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7章 绝望

深情待佳人

花朵儿 著

连载中免费

爷爷病危,无路可走的情况下,徐恬恬没办法可以选择那份合同……作为集团接班人人的冷枫,20多年的人生里,女人而已个可有可无的选项。本只准备跟这个看的还算不顺眼的女人生个小包经过好几次的挣扎,再一次的想起自己那还躺在医院病床上等着做手术的爷爷,徐萱萱终于是鼓足勇气,伸手敲响了面前紧闭的房门。。……

免费阅读

真不知道,这是福是祸?

至少自己不用下水了,徐萱萱这么安慰自己。她没想到从这儿开始,自己的命运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祸福不可言说,彼此相生。

正当徐萱萱在迷迷糊糊中将要睡去的时候,医院的电话却打来了。

“喂,请问是徐诚宏的家属徐萱萱吗?徐老先生刚刚的病情突然加重,现在我们要对他进行一次治疗。但是您先前拖欠下来的医疗费……”

徐萱萱一下子就慌了,她手足无措地朝着电话嘶吼道:“医生!求求你们先救救他吧!医疗费我明天就会补上的!”

“这……”

徐萱萱听见电话那一头的医生为难的声音,不由得更加急切起来,眼泪夺眶而出:“明天!最迟明天下午我就会把钱全部交上的!”

刚进来的小护士吓坏了,没看过血糖指标这么低还文文弱弱娇小玲珑的姑娘这么有爆发力的……

“徐小姐?”小护士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

听到小护士的声音,徐萱萱下意识地转头看向她,小护士却只看见了徐萱萱原本灵动的大眼睛此时却空洞呆滞,白皙小脸上布满泪痕。

“我,请你们相信我……”徐萱萱哽咽着说。

“……行吧,这是最后一次了。”那头的医生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个叫徐萱萱的小姑娘他也知道,是个特别可怜乖巧的女孩儿,为了自己的爷爷几乎什么都放弃了。

医院里帮忙看护过她爷爷的护士都不忍心打这个电话,这才喊了自己当这个“苦差”。

“谢谢,谢谢,谢谢……”徐萱萱瘫倒在床上,对着电话那头千恩万谢。那一边流泪一边笑着的模样,实在令人心疼不已。

见徐萱萱终于冷静下来,小护士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却触摸到徐萱萱空荡荡的病号服下面分明的骨骼,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

怪不得血糖这么低,瘦成这样。

“那是你很重要的人吧?”小护士递来一张纸巾。

“嗯,那是我唯一的亲人了。”徐萱萱抽了抽鼻子,不好意思地接过纸巾,擦拭着脸颊上的泪水。

“哎,别动!”小护士急了,“右手!放下,再动胶布就要被你扯掉了!”

开玩笑……这可是院长亲自点名要重点看护的人,要是有点什么闪失,自己看来就别在这里继续混了。

街道吹着初夏才捎上一点热情温度的风,但是路上来来往往的女人都换上自己最清凉的服装,彼此间嬉笑着逛街,一双双白花花的大腿晃来晃去。

“王老板主要经营的明面上都是一些咖啡厅的生意,做过慈善但是暗地里也贩卖过人口,根据秦姐那边提供的资料他还涉及到一些黑市珠宝的倒卖,去国外洗钱。”姜南慢条斯理浏览完所有资料后挑处了几个重点,“要是进去了没个三十年怕是出不来了。”

“嗯。”冷枫坐在车后座静静地听姜南说,对于一些地底下的事知道得很清楚,不过这看起来仿佛精虫盘踞在大脑里的家伙还会想到拿珠宝去国外洗钱,倒是让冷枫有些意外。

呵,没想到还有这智商。

“现在我们掌握的证据已经可以立案调查了。”副驾驶座上的姜南看了一眼后视镜里饶有兴致的冷枫。

这个怪物,也就在这种事情面前才会提起他的兴趣吧。

“送交处理还是我们自己来?”

“不急。”

姜南听到的不再是一成不变的语调,甚至微微透出些许兴奋意味。

透过后视镜,姜南看到后座的冷枫目光飘向车窗外,暗黑的眸子像是湖泊投入石子一般有了波澜:“先放点风声出去,我要他身败名裂!”

一路上,两人无言。良久,姜南开口。

“合同签好了,要不要回公司?”

见冷枫不说话,姜南看距离下一个行程还有点时间,可以回一趟集团,便开口询问。

“嗯。”

刚刚同意,冷枫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冷枫不由得皱了皱眉,他可没有日常接垃圾推销电话的习惯,不过按理来说也不会有什么骚扰电话会打过来才是。

这么想着冷枫按下了接听键。

“你好,我是冷枫。”

充满磁性却略带寒意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的时候,徐萱萱握着电话的手不由得微微抖动一下。

隔着电话屏幕都感受到了另一头的万年冰山气息。

“冷先生您好,我是徐萱萱……”

一边帮徐萱萱倒水的小护士听闻顿时大跌眼镜,没想到徐萱萱的住院单上面留下来的联系方式竟然是冷枫的……她原本以为只是一个助理的电话来着……

“找我有事吗?”

听到徐萱萱的声音,冷枫有点意外。不知道这个白痴女人整了什么幺蛾子出来,难道不知道自己时间宝贵吗?竟然还要打电话打搅自己。

好在自己现在手头上没有什么事情,算她运气好。

深呼吸一口气,徐萱萱鼓足了小半辈子的勇气终于开口说道:“我什么时候能拿到那一部份补偿费?”

话已出口,徐萱萱感到自己握着电话的手一直在抖。

“……”

“我有急用的,可以现在吗?”

这种事情,第一次在冷枫的世界里发生。

这个女人,只不过是被自己选中的“生育机器”,来替他诞下自己接班人的女人。

这才这是刚刚签了一个合同,一切都没有开始进行。她没有履行义务,就来向自己索求报酬?

合同才刚签好,这边就开始准备张开大嘴要钱了吗?

冷枫听着那一头的徐萱萱话语里像是带轻微的喘息,又在很极力地控制自己,现实情况是徐萱萱也确实很紧张,死死扣住床单的左手指节惨白。

“不可以。”

冷枫淡淡答道。

电话那头的徐萱萱虽说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在听到这几个令人绝望的字以后,没有控制住地流下了眼泪。

她呆坐在床上,心中最后一丝希望都破灭掉了。

车上,姜南见冷枫自接过电话后,整个人的周身开始散发着冰冷气息,没有忍住,问道:“怎么了?”

冷枫目视前方,毫无感情地吐出几个字:“那个家伙,问我要补偿费。”

这女人,脑子进大炮了吗?姜南的大脑里第一时间便冒出这个想法来。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