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2章 划清界限

报告厉少:夫人要离婚

墨云归 著

连载中免费

结婚了时,厉御风说她很值得最好是的。钻戒,豪宅,堆积成山的仆人,可明明缺乏了她最想的。终于等到,闻璐倦了,一纸离婚书,为无爱的婚姻画上句号。“我放你自由的。”她眼角含着泪。却不刚从医院出来的闻璐却浑身发凉,细白的指间抓着一份皱巴巴的就诊单。。……

免费阅读

挂断电话,闻璐在手机上翻出厉风行的号码,搓着屏幕好一会儿也没打出去。

“于妈,我出去一趟。”

想了想这个时间厉风行这会儿应该是在公司,钻石的事情之前是听他说过,好像是放在卧室的保险箱了,她就自己回去拿吧。

到新城花园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太阳光有些刺眼。

“太太?”别墅的佣人见到闻璐,露出惊喜的神色,“您回来了?”

“回来拿点东西,风……他在家吗?”

“先生也才回来不久,在楼上。”

竟然在家?

闻璐心中莫名的紧了几分,可来都来了,总不好就这么走了。

“那我上去找他。”

“您去吧,您回来先生已经很高兴,”佣人格外的高兴,“正好厨房准备午餐呢,太太在家吃饭吧。”

“不用了。”

闻璐礼貌的拒绝,然后上了楼。

敲了两下卧室门,门便开了一条缝,里面传来浴室哗啦的水声,厉风行在洗澡。

佣人说他刚回来,大概是开会开了一整夜加一个上午都没休息。

她皱了皱眉,厉风行从前也忙,但很少有忙成这样的时候。

正想着,浴室的水声戛然而止,一道开门声后,有脚步声从卧室里传来,她才抬头,便对上了厉风行错愕的目光。

他刚洗完澡,头发还是湿的,水珠顺着上半身饱满的肌肉线条滑落,只有腰间系着一条深灰色的浴巾。

“抱歉,”闻璐局促的避开了目光,“我不知道你在洗澡。”

厉风行回过神,见她这副不安的样子,莫名有些烦躁,“三年你也没少见过,还没离婚不至于这么客气吧?”

客气?

这词怎么听怎么怪。

闻璐无暇多想,便又听到他问,“怎么回来了?”

“我妈给我打电话……”

“进来说吧。”她话没说完,就被厉风行打断了。

抬起头的时候,厉风行已经背对着她,一边擦着头一边去衣柜拿睡衣。

闻璐犹豫了一下,才慢吞吞的进了屋,却故意没关门。

毕竟都要离婚了,划清界限比较好。

“我妈说你之前帮她带了一批钻石回来,她急着用,让我给她寄过去。”

“哦,那批钻石,”厉风行套上睡袍,随手将浴巾丢在沙发上,“原本已经到了,但是供应商那边打电话来说有点问题,召回重新发了一批,应该这两天就能到,到时候我给妈寄过去。”

他称呼闻璐的母亲,依然用的是‘妈’。

也许只是习惯,但闻璐心里莫名有些疼,“不用麻烦了,到时候我自己来拿吧,毕竟是我妈的事情。”

厉风行正在系浴袍的带子,闻言动作顿了一下,浓黑的眼眸看着闻璐的时候带着深深地探究,“闻璐,你就这么急着跟我撇清所有的关系?”

闻璐温吞道,“既然决定要离婚了,早点撇清关系,也没什么不好的。”

“因为韩越?”

“你这么想也行。”

闻璐心里揪着疼,但这个误会是她自己故意造成的,她自是不屑于解释,“钻石的事情,到时候让秦助理联系我吧,我先走了。”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

才到门口,手腕便被抓住,生生的将她扭转身去,脚下踉跄,后背一下子撞在了墙壁上,虽然不是很重,但她太瘦了,后背的骨骼撞在墙上还是一阵钻心的疼,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到底是为什么?”

厉风行的脸色很难看,“我不信是因为韩越。”

闻璐忍着疼,“那你觉得是因为什么?”

“如果是因为你的病,既然骨髓已经找到了,那完全可以治好。”

这个解释让闻璐几乎笑出来。

“厉风行,我没那么圣母,因为得了绝症就离开丈夫那是电影里的情节,何况我这也不是绝症,你是觉得我有多爱你,所以才会做这样的事情?”

他就真的从未想过是自己发现了他和张漫雪的问题么?还是说他根本就很享受这样的过程,家里风平浪静,而外面还有另外一个女人。

一句反问,让厉风行说不出话来。

闻璐爱他,结婚之前他就知道,这份感情他很珍惜着并且一直笃信不疑。

“放开我吧,我手疼。”她面色平静,毫无波澜。

他放松了握着她手腕的力道,看着面前近在咫尺那张苍白脆弱的脸,他忽然意识到此刻的放手也许就意味着以后永远的放手。

意味着三年的婚姻走到尽头,意味着每天回家再也见不到她忍着瞌睡等自己,意味着这间屋子将剩下他一个人。

“凭什么?”他问。

闻璐露出疑惑的神色,嘴里有个质疑的音节发出了一半的声音。

下一秒,就被堵了回去。

“呜……”她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挣扎起来。

但男人的力气终究是压倒性的,厉风行扣着她的手,将她紧紧地压在墙壁上,这个吻夹杂着愤怒不甘,粗暴,毫无章法。

三年了,他的生活里已经习惯了有她,日子过得平静安好,她却突然提出离婚,压抑了许多天的不解在此刻激发成愤怒,无从发泄。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她的大脑里一片空白,有种缺氧窒息的症状。

结婚三年,厉风行对她一直都是温柔的,不管是亲吻还是房事,他对自己总有足够的耐性,这样不顾她意愿粗暴的吻,是头一次。

她渐渐没了挣扎的力气,快窒息的时候,这个吻终于结束。

粗重的喘息在屋子里清晰的回荡。

四目相对,厉风行的眼中余怒未消,而她苍白的面色染上一样的绯红,无暇思考太多,只靠在墙壁上微微的发抖,胸口不断的起伏。

看着闻璐惊慌无措的样子,厉风行有些懊悔,他扶了扶额头,

“璐璐,我们谈……”

“行哥。”

一道清脆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打断了厉风行的话。

张漫雪站在门口,娴雅文静的一张脸上笑容瞬间凝固。

听到女人声音的一瞬,闻璐的心如坠深渊。

呵,她才从这儿搬出去没多久,厉风行就带着张漫雪登堂入室了。

既然这么情深义重,那他刚刚又是在对自己干什么?何必假惺惺的质问自己有什么离婚的理由?弄得好像是她不识抬举一样!

她的胃里登时一阵翻江倒海,想也不想就推开了厉风行。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