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5章 无非再骗一次

帝少夺心小逃妻

维维宝贝 著

连载中免费

“江天心。”“我也不是江天心。”“孩子在哪里?”“也没孩子。”“江天心你好大胆子,居然敢端掉我的孩子!”“我也不是江天心!也没孩子。”“江天心……”她偏偏也没失去记忆,冷。。……

免费阅读

过了好久,她才想到,要回家。不管怎样,父亲都不会视她而不顾的。不想与温小慧相碰,她决定先打个电话给父亲。

“温小染?”接电话的是继母于美凤,在听到她的声音那一刻,发音就异常尖锐,“你还有脸打电话回来?看把小慧害成了什么样子!她的嗓子毁了,再也不能唱歌了,再也不能唱歌了,你听到了没有!”

于美凤的声音拔高几度,在电话里震动着,震得她的耳膜都快要碎掉。她将话筒拿远了些,依然能听到她的愤怒之音泄出。她的声音里夹杂着温小慧的哭声,还有——特属于欧阳逸的清朗磁性的安慰。

“小慧,不要难过,你还有我啊。”

是啊,温小慧哪怕失去了全天下都还有欧阳逸罩着。她甚至能想象得到,欧阳逸此时一定将温小慧护在怀里,轻抚她的背部。

话筒里,陆续漏出些“不能参加歌唱面试没关系,还有别的工作可以做”的安慰,温小染觉得自己可悲可怜至极,无心去管于美凤的咒骂,只想快刀斩乱麻,“我找爸。”

“小慧的一辈子都被你毁完了,你觉得他还会待见你吗?你爸让我告诉你,从今天起,你再也不是他的女儿,你跟他,跟这个家,没有任何关系!”

“不可能的!”

这是她今天面对的第二波打击,却始终不肯接受。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温家的亲生女儿啊,父亲怎么可能在什么都没有查清楚之前就将她赶出去?

“你以为你爸爸的手机为什么会落到我手上?因为他不想听到你的声音,不想见到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的行李已经被你爸丢在门外,自己快来捡,别到时被人当垃圾捡走怪我没提醒过你!”

于美风极为高调地说完这话,叭地挂断了电话,仿佛多听她说一句话就会传染瘟疫似的。

温小染始终不愿意相信父亲会做出那样绝情的事来,她迈步回了温宅。

门外,果然丢了她的东西,用行李箱装着,横七竖八。佣人张妈守在门口,无尽地摇头叹息,看到她时像躲避瘟疫一般迅速进了屋,把大门关个死紧。

大门里,除了欧阳逸的车,父亲的也在。所以,于美凤没有骗她,父亲抛弃她了……

就像抛弃妈妈一样!

心沉到了谷底,她已然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什么都没拿,她机械地走出去,用力抱紧自己。即使如此,还是觉得冷,冷得彻骨!

为什么就没有人相信她?

此时,温宅内部。

温小慧依然依在欧阳逸怀里,哭得梨花带雨。医生刚刚宣布,她的嗓子再也不能恢复,因为这个原因,她与心仪已久的伦敦合唱团失之交臂。

这对温小慧来讲,无疑于判了死刑。

看着温小慧哭成这样,于美凤的心痛得都快揪起来,对于温小染的怒火更盛,“该死的温小染,怎么可以这么害我的孩子!”

说着,眼泪都滚了下来。

沙发的另一端,温父始终绷着脸,不发一言。

“她就是看不得慧慧好,如今就算把她赶出这个家门都不算过!”于美凤眼里射出狠戾的光束。温小染的存在就像一根刺,时刻提醒着她过去的不堪。她早就想让其消失,只是忌讳于温政而不敢行动。

如今总算把她赶走,却苦了自己的女儿。

“女儿都成了这个样子,你都不劝劝吗?”

她把怒火扯到了温政身上,当然知道温政对于下决心赶走温小染是存了芥蒂的。

“我知道你怪我自作主张,把她的东西给丢了出去。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是她狠毒地在水里下药,慧慧能变成这样吗?手心手背都是肉,你心里但凡有慧慧,就不会还想护着她!你看慧慧,那么喜欢唱歌却……唔……”

于美凤的策略起到了极大的作用,温政站起来,冷清着脸出声,“从此以后,我只有慧慧一个女儿!”

他抬步进了书房,不重不轻地关了门。

欧阳逸拍着温小慧的背继续轰着,眼眸却深深地垂了下去,别样复杂的情绪无法倾吐,只能藏在了一张温润的脸里。

“少夫人,孩子呢?”

