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19章 季大少吃醋了

亿万甜妻太难追

抓鱼吃啦 著

连载中免费

五年前,遭渣男贱女陷害,江晚晚变的一无所有。五年后,她可携带一双儿女霸气归来时,手撕贱女,拳打渣男,摇身一变成了万众注目的影后。但是那个帝国最高贵的的男人是怎么回事?“听说江小姐为杜先生准备了一份礼物,”伴随着周围的祝贺声,司仪兴奋地开口,“请看大屏幕!”。……

免费阅读

听到这句话,江晚晚跑的更快了。

然而身后训练有素的保镖们很快就把江晚晚围了起来。

江晚晚下意识的将两个宝宝护在身后。

“妈咪……怎么看着不像是捉迷藏呀……”

沫沫歪着脑袋,显然不明白目前的状况,而睿智的琛琛早已明白了一切。

身边的围观吃瓜群众迅速围到了江晚晚身边,对着江晚晚指指点点,不断的议论纷纷。

突然,人群自中心分出来一条道路,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一处。

人群的尽头,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是季夜铭。

夕阳的余晖照耀在他的脸上,让他显得如同帝王般高贵。

看到季夜铭来了,江晚晚有点着急,她连忙向围观的人求助。

“拜托大家帮个忙,这个人是人贩子。”

江晚晚现在想做的就是先把局面搞的混乱,最好能让围观群众对着季夜铭群起而攻之,这样她就可以趁机脱身了。

然而此时男人已经走到了近前,他淡淡的目光瞥向四周,周围的人无一不被他的气势所摄。

“家事。”

季夜铭露出淡淡的微笑,目光却疏离而又淡漠。

围观的群众们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纷纷被季夜铭的美色所诱惑。

“麻烦大家了,这是我们老板家的私事。”齐然顺势在一旁煽风点火。

四周围观的人你看我,我看你,最终摆摆手摇摇头,一个正准备离开。

“喂,你们别走啊……”

“小姑娘,好好的相处吧,你老公对你不错了,等你两个小时了。”

其中一名提着菜篮子的老奶奶说了一句。

围观的人渐渐散去,保镖们将江晚晚死死的守着。

江晚晚绝望的看着那个高大的男人,一步一步朝着他走来。

“爹地。”

沫沫迫不及待的从江晚晚身上跳下来,肉呼呼的胳膊直接抱住季夜铭的腿。

季夜铭猿臂一捞,江晞沫稳稳的坐在了他的臂弯上,他的声音里充满了宠溺。

“想爹地了没?”

沫沫连忙点点头,随后小脸一皱,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

“爹地……妈咪欺负我……”

“哦?”

男人挑眉,深邃的眼眸看向江晚晚,“妈咪怎么欺负你了。”

“她……”

“沫沫!”

琛琛上前捞起来妹妹的小脚丫子,“你忘啦,你还要吃好吃的呢。”

沫沫一听好吃的,把刚才的不愉快的心情忘到了九霄云外,立马搂住季夜铭的脖子。

“爹地,你请我吃大餐好不好,肚肚都饿了。”

“想吃什么?”

“披萨!”

“爹地这就带你去。”

说着,季夜铭抱着沫沫就要离开,顺手还捞起来在地上站着的琛琛。

江晚晚看到自己完全成了透明人,连忙绕过去拦在季夜铭身前。

“你不能带走他们!”

“如果你可以抢得走的话。”

男人冷冷的丢下一句,大步朝着前方走去。

季夜铭身后的保镖们,虎视眈眈的看着江晚晚。

江晚晚气的直跺脚,但也只能跟着那个臭男人。

路上,季夜铭还给两个宝贝各自买了一个玩具,逗得宝贝们直乐乎。

吃饭的地点选在了云市五星级酒店的旋转餐厅。

琛琛和沫沫趴在窗户上,惊奇的朝着六十六层往下看,两个小家伙笑着闹着乐不思蜀。

江晚晚心中一软,也就没有再怪季夜铭擅作主张将宝宝带走了。

点餐的时候,江晚晚去了一趟洗手间。

江晚晚一走,季夜铭便将注意力放到了宝宝身上。

“沫沫,你跟爹地说,今天怎么被欺负了。”

琛琛的小脚,偷偷的在桌子底下踹了下妹妹。

“爹地,哥哥踢我。”

“……”

琛琛懊恼的捂住脸,“笨蛋沫沫。”

“哥哥是坏蛋,我们先不理他,你先和爹地说,妈咪怎么欺负你了。”

无论琛琛怎么示意阻止,沫沫还是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季夜铭。

琛琛之所以不想沫沫告诉季夜铭,是他觉得本来爹地妈咪的关系就不好,不能因为这件事变得更差劲了。

沫沫说着说着,又开始委屈的哭了起来。

季夜铭听得那叫一个心惊肉跳,尤其看到自家小公主哭,一颗心更是揪了起来。

那个该死的女人,他真应该找个时间好好修理她!

“沫沫,今天和爹地回去好不好?”

季夜铭抓住时机,开始引.诱沫沫,“爹地肯定不逼你去幼儿园。”

“可是……”

沫沫看了眼琛琛,又看了看爹地。

“我舍不得妈咪……”

季夜铭心里一阵吃醋,看来他的地位,在孩子们的心里,比江晚晚低多了。

“爹地只有对妈咪好,我们才和爹地一起回去。对不对,沫沫?”

琛琛像个小小男子汉一样,提点了季夜铭一句。

沫沫听到哥哥这么说,虽然小脸蛋上写着浓浓的不舍,最终还是点点头。

“嗯,我一切都听哥哥的。”

在琛琛的力挽狂澜之下,季夜铭诱.拐回家的计策失败。

季夜铭忍着想打屁股的冲动,一次次告诉自己。

亲生的,亲生的。

“那你说,爹地怎么要对妈咪好啊?”

季夜铭一脸认真的看向琛琛。

“Jack叔叔说了,这个需要一个男人自己去领会。”

这时候有甜点上来,琛琛乖乖的开始吃甜点。

季夜铭则一脸的抓狂。

Jack叔叔是谁?

他想和他谈谈人生!

等江晚晚从卫生间回来的时候,餐已经基本上齐。

儿子女儿正吃得不亦乐乎。

“晚晚,你回来了啊?”

季夜铭的冰块脸露出标准的笑容,冰火相融,浓浓的违和感。

甚至他还起身,为江晚晚拉开了椅子。

江晚晚则是一副见鬼的表情看向季夜铭。

这男人叫她什么?晚晚?

他竟然在笑,一副欠扁的样子。

“你、你吃错药了?”

江晚晚如同避瘟神一般,绕过季夜铭到了另外一个座位坐下。

混账女人,不识好歹!

季夜铭也懒得搭理他,干脆拿起了餐具,动作优雅开始用餐。

沫沫正舔着奶油蛋糕,抽空看了两人一眼,小脸上满是疑惑。

“咦?爹地妈咪怎么坐那么远呀?难道爹地不喜欢妈咪吗?”

“宝贝,你想多了。”

季夜铭再次硬生生的挤出标准微笑,起身坐到了江晚晚身边。

江晚晚正要躲开,胳膊却被季夜铭压住。

“晚晚,不要这样,别把孩子吓着。”

季夜铭面上是笑着的,但看向江晚晚的目光里充满了浓浓的威胁。

“妈咪,你肚子饿不饿呀?”

琛琛抬头关切的看向江晚晚。

“爹地刚才说,他要喂你吃饭呢。”

“不可能。”

“不可能!”

季夜铭和江晚晚异口同声,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嫌弃。

在互相嫌弃这件事情上,他们倒是达成了共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