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5章 :在他胸上画了个蝴蝶结

豪门婚宠甜如蜜

辰分妖娆 著

连载中免费

一场设计,她嫁给厉家的继承人。世人皆知,厉家那位少爷因车祸毁容残疾,性情乖戾,因为从来不出门时见人。迟欢欢我以为他们的婚姻仅有五年期约,时间每到自会无异陌路,但谁明白一道闪电从空中犀利划过,像是要劈碎这片混沌的天地。。……

免费阅读

“对不起,害你被骂了……”

迟欢欢道歉的时候无比真挚,而神行风俊容面无表情,抬眼注视着她的一双凤眸深沉看不出喜怒哀乐。

迟欢欢被弄得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故作轻松的道:“不过你看,我就说不能把所有事情都讲给他听吧。还好你没跟他说我昨晚亲了你的事情,否则厉云朗真的发起火来,我们两个谁都吃不消!”

“昨天晚上是意外,而且你被下药,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都做不了数,就算厉少真的知道,他也会理解你我。但我刚刚没继续说下去,不是因为你刚刚求我不让我开口,是因为我觉得这里面的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就没办法挽回,告诉厉少对他而言也是添堵。但是我是他派来照顾你的人,的确跟厉少说的一样没有做好份内的事情,害你差点被恶人侮辱,我很自责。”

神行风说到后面声音很严肃,看来他是真的把厉云朗刚刚说的话听进去了。

迟欢欢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件事根本不是神行风的错,反而他在自己即将被张明礼侮辱的时候及时赶到,若不是他,迟欢欢真想不到今天自己会是什么情况,她还能不能好端端站在这里跟他讲话。

“你别这么说。昨天是我自己不让你跟过去的,更何况你赶到现场的时候已经很及时了,厉少不知道情况所以怪罪你,但你千万不要妄自菲薄。”

“妄自菲薄?”

男人听到这四个字,低声重念了一遍。

是的,迟欢欢没说错,他的确就是在妄自菲薄。

可是之前的他,不管对任何人对任何事他都很有自信,只有,在遇到她的事情……他会变得紧张会变得小心翼翼。

但迟欢欢并不知道。

她看到神行风这样,只以为他是把自己的话听了进去,所以她不想让神行风再继续揪着这件事想下去,连忙道:“没事了,反正现在厉少那边已经解释完了,这件事就算过去了,从此以后我们谁都别再提,烂在心里谁都不知道就是了!”

迟欢欢说的很轻松,但是神行风目光落在她身上,却看着有些压抑。

“你别老这样看着我啦,我刚刚不是说了嘛,事情都过去了!”

她笑着轻轻捶了他肩膀一下。

迟欢欢的动作是无意识的,但是她手落在男人肩膀那一刻,神行风却突然闷哼了一声。

虽然他的声音被刻意压低已经很小了,但迟欢欢还是听到了。

她对上男人的视线,仿佛联想到了什么,赶紧伸手要去看他的伤口,但神行风却拦住了她的手。

“没事。”

“什么没事?我刚刚肯定是弄通你了!”

否则好端端的,他哼唧什么?

迟欢欢见神行风还阻拦着自己不让她看,迟欢欢一急直接抓着他的衬衫用力一撕。

哗啦!

今天早上才刚刚废了一件衬衫,现在又废了一件……

迟欢欢脸颊一烫觉得自己的举动越来越鲁莽了,可是当她看到神行风胸前的伤口又出血时,女人好看的眉头霎时间拧了起来。

“果然……都这样了,你还不让我看?”

原本神行风胸膛上就被她昨晚抓了很多条口子,上午虽然用了药水止血,但刚刚被她又是摁又是扑的,伤口早就碰开了。

迟欢欢把男人重新拉到沙发上,拿出下面的医药箱重新上药。

“虽然你是保镖但不代表你没有讲话的权力。明明伤口都出血了,为什么还不让我管?”