温小染不知道在门口站了多久,有人走过来问。

管家虽然不亲自跟着,但还是派了人监督她啊。

只是,哪来的孩子。

看着神色肃穆的黑衣人,她不由得想起帝煜那张恨不能将她撕了的脸,再次打起了冷战。

“等一下就去接。”她选择了继续说谎,上了一辆大巴。大巴将她带到了之前报名参加歌唱比赛的地方。

节目早就结束,这里已经人去楼空,她问了酒店前台小姐好多问题,想把当时的事情理清楚,对方却一问三不知。

没有找到任何可以证明她身份的东西,也没有找到任何她身份被调换了的痕迹。

温小染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是上天要灭她么?她最后的希望都破灭了。

“孩子呢?”耳边再次响起了声音。

她苦苦地笑了起来,“没有孩子,都是骗人的,骗人的……”

温小染被带回帝宫。

一路上,空气压抑着,就连直升机的声音都闷闷的发着颤。管家一言不发,满面沉重,其他人也都坐得笔直的,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唯独温小染,始终平静地坐着,任由苍白晕染了满脸,呆呆地靠着椅背。白云蓝天从眼底滑过,不曾留下任何痕迹。

一回到帝宫,她马上被套上了象征着耻辱的铁链,推进了帝煜的卧室。

帝煜早就从管家那里知道了一切,此时端坐在椅子里,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室内危机弥漫,跟进去的管家连大气都没有出。

他英俊的脸上浮起了戾色,只一眼就能将她洞穿。

“江天心,你要怎么解释!”

“无非就是再骗了你一次。”温小染突然笑起来,一副吊而郎当的样子。被所有人抛弃,她对人生其实没抱太多幻想,此刻更恨不能激怒了他,干干脆脆地送自己上路。

帝煜的眸色深了一度,连着脸孔都黑起来,乌压压的,比要下雷暴雨还让人恐怖。他一掌掐在沙发上,沙发给生生掐得陷了下去!

一借力,他站了起来,一步步,朝她走来。

温小染只觉得头顶上盖了一片黑沉沉的东西,一点点将她吞噬!帝煜停在面前,大掌落向她,拇指轻轻滑过她的颈部,带着别样的危险,“好样的江天心,我会让你活得很难过。”

他的语气也轻飘飘的,像风吹过树枝。只有温小染知道,这话里夹杂着多少残忍、愤怒和无情。

她闭了眼。

“随便了。”

对于未来,她已经毫无预想,倒不如让他干脆地整死,一了白了。

帝煜却松开了她,“今天好好休息。”

管家和温小染都惊了一下,没想到帝煜会放过她。在他们的想法里,帝煜一定会新仇旧账一起算,让她脱掉几层皮才对。

也不管众人的脸色,帝煜慢悠悠地踱出了房间。

温小染将自己甩在了床上,满身的伤痛让她疲惫不堪,原本以为会失眠,却就这样睡了过去,一觉到大天亮。

又是新的一天。

温小染叹了口气,认命地坐了起来。昨天一天滴米未进,却一点饿感都没有,只是觉得虚弱极了。

“少夫人,该吃饭了。”佣人上楼来,嘴里道,目光却不甚恭敬。帝宫的人都知道,她是江天心,甩了帝煜还让他生意遭受重创的坏女人。

点点头,她下了楼。

帝煜和比基尼女郎都在。

看到她下来,比基尼女郎露出了一抹敌意,显然还在意着不久前发生的事情。帝煜自顾自地吃着,连眼皮都没有撩一下,那姿态优雅到跟专门练过似的。

温小染没有吃东西的想法,抬步往门口走,自发自觉地去拔草。

“等一下。”帝煜擦起了唇,出声。

不像是在向她发布命令,但除了比基尼女郎就只有她了。她回头,一脸疑惑,看向他。

“过来把东西吃了。”他指了指桌上的早餐,一派高调。

原本想说自己并不饿,但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她走了过去,乖乖地坐在位置上吃东西。帝煜立起,移步离开,比基尼女郎跟上,娇滴滴的声音里极具讨好。

吃饱饭,温小染走了出去。没想到的是,帝煜竟然还在,就站在门口,斜斜地倚着门框,眯着眼看向远方。他这副姿态,慵懒着带着邪气,浅浅敞开的领口露出一抹小麦色皮肤来,又格外地性感。

温小染的心脏莫名跳了一下。

他已回头,“跟我出门。”

温小染不明白他带自己去哪里,但还是跟着上了直升机。

飞机飞向林子深处。

没多久,停在了一片庄园一样的地方。这里风景极好,有如世外桃园,各色瓜果垂满了枝丫间。

早有人跑来迎接他们。

“少主要过来怎么不提前通知一声?”

帝煜只是淡淡含首,既而下巴似有似无地点向温小染,“江天心。”

这个名字一吐出来,温小染明显感觉到气场都变了,终人看她的眼神也开始奇怪。她的心情自昨天起一直不好,也懒得深思他们这表情后的想头,跟着帝煜往里走。

“请走这边。”负责人引着帝煜走向一座酒庄。

温小染要跟着走,却突然伸过来一只手臂:“江小姐请到这边来。”是个女人。

温小染看一眼帝煜,他没有反应,她便跟着女人离开。女人的脚步极快,朝园子方向而去,温小染一路急跟,生怕跟丢。

叭!

未曾注意脚下,直到身子猛然一沉,她才感觉到不对劲,而整个人已经急剧落下!紧接着,冰冷潮湿的感觉涌来,她落到了水里!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