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11章 你以为这样就能瞒过我?

爵爷婚久情长

布丁奶茶 著

连载中免费

这是一个不懂爱的男人在丧失后狂追娇妻的故事。南宫爵对安小暖说过,我会娶你,会保护好你,会在你身边一辈子。但是,他忘了了, 三年婚姻,终成泡沫。安小暖爱南宫爵,爱到这五年,安小暖一直努力做的事情就是想让南宫爵爱上自己,只是,到最后,安小暖才彻彻底底的明白,南宫爵是恨她的,恨透了她的。。……

免费阅读

秦暖之敛眸,瞅着那一杯咖啡。

“南宫先生,你是安氏的女婿,这安氏交还给你是应该的,你亲自泡咖啡,我恐怕是无福消受。”秦暖之抬眸,对上南宫爵,嘴角带着笑意,那一抹笑,格外的灿烂。

那一瞬间,不知道是绚烂了谁的眼睛。

只知道,整个会议室,异常的安静,所以,连呼吸声都显得格外的凝重。

“我既泡了,你就消受得起,还是说,秦暖之小姐,你不敢?因为,你就是安小暖!”低沉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压迫。

他单手撑在了会议桌的桌面上,身子前倾着,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此刻紧紧的锁着秦暖之。

他想在她的脸上看出什么来,哪怕是一瞬间的慌乱,南宫爵都能看出来,那么,这个女人,就是安小暖无疑了。

然而,他失望了。

他从她的脸上,看到了淡然从容的笑,听到了她浅柔的声音,对着自己道,“南宫先生,多谢。”

随后,便看见她纤细的手指,轻轻的端起了咖啡杯,慢条斯理的浅酌了一口,那优雅的动作,带着说不出的贵气。

“我喝咖啡,习惯半糖半奶,而且喜欢用咖啡豆现磨,下次,希望南宫先生有点诚意。”秦暖之喝了一口,只是一口,眉头轻轻的蹙了一下,显然是对这杯咖啡的味道很是不满意。

南宫爵沉默着,一双深眸直直的锁着秦暖之。

她喝了!

她竟然真的喝了!

昨天的遇见,他以为,她那是做给自己看的,毕竟,他们谁都没有人看到,她买了咖啡,到底有没有喝。

但是,此刻,她当着自己的面,喝了!

南宫爵恨透了安小暖,但是,安小暖的一切,南宫爵都清楚的记得,特别是当她离开了之后,脑海里的记忆,就越来越清楚。

安小暖碰不得咖啡,一点都碰不得,只要喝了一点点,立刻就会呼吸困难 ,全身起红疹子。

而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她说她叫秦暖之的这个女人。

她在开着会,她在说着关于安氏之后的安排,她露在外面的手,脸,脖子,都没有任何过敏的现象发生。

所以……

“你,真的不是安小暖!”南宫爵久久的沉默之后,说了这么一句,不是 疑问句,是陈述句。

对于南宫爵的话,秦暖之只是给了一个冷冷的眼神,没有回应一句话。

“这份委任书的移交,我已经签好字,以后,安氏会由南宫先生管理,关于这次安氏的危机,诸位可以跟南宫先生继续会议。”秦暖之起身,对着会议室的人,微微颔首,便转身出去了。

抬起脚步的时候,秦暖之想,这样,是最好的。

安氏也彻底的消失在自己的生命中,以后,她就只有想楠了,她就能安安稳稳的呆在瑞士了。

只是,才走了一步,秦暖之的手腕就南宫爵扣住了,深邃的眸子,一片幽深,一眼,仿佛就掉入深渊,再也爬不起来。

眼底闪过一抹邪佞的笑,南宫爵唇角带着笑意,他的声音夹着嗜血的味道,“你以为这样就能瞒过我?”

南宫爵的这一句话,说的是那般的笃定。

秦暖之的手腕,火辣辣的疼,但是,她再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因为,她了解这个男人,他要是不肯放手,死活自己都死挣不开的。

“瞒你?为什么?一个陌生人,不值得我花这些精力!”秦暖之的声音,还是很轻柔,只是,如果你认真听,似乎能听出这话里,少了一份该有的沉静。

一直属于秦暖之该有的沉静。

南宫爵扫了一眼会议室里的人,拉着秦暖之就走了,留下了一会议室的人,面面相觑。

天台,秋风飒飒。

就算有着阳光温暖着,但是,也阻挡不了秋风带来的凉意。

南宫爵已经松开了秦暖之的手腕,只是,眼神却没有离开,一直盯着秦暖之。

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是他的猎物。

秦暖之忍不住颤了一下,双手紧紧抱住了自己。

她长发在风中飞扬,那样的恣意,一眼,就能看出她身上的柔静。

她和安小暖果真是不同的。

安小暖十八岁掌管安氏,六年的摸爬滚打,商场城府,她的身上,早就布满了戾气,散发着属于安小暖的坚强,坚韧和狠毒。

安小暖喜欢短发,喜欢那种干练和清爽。

嫁给自己之前,他甚至都没有见过安小暖穿裙子。

安小暖和眼前的这个女人,有太多的不同,太多的差异,可,这个女人的身上,却有他所熟悉的,独属于安小暖的味道!

南宫爵眼眸,在下一刻变的阴狠,“安小暖,你既然出现了,你别想再走了?”

“安小暖已经死了,飞机失事,尸骨无存,南宫先生难道不知道吗?”秦暖之看着远方,曾经,曾经她也很喜欢站在天台,看着这座城市,喜欢坐在天台的边缘,给南宫爵打电话,跟他说,她有多爱他。

这里,随便一眼,都能看到曾经自己迷恋他的身影。

那个她,就是秦暖之自己,现在都不忍再见。

闭上眸子,满目清冷。

那意思,很明确,她不想在继续这个话题了。

“安小暖,诅咒自己死,很有意思吗?”南宫爵的眸光在秦暖之那不痛不痒的说话语调之后,变的阴鸷,骨节分明的手,已经掐上秦暖之的脖子。

秦暖之睁开眼眸,如浩瀚的星空,格外的闪亮。

她没有惊慌,没有呼喊,只是用一种异常的淡然,静静的瞅着南宫爵,就算,南宫爵下手是真的,就算这一刻,她呼吸有些困难,脸色,被他掐的有些涨红。

却分毫减少不了她的那一抹淡然。

勾起的唇角,带着嘲讽,“三年前的七月十八号,上午十一时,飞往瑞士的飞机坠毁,飞机上两百一十八人无一生还,南宫先生,还需要我在说的更加详细一点吗,或者,找出当年的新闻?”

“秦暖之是吧?”南宫爵掐着的手,又用力了一分,脚步也靠近了一分,他嘴角噙着笑,那一抹嗜血的光芒不减反增,“一个星期,安氏,将不复存在!”

说罢,松开了自己的手,甩开了秦暖之,转身离开了。

而被南宫爵甩开的秦暖之,一个不慎,跌坐在了地上,看着他决绝阴狠的背影,视线突然有些模糊,倒下前,秦暖之低喃了一句,“安小暖三年前就死了,南宫爵,你威胁我也没用!”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