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5章 新生的明媚

报告厉少:夫人要离婚

墨云归 著

连载中免费

结婚了时,厉御风说她很值得最好是的。钻戒,豪宅,堆积成山的仆人,可明明缺乏了她最想的。终于等到,闻璐倦了,一纸离婚书,为无爱的婚姻画上句号。“我放你自由的。”她眼角含着泪。却不刚从医院出来的闻璐却浑身发凉,细白的指间抓着一份皱巴巴的就诊单。。……

免费阅读

闻璐觉得市医院的麻醉效果真的很好,不痛不痒的完成了手术,还能做个美梦。

再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在无菌仓里。

骨髓移植之后要待在无菌仓里至少二十天,以防感染和排异反应,也为了医院能时刻监护病人的身体异常情况,等到白细胞达到合格数量了才能转到普通病房。

一睁开眼,闻璐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个戴着口罩的脸,起先那张脸还是梦里的那张脸,但看清之后,才看到是韩越,隔着一扇巨大的玻璃,在跟她拼命的挥手。

看口型似乎是在问她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闻璐虚弱的摇了摇头,除了静脉输入的那条胳膊有些麻之外,身体还好,只是没力气,没有什么特别难受的地方。

上天多少还是眷顾她的,起码让她得了这样的病还能活下来。

已经是凌晨,黑色的劳斯莱斯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飞驰。

秦助理说,“骨髓捐献者已经安排转院了,韩先生那位也已经收了钱,说是原本就有移民计划,正好今天从南城走,我看着上的飞机。”

厉风行仿佛没听见,有些心不在焉。

“对了,刚刚医院那边刚刚来了消息,说太太已经醒了,状态挺好的。”

说到这儿,厉风行一直紧绷的脸色才终于缓和,‘嗯’了一声看向窗外。

景物在飞速的倒退,过了凌晨三点,南城所有繁华热闹的表象都褪去,除了街边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之外,什么都没有。

手术后的第三天,

闻璐就可以独立起床了,但是还是只能在那一方只容得下一张床和大大小小仪器的隔离室里待着。

一扇巨大的玻璃,隔开了她和外界,每天的饭菜都由医院提供,都是高蛋白的食物,味道实在是称不上好,权当是吃药了。

吃了睡睡了吃的日子实在是无聊,这地方竟然要待上二十多天?

身体稍微有点精神之后,闻璐就开始深深地怀疑这二十多天怎么待得下去。

下午,玻璃窗上传来‘哐哐’两声,她睡眠浅,一下子睁开眼。

没看到人,只看到玻璃窗外面出现一个花白胡子老人的手套玩偶,被灵活的操控着,老人手里拿着一张渔网,正在做一个撒网捕鱼的姿势。

老人一使劲,渔网撒入‘海里’。

闻璐的眼中浮起几分亮光,侧身靠在枕头上认真的欣赏。

等了一会儿,老人费劲的拉扯渔网,拉上来的渔网里有一条硕大的比目鱼。

比目鱼在渔网中挣扎。

此时,一张纸从玻璃窗下缓缓移动上来,写着台词‘不要杀我,我是一条可以满足你愿望的鱼。’

闻璐噗嗤笑出声来。

表演还在继续,老人将比目鱼放归大海。

看到这儿的时候,闻璐已经想起来这故事是什么了,但还是很有兴致,她想知道后面剧情需要出现那么多人,韩越有几只手能表演出来。

当看到一张白纸上写着‘大臣们’三个字代替文武百官时,她笑的前仰后合。

故事的最后,贪心不足的老人和妻子又回到了那个破屋子里。

老人携妻子、比目鱼、渔网谢幕。

躲在玻璃窗下面的幕后人员也终于露出庐山真面路来。

闻璐猜到是韩越,但没想到还有小包子,一丁点儿个子,站直了也只是勉强从隔离窗口露出一个头尖,还是韩越把他抱起来,他才拍着窗户和闻璐笑。

无菌仓里只有电话可以和外界相通,接听之后,那头率先传来小包子的声音,迫不及待的介绍自己的角色,“麻麻,我是比目鱼。”

闻璐故作惊叹,“真的吗?原来你是比目鱼啊,你好厉害啊。”

“是蜀黍教我的!”

“让我猜猜,除了比目鱼之外,乐乐还演了老奶奶对不对?”

“对——”小包子的尾音拉的十分悠扬,掩饰不住的高兴。

聊了好一会儿,电话才到韩越的手中。

“身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我能为你做的。”

闻璐换了个姿势躺着,“看不出来吗?挺好的,已经精神多了,能吃能睡,就是医院的伙食太差了,我能吃点别的么?”

闻言,韩越尴尬的摸摸鼻子,“这个你真的难到我了。”

无菌仓里吃的东西都有严格的控制,他实在是不敢冒这个险。

“好啦,逗你玩的,”闻璐轻松的笑了笑,“韩越哥,你不用每天都来陪我,检查厅很忙吧。”

“还好,不忙,你手术前我没赶上过来已经很抱歉了,明明答应你的。”

闻璐皱了一下眉,“手术的时候,你没来么?”

“我没想到南城现在堵车这么厉害,来的时候你已经进手术室了。”

听着韩越的话,闻璐心里有些疑惑。

她依稀记得手术的时候有医生以外的人在自己身边来着,握着自己的手是一双很暖的手。

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但是很快又被她自己否定了。

不会是他的。

“璐璐。”

韩越的声音拉回了她的思绪。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哦,没什么,”闻璐的目光闪了闪,“对了,捐献者还在南城吗?要是还在的话,我想跟他当面道谢。”

韩越好不容易找到的这个骨髓捐献者是最北部伊宁自治区的,要是走了的话,想再见一面就难了。

“说到这事儿我还觉得奇怪呢,医院说捐献者手术完就走了,说是原本就有移民计划,昨天晚上就已经去国外了。”

“怎么这么匆忙啊?”

“我也不知道,”说到这个韩越笑了起来,“倒像是人家原本要出国了,结果顺便来捐了个骨髓,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感觉。”

“要是以后有机会遇到的话,我还是想当面道谢的。”

“嗯,人生这么长,有心总会遇到的。”

韩越的这句‘人生这么长’像是一种鼓励,落入耳中后,她的身体便又有了几分精神。

一个多月后,闻璐终于从无菌仓转入普通病房,

闷了这么久终于出来,呼吸的空气都让她觉得新鲜可爱,看到窗户外面阳光的瞬间心情就好了很多。

‘笃笃’两声敲门声后,她坐在病床上探头,“进来。”

闻璐以为是韩越或者于妈,所以在看到是厉风行时,她脸上的笑容还没褪去,是许久未见的新生的明媚。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