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9章 倒贴别人丈夫

报告厉少:夫人要离婚

墨云归 著

连载中免费

结婚了时,厉御风说她很值得最好是的。钻戒,豪宅,堆积成山的仆人,可明明缺乏了她最想的。终于等到,闻璐倦了,一纸离婚书,为无爱的婚姻画上句号。“我放你自由的。”她眼角含着泪。却不刚从医院出来的闻璐却浑身发凉,细白的指间抓着一份皱巴巴的就诊单。。……

免费阅读

慈善晚会正式开始后,舞台上有当地的艺术团和学校的学生上台表演。

这批扶持的贫困山区和南城泗水中学是帮扶关系,捐款的事情最初也是由泗水中学上报的。

“接下来请大家欣赏诗朗诵,致橡树,表演者,泗水中学高中部、槐岭希望小学学生。”

主持人报幕之后,舞台亮起,满脸稚气青涩的学生随着音乐声,高声朗诵舒婷的代表作诗歌——致橡树。

“如果我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台下坐着的都是南城的显贵们,看着年轻的孩子,动容者不在少数。

闻璐他们这一桌离舞台很近,几乎每一个孩子的神色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对面的张漫雪和厉风行靠的很近,在和他耳语什么,态度十分亲昵。

晚会现场知道厉风行和闻璐是夫妻的人不在少数,周围的席面上许多人看到张漫雪,均是错愕不已,窃窃私语。

“那不是嘉腾的厉总和闻总么?怎么没坐在一起啊?他们不是夫妻么?”

“厉总身边那个女的是谁?”

“早听说他们夫妻关心不和,听说是分居了,看样子是真的。”

“……”

讨论的声音不大,几乎都被舞台的声音掩盖了,只是那些小声的议论落在原本心里就有根刺的人耳朵里,就分外的尖锐刺耳。

闻璐看了厉风行几次,他都没反应。

这样的误会,他似乎没有任何要解释的意思。

表演结束之后,张漫雪带头鼓掌。

她说,“郑局长,槐岭的孩子们还都这么小,要是这次能筹集到足够的资金的话,可以改善那儿的医疗水平,每年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孩子耽误治疗了。”

郑老爷子赞同的点头,“槐岭地方特殊,交通不方便,这些年一直发展不起来,能出去的年轻人几乎都走了,剩下老人和小孩,医疗设备又落后,这次捐的医疗车,方便到各家各户治疗,所以也希望来参家晚会的企业们多伸出援手。”

这会儿台上主持人已经开始统计目前的慈善捐款名单了,刚好读到嘉腾集团,大手笔之间捐了四十辆医疗车。

厉风行说,“事先不是太了解山区的情况,看样子比我以为的要恶劣的多,所以我私人再捐献四十辆医疗车,希望能尽一点绵薄之力。”

郑老爷子微微颔首,赞赏的看向厉风行,“那我就替山区的老人孩子谢谢厉先生了。”

有厉风行这么出手阔绰开了私人捐献的先河,参会的来宾们纷纷效仿,转眼的功夫,大屏幕的慈善捐款名单上医疗车的数量蹭蹭往上涨。

张漫雪笑笑,一脸的谦卑,“看来我们是抛砖引玉了,这次医疗车的募捐想必是要远远超过预期的,大家都对山区的建设很有爱心……”

说到这儿,她眼角的余光瞥见闻璐低着头,脸上还印着若有似无的手机灯光,旋即眸光一转,忽然问,“闻副总是不是不舒服啊?怎么一直不说话?”

众人的目光果然都聚集到了闻璐的身上。

她抬头的时候,面对着一桌的目光。

张漫雪一脸的关切,“闻副总,要是不舒服的话,就让你男朋友先陪你回去吧,我陪风行在这儿就行了。”

‘你男朋友’这几个字分外清晰。

闻璐面色紧绷。

张漫雪是故意的。

而此时,一桌人的目光都复杂起来,看向闻璐和韩越的目光越发的不怀好意起来。

韩越面色一变,正要说话却被闻璐按住了手。

闻璐冷冷的扫了张漫雪一眼,“我刚刚就想问了,厉总身边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位能说会道的秘书,也不介绍介绍。”

气氛更加紧张了,众人揣测,感情闻璐压根都还没见过厉总身边这个女人,是头一次见面?这不是修罗场么?

张漫雪意识到闻璐眼神不善,不等她说话,

闻璐又说,“后来想起来似乎是在医院见过,市医院外科的张医生是吧,难怪这么眼熟,想想这次的慈善晚宴主要是为了山区的医疗问题,厉总比我有心,还请了专业的医生来。”

医生?

众人面面相觑。

闻璐面色冷冷,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张漫雪,“不过张医生你大概是记性不太好,除了是嘉腾的副总之外,我还是厉太太。”

这是周围人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但是由闻璐亲口说出来,那就有警告的成分在了,周围人看向张漫雪的眼神登时变了一种意味。

男人们倒还好,女眷们的脸色都很不耐,在这些豪门女眷的心中,小三是这个世界上最丑恶的生物,无下水道之恶鼠,人人喊打。

于是,桌上的女眷们看张漫雪的眼神均是鄙夷。

张漫雪有些坐不住了,咬牙道,“闻总,你明明跟行……”

“张医生,”厉风行的声音忽然出现,打断了她的话。

他刚刚一直沉默着,并未看不懂张漫雪刻意在众人面前模糊和自己关系的行为,只是看到韩越对闻璐那么嘘寒问暖,心里面不痛快。

他以为张漫雪或有分寸,所以放任她做戏而已,就想看看闻璐的反应。

此刻,‘张医生’三个字,已经划清了界限。

众人看张漫雪的眼神更鄙夷了。

不管她是真不知道闻璐身份还是假不知道,就冲厉风行这冷淡态度,她这不知趣热脸贴冷屁股的操作,也是够不要脸的了。

厉风行说,“公众场合只谈公事,这是嘉腾的规矩,我们夫妻也不例外,张医生不知道我们的关系,也在情理之中。”

说完,他还看了闻璐一眼,眼神中带着几分安抚之意,“璐璐和韩先生是多年的朋友而已。”

厉风行还是给张漫雪留面子了,免得在公众场合闹得太难堪。

越是看懂厉风行的心思,闻璐心头越是不忿。

她攥紧拳头,瘦削的手指紧紧捏着不动,面色却平静的很,“我不介意,我去医院的次数是少了点,张医生不清楚倒也无所谓,只是以后别再口不择言,闹出笑话事小,要是让别人误会,影响了张医生的名誉可就得不偿失了。”

一番话下来,这夹枪带棒的警告谁都听得出来。

这不就是在点出她目的不纯,骂她不知廉耻,倒贴别人丈夫么?

周围一片窃窃私语声。

张漫雪一脸的难堪,却又无从辩解。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