜜蜜宠

东南西北 著

连载中免费

不就一不当心弄脏了这个男人的裤子?这个男人居然抠门到让她一瓶水都要还!债款还钱,天经地义,作为一名三好公民,苏言蹊只得这头扎进万里欠债路。哪知,等她好不很容易还完一名身形单薄的女子孤零零的站在路边。。……

免费阅读

没多久,背后就传来门帘被拉开的声音。

温珩一进来,就看见眼前大片裸露的美背。

虽然瘦,但她的背部曲线非常完美,雪白的肌肤更是细腻的看不到一丝毛孔。

他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不动声色的往苏言蹊靠近。

苏言蹊丝毫没意识到是他,甚至还特地后退了几步,“我弄的手都酸了,你赶紧帮我把后面扣一下。”

温珩没说话,眸里却闪过一丝笑意。

他饶有兴趣的盯着苏言蹊的背看了一会,然后抬手捏住了礼服上的小纽扣,慢悠悠的开始系了。

后背陡地被冰凉的指尖触碰到,苏言蹊的身体竟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你快点,”她有些不自然的垂下头。

礼服不长不短,裙摆垂在她的脚踝,苏言蹊正好能看到她的身后站着位穿着皮鞋的人。

皮鞋目测有四十多码,苏言蹊忽然意识到有哪里不对劲。

这双鞋,貌似是男鞋吧?

几秒后,她猛地尖叫了一声,也顾不上礼服穿没穿好,撒开丫子的就往门口跑去。

谁曾想,温珩手里还拽着个小扣绳,刺啦一声,礼服竟然开裂了。

苏言蹊的脚步僵住,忽然感觉胸前有些漏风,低头一看,那里被撕了个大口子。

这一瞬间,她想的不是自己走光了,而是……这件衣服的标价到底是几个零来着?

“这位小姐,您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导购员听到苏言蹊的尖叫声,心一惊,连忙赶过来掀起了门帘。

不看不要紧,一看就尴尬了。

女客人身上的礼服直接从肩上耷拉下来,正好露出了里面黑色的文胸,包裹着的半圆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着。

关键是,站在女客人身后的那名先生,手上正好拽着从礼服上撕下来的布料。

看到这么香艳的场景,导购员脸一红,立马反应过来。

“对不起对不起,客人你们继续。”她连连道歉退了出去。

门帘再次被放下。

苏言蹊心里哀嚎一声,知道自己被误会了,回过头来狠狠的瞪向始作俑者。

却万万没想到是温珩,她的脑子仿佛跟炸了似的,说话都有些囫囵,“温……温先生,怎……怎……怎么是你?”

温珩朝她挑了挑眉,“怎么不能是我?刚刚可是你喊我进来的。”

“我叫的是导购员,谁喊你了?”

温珩摇摇头,“我来的时候门口就我一个人。”

想起这个男人刚刚和她有了那么近的肢体接触,苏言蹊的舌头依旧不利索,“那……那你也不应该不打一声招呼就进来,你就不知道我正在里面换衣服吗?万一看到了不该看的——”

“不该看的?”温珩意有所指的看向她裸露的肌肤,“你指的是现在这种情况?”

苏言蹊脸一红,连忙后退了几步,“看什么看?”

“我告诉你,要不是你刚刚闯进来,这礼服也不会被撕坏,所以这件事你得负全部责任。”

温珩颀长的身子靠在了墙上,看着眼前的女孩道,“你这是打算推卸责任了?”

“谁推卸了,”苏言蹊被他看的慌忙撇开头,“明明就是你的错!”

温珩依旧笑,却一步步逼近苏言蹊。

苏言蹊退无可退,直到整个人被他逼在墙角。

她此时的样子就像只可怜的小兽,温珩心下一动,突然伸手撑在墙上,彻彻底底的困住了她。

他故意弯下腰,喷出的热气一片一片从唇腔哈在她的脸上,滚烫到能够把她灼烧。

“你……你……你干嘛?”苏言蹊瞪大眸,“我……我告诉你,外面那么多人呢,你可别乱来……”

温珩盯着她,确切的说,是盯着她那双喋喋不休的唇瓣。

那双唇在他面前不停的翕动着,他的眸越来越暗,越来越深。

苏言蹊从没看过他这样的眼神,她被吓着了,当下便想溜走,可温珩却比她快一步,他扣住她的脑袋,用力的贴上了她的唇瓣。

整个过程快到苏言蹊根本来不及反应。

等她回神的时候,只感觉的到唇上有股陌生气息在辗转。

丫丫的,他当她是什么!

苏言蹊气愤的伸手想去推开眼前的男人,可是,刚松手就胸前一凉。

她“啊”了一声,连忙缩回手紧拽着胸前的礼服。

温珩却趁机深入,唇舌在她口中流连。

她脸红到不行,用脚挣扎,却被男人单腿插入腿间狠狠的抵住,唇上的气息越来越灼热,渐渐的,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的身体开始没用的向下滑,温珩压着她的唇笑了一声,将她整个人圈在了怀里。

然后低头,视线堪堪撞进她的眸子里,声音低又沉,“还要我赔吗?”

苏言蹊懵的话都不会说。

温珩再次侵略性的低下头,沉浓的男性气息如一张网密密匝匝的将她笼罩其中。

如同当头一棒,苏言蹊终于反应过来,连忙扭过头,愤愤的道,“当然,本来就是你的错,赔一件礼服怎么了?”

“而且,你知不知道我还是未成年?”她红着脸又道。

妈的!

他竟然敢强吻她?!

“你!你……你简直禽兽不如!”

温珩挑眉,向后退了一步。

“刚刚是不是你喊我进来的?”

“是又怎样!”

“是不是你让我帮你扣礼服的?”

苏言蹊意识到了什么,沉默了一下,“是。”

“是不是你不打一声招呼就突然跑的?”

声音渐弱,“……是。”

“既然错的都是你,那责任,是不是也都该由你来承担?”

“可……可我……”

温珩一眼猜中她心中所想,“没钱?”

一刀扎的又准又狠,真是半点情面都没给她留。

苏言蹊窘迫的别过头。

“你放心……”

一听这话,苏言蹊又惊喜的转过头。

温珩勾唇,要笑不笑的说,“我这么禽兽不如,是不会当你的冤大头的。”

就像坐了云霄飞车,苏言蹊的心情随着他最后一个字的落地瞬间跌入谷底。

她怎么忘了,这个男人一直都很小气!

“我告诉你,这件礼服坏成这个样子,也有你的责任,你不能一走了之!”

“哦?”温珩盯着苏言蹊看了一会,“想我借钱给你?”

一眼就被看穿了心思,苏言蹊只能硬气的继续道,“不是想,是必须,你必须借钱给我,不然……不然刚刚你强吻我的事我跟你没完!”

“借钱给你,刚刚的事一笔勾销?”

“对!”

温珩笑了,眼里却闪烁着不知名的意味,“成交。”

江文回来时,几名导购员正站在门口窃窃私语着。

过去一询问,他默默的在心里为温珩竖起了大拇指。

不愧是少爷,做事就是干脆利落!

门帘忽然被掀开,温珩走出来了。

“衣服取来了吗?”他问。

江文连忙指挥身后一群人将礼服车推上前,“好了少爷,您为苏小姐定制的就是这件。”

温珩看了几眼,这才吩咐,“送进去吧。”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