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8章 暴力女警花

王者情卫

洛阳纸贵 著

连载中免费

……

免费阅读

警察局里,韩重很快就被提审,原因很简单,韩重旗下的盒饭,已经造成了上百人的食物中毒,这事儿已经惊动了市委。

这已经不是一起普通的食物中毒时间这么简单了,大有演变成一起恶性的扰乱民生的大事件了,上面严令一定要彻查此事的罪魁祸首。

而韩重则是成了当仁不让的罪魁祸首。

老王和小赵走出审讯室,迎面就碰上了白若男。

“老王,韩重交代了吗?”白若男问道。

“白队,这小子死活不肯交代。”老王叹了一口气,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岂止是不肯交代自己的罪行啊,这家伙还在喊冤呢!说自己是被人陷害了!”小赵对于韩重也是无计可施了。

白若男抓过老王手里的审讯资料,迅速的浏览了一遍之后,一抹顾怪异的笑容,出现在她的脸上:“你们去忙吧!”

老王和小赵都是刑侦大队的精英分子,和白若男共事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知道这种笑容出现在白若男的脸上,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儿。

作为刑警大队的外勤队长的白若男,在全局乃至市里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

美貌与身手。

在局里,白若男不仅是当仁不让的女警花,其身手的彪悍,也令多少男人和罪犯汗颜,甚至有人私下叫暴力女警花。

“韩重啊韩重,我看你的最有多硬!”小赵在心底开始乐了。

白若男推开审讯室的门,径直的走到韩重的面前,开始了审讯韩重。

“名字。”白若男冷声问道,眼里闪现出了凌厉的寒光。

一般的犯人遇到白若男这种架势,早就招架不住了。不过,属于白若男独有的一套审讯,在韩重这里,却是不管用了。

“韩重,别人都叫我三哥,韩三哥就是我!”韩重很平静的回答,显得十分淡定,一点儿也不像是个犯事儿之人。

韩重之所以有这种气场,那是因为,他深信自己是被人陷害的,警察局就是给人一个公道的地方,盒饭中毒事件,警方一定会给他一个公正公平的说法与判定。

“少在我面前耍贫,还是早点交代你自己的事情!”白若男咄咄逼人。

韩重出身行伍,对于这种例行的审问,倒是闲的很配合。

不过,白若男接下来的一段审问,令他终生难忘,颇为耐人寻味。

“性别?”白若男问。

“难道我是人妖?堂堂的白大队长,连我的性别都看不出来?”韩重气不打一处来。

韩重没有想到,白若男要的就是韩重这一毛线的由头。

“在我的审讯室里,你还这么嚣张?”白若男忽然起身拉下了审讯室的窗帘,扭头骂道,“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你是不会交代了!”

接着,韩重就听见一串串指节爆响的声响。

看来白若男是想要屈打成招,严刑逼供了。

想到这里,韩重的心情忽然变得愉悦起来,一枚漂亮的女警花居然想动粗?

谁修理谁,还不一定呢!

“你很冤枉是不?”白若男笑眯眯的问道。

此言一出,韩重就大惑不解了。

刚才还摩拳擦掌的白若男,忽然笑得这么妩媚,还这么迷人,不仅如此,就连语气都带着几分嗲的味道。

韩重忽然认真起来,“我真的是被人陷害的。”

“那么,你觉得我漂亮吗?”白若男坐上了审讯桌,在韩重的面前吹气如兰。

韩重不禁愣了一下,这白若男到底想要做什么?这是在例行的审讯么?怎么看,都像是夜店的女郎在泡帅似的。

“……”韩重正在酝酿措辞,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出来。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令他十分抓狂了。