她拿着棉签半跪在沙发前,一边上药,一边嘴里跟抱怨似的念叨。

神行风半靠在后面的沙发上。

“我说了,只是小伤,不足挂齿。”

小时候,他受的伤不知道比这严重多少倍,没人理他管他,他不照样还是活了过来?

男人好看的凤眸内此刻一片死寂,迟欢欢正好抬头看到这一幕。

她窒息了一下。

她以为自己是一个很悲观很没情/趣的人了,可是当她看到神行风那双眼睛时,他眸子里透出的情绪低沉的像是一片死海,没有任何的涟漪波动,仿佛这世界上任何人都撩拨不动他那片海面。

迟欢欢突然有点好奇神行风这个人了。

虽然他是厉云朗派给自己的保镖,但是这两天,他们几乎都没太深.入的了解。

“你们做保镖的,是不是都这么不怕疼不怕痛的?是之前练过吗?”

“算是吧。”

“唔,那你到厉云朗身边做了多久的保镖啊?”

“记不清了。”

“记不清?那时间应该是很久了吧!”

迟欢欢大概是觉得无聊,所以才随口问他这些话,而神行风对这些问题也没有特别走心,淡淡的回答更像是敷衍,迟欢欢继续往下问,可他却没再回话自己,迟欢欢撇撇嘴,正好药已经重新上完了。

“好了。我这次给你多涂了点药水,你晚上别碰水明天早上就会结痂了。”

“嗯。”

神行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伤口,突然发现迟欢欢在这些错综复杂的抓痕里画了一个蝴蝶结……

神行风表情突变。

“你在我身上画了个什么东西?”

“唔,你不认识蝴蝶结吗?”

迟欢欢俏皮的眨眨眼,看到男人的脸一下子更冷了,她赶紧道:“诶呀,这有什么关系啊,反正你伤在里面,除非你女朋友去扒你衣服,不然是没人能看到这个蝴蝶结的!”

“我没有女朋友。”

“那这样更好啦!等过两天你能洗澡了,这个蝴蝶结自己就会消掉了,你别这么紧张!”

迟欢欢笑着把医药箱收起来,根本不给神行风再开口的机会。

“哦对了,明天我早上八点半就要去公司。既然厉少让你以后寸步不离的跟着我,那明天早上你跟我一起去好了。”

“可以。”

八点半的时间对神行风来说并不算早,而他也没现在年轻人的坏习惯喜欢晚睡晚起,所以这对神行风来说并不会是什么困扰的事情。

而迟欢欢见他躺在沙发上准备休息了,便也不再继续打扰神行风,而是去玄关那边洗了个手,就打算回房间休息了。

昨天张明礼跟李灵珊的事情,他们兴许以为自己会当个哑巴把这份委屈吞回肚子里,但是她迟欢欢从来都不是忍气吞声的人。

尤其跟迟佳兰翻脸后,迟欢欢更加意识到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句话。

有些人,你在他面前表现的温顺,他非但不会认为这是你的修养,还是觉得是你懦弱好欺负,更加变本加厉。

所以迟欢欢看透这一点,她不会轻易放过张明礼跟李灵珊的。

她拿着自己的手机转身回了房间,而神行风坐在沙发上则低头凝视着自己胸前的蝴蝶结。

一个大男人身上有这种女孩子的东西,本来是一件很膈应的事情,可是他只要想到这个蝴蝶结是迟欢欢给他画上去的,神行风就突然有点舍不得洗掉它了。

男人伸出手指,如白玉般好看修长的指尖轻轻滑过被药水覆盖过的伤口,这里每一条,都是迟欢欢用指甲抓出来的。

所以当迟欢欢刚刚说要给他上药,让伤口结疤的时候,他心里有点抗拒有点不愿,甚至是惋惜。

因为他知道,一旦结疤了,他身上就没有迟欢欢给他留下的印记了。

突然……有点贪念啊。

男人手指用力的往伤口上摁了两下,本来不流的血突然又冒了出来,神行风眼神复杂的看着这些伤疤,如果这些伤口重新流血,是不是在愈合的时候就会留下疤痕了呢……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