白若男丰腴的臀部,居然毫无征兆的坐在了他的双手之上。

刹那间,韩重指尖传来的手感,出奇的好,美妙极了。

“你妹滴,这不是在勾引三哥犯罪么?”韩重的脑子里忽然有个小人在拼命的叫唤。

就在韩重YY的瞬间,白若男动了。

白若男的双腿忽然改变了方向,剪住了韩重的双手,那双带着冰凉手铐的双手。

韩重这才发现自己落进了白若男的圈套,可是依然迟了一步。

“真是翻了天了,居然敢调戏我白若男?!”白若男愤怒的声音,像是魔音穿脑一样的席卷了整个审讯室。

韩重不禁吓了一大跳。

这就是白若男的真正目的。

“喂喂,白大队长,好像是你在调戏三哥。”韩重这是典型的被带阴沟里。

“还敢抵赖?”白若男怒目横生,一双粉拳直奔韩重的脸蛋

如果此时此刻,韩重还没有还击的话,那么,他就不是韩重了。

瞬息之间,韩重一猫身,一低头躲过了白若男的魔抓。

他那张还算英俊的脸蛋总算逃脱了横生“五指山”的厄运,可是,韩重的头,也因此直奔白若男傲人的胸器了。

“下流胚子!”白若男惊觉自己遭遇韩重这小子袭胸了。

“这不能怪我啊!是……”韩重辩解的话还没有说出来,近身实战的本能使然,他已然扭身到了白若男的身后了。

“咦?!我倒是小看了你一个卖盒饭的。”白若男被震惊了。

韩重瞬间改变身体运动轨迹,这在她的职业生涯里,还是头一次。

“怎么啦?看不起卖盒饭的?”韩重忽然来了兴致。

因为,白若男瞬间的反应,也令他倍感震惊。

韩重以贴身瞬打的绝活来到白若男身后,正准备反击白若男的时候,白若男一个漂亮的旋风腿,快若流星的踢向了他。

“卧槽,撩阴绝户腿!”韩重忍不住爆粗口了。

贴身近战,他们之间的交手,谁也没有占得一丝一毫的便宜,相反,他们彼此都认为,自己遇上了对手。

无论是白若男,还是韩重,脑子里都在闪现头一个念头。

“练家子!”

韩重衣饰忽然起了好胜之心,贴身瞬打再次爆发,轻轻一跃,便以自己强悍的双腿,夹住了白若男的小腿。

男人在腿上的力量天生就强于女人。

白若男的小腿被韩重夹住,如何抽的出来?

这种奇葩的姿势,甭提有多暧昧了。

这哪是与人交手?分明就是在“调戏女警花”嘛。

白若男惊觉自己的脸烧得厉害,以“一”字劈腿的绝招,想挣脱自己的小腿。

可是,下一秒,白若男就更崩溃了。

白若男瞬间劈叉的同时,韩重居然以自己肥硕的臀部,坐向地板。

这姿势,比以前更为暧昧了。

这还不是重点,关键的问题是,白若男瞬间觉得有种叫肾激素的玩儿,分泌的想流汗一样的猛烈。

“在不放开我,我就喊人了!”白若男颤声道。

韩重页惊觉自己的失态,随即闪身站起,放了劈叉的白若男。

“你喊啊?你怎么不喊啊?”韩重一时嘴欠的说了句话。

白若男开始发飙了。

“来人——”

审讯室里爆出了魔音穿脑。

这个时候,老王和小赵出现在韩重的视线里。

“白队,有什么吩咐?”

“给我把这家伙上脚镣!”白若男吩咐道。

脚镣?!

这不是给罪大恶极的犯人戴的吗?韩重只不过是因为卖盒饭出了点事情,不至于这么严重吧?

这是老王和小赵一致的想法。

“还愣住干什么?还不快去?”白若男吼了一嗓子。

……

被戴上手铐脚镣的韩重,忽然觉得崩溃之极。

得罪了女警花,果然没有好下场。

“我是遭人陷害的,我冤枉!”

“放了我,你们没有权利这么对我!”

“……”

任凭韩重在黑屋里叫破喉管,就是没有人鸟他。

没有办法,韩重只有安静下来,惊呆白若男的再次出现。

韩重对天发誓,自己从来没有的渴望,渴望再次见到那个暴力的女警花——白若男。

在确定屋子外面没有人监视他的一举一动的时候,韩重席地而坐,开始凝神聚气。

“哗啦——”

一串串细微的金属落地的声响传出。

韩重的双手从手铐里抽了出来,将手铐放在了地上。

“好久不用这脱身的绝招了,真特么的累啊!”韩重摸了一把额头的汗珠子,低声的自语道。

接着,韩重吧自己的双脚从脚镣了解救了出来。

此时此刻,如果有人看见韩重从手铐脚镣里出来,而毫发未损的话,不知道作何感想?

区区一副手铐脚镣,怎么锁得住韩重?

韩重这手绝活,别说是在现代社会,就算是在更为久远久远的年代,也很罕见,近乎失传的存在。

缩骨。

手脚恢复了自有之后的韩重,闪身到了墙角,哪里豁然有一部手机。

很显然,这部手机是有人给他留下的。

在警局,有人敢冒这么大的风险,给韩重送来一部手机,这份交情,已然是超乎寻常的存在了。

韩重熟稔的开机。

几秒钟以后,手机忽然闪现出了光波。

韩重打开一看,随即脸色就变得凝重了起来。

这电话不是别人打来的,而是凌馨儿打来的。

“三哥,救我!救救我!”

电话里传来了凌馨儿惊恐的求救声。

“坏了,我早该想到了!”韩重忽然明白了,有人设计把它弄进了警察局,在伺机对凌馨儿下手。

这事儿,绝对与黎明剧组的张峰脱不了关系。

“把你们白队长给我叫来!”韩重冲着屋子之外吼了一嗓子。

救人如救火,凌馨儿落在了这帮人渣的手里,其结果可想而知了。

他绝对不能带着警局里,他要想办法出去。

而走出警局,韩重绝对不能用缩骨了,因为,那样,他将永远也洗不清自己的嫌疑了。

唯一的出路,还在从白若男哪里 找到突破口。

很快,韩重便听见了脚步声。

那是白若男的脚步声。

“怎么啦?你想好了?准备坦白交代自己的罪行了?”隔着小窗口,白若男的声音滑入了韩重的耳朵。

“凌馨儿有麻烦,快放我出去救她!”韩重开门见山的说出了自己想见白若男的原因。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