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16章 秦暖之这个女人,留不得

爵爷婚久情长

布丁奶茶 著

连载中免费

这是一个不懂爱的男人在丧失后狂追娇妻的故事。南宫爵对安小暖说过,我会娶你,会保护好你,会在你身边一辈子。但是,他忘了了, 三年婚姻,终成泡沫。安小暖爱南宫爵,爱到这五年,安小暖一直努力做的事情就是想让南宫爵爱上自己,只是,到最后,安小暖才彻彻底底的明白,南宫爵是恨她的,恨透了她的。。……

免费阅读

翌日晨曦,安小暖是从孩子的哭声中回神的。

匆匆忙忙的站起来,还磕在了茶几上,揉着微疼的膝盖,跑回了房间。

看到安小暖,孩子就不哭了,伸着双手,就只想要抱抱。

帮孩子穿衣服,抱在手里哄着。

眼底,弥漫着担忧,她不能让南宫爵知道楠儿的存在,可楠儿,也不能离开自己啊!

让禹阳带着会瑞士,已经是最后的办法了。

可,刚才,听到她的哭声的时候,安小暖就舍不得了。

除开自己手术后静养的那几个月,楠儿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身边,冲了奶粉,让楠儿喝着。

安小暖的视线,对上了傅禹阳。

“姐夫,我想过了,楠儿,还是跟着吧,她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她。”安小暖声音很轻,透着很多的担心,因为,不管孩子放在哪里,她都是担心的。

她,果然还是冲动了。

一开始,就不应该回来的。

眼底,闪过悔色,却已经于事无补了。

“都好,反正我都在。”傅禹阳对于楠儿的事情,从来不会过多的插手,都会让安小暖自己做决定。

就像,念怀的事情,小暖也不会插手,都是自己决定一样。

这是他们之间的一种默契。

南宫集团的顶层,南宫爵很早就去了办公室,他处理着公司里的文件,一切,就如同从前一样。

好像昨天,那些话,他从未听到过。

陆北辰闯进办公室的时候,已经快临近中午了,他怒瞪着一双眸子,盯着那边气定神闲处理公事的男人。

“北辰,你什么时候这么没规矩了?”南宫爵抬眸,幽深的眸子中,一片冰冷。

这是陆北辰从来没有从南宫爵眼底见到这么对自己的眼神。

微微愣了一下。

“我一直都没规矩,你又不是今天才认识我,倒是你,南宫,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当陆北辰知道秦暖之被他扣下来不给回瑞士的时候,陆北辰整个人都毛了。

“以后,不要去找安小暖说一些有的没有的,这一次,就算了。”南宫爵没有回答陆北辰的话,而是返过来警告了一下。

陆北辰眸光微闪,“南宫,她是秦暖之,你就这么放不下安小暖吗?”

一个安小暖,到底要把南宫折磨到什么样子,才够?

就是倾儿现在还在医院,身体这么多年,都没有完全恢复,陆北辰是真的不待见这个女人!

人都死了,还出来作祟!

“我再跟你说一遍,不要再去找安小暖。”南宫爵这一刻,声音压的很低,他凝眸睨着陆北辰的时候,看不到任何的情绪。

然而,了解南宫爵的陆北辰知道,他是认真的,一般,南宫不会警告人两遍,这足以证明,他就是认定了秦暖之就是安小暖,甚至,不准自己对安小暖出手!

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将那个女人留在这里!

“南宫,这一次,我不会袖手旁观!”陆北辰摔门而出,秦暖之这个女人,留不得。

如果不能让她回去瑞士,陆北辰不介意手上多一条人命。

南宫爵淡漠的瞅着陆北辰离去身影,拨了一个电话,“陆少这几天的行踪,全都报备给我!”

很简单的一句吩咐,却掐死了陆北辰所有的路。

一个星期的时间,很快,快到好多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曾经的叱咤商场的安氏集团,就那样易主了。

然而,这一个星期也很慢,慢到安小暖觉得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折磨。

从新闻中看到安氏的状况的时候。

她竟然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安氏没了,就断了她所有的路!

“我倒是估错了南宫爵,我以为他会去瑞士呢!”傅禹阳这一瞬也搞不懂这个叫南宫爵的男人了。

要是自己,无论如何,都会跟着去瑞士看看的。

“我也从来没有懂过他!”安小暖轻笑了一声,这一抹笑容之中,有着太多的苦涩。

这一天,安小暖接到南宫爵的电话,他越她在安氏的公司门口见。

安小暖到的时候,那栋大楼还在,只是已经物是人非,安氏,已经不复存在,南宫爵的手段狠到她都自愧不如。

或许,他想这么做很多年了吧!

这么想着的时候,那一抹深刻在脑海里的身影,缓缓走近自己,他冰冷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安小暖,三年不见,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连安氏都没能让你动摇!”

他嘴角噙着笑,却没有笑意,那眼眸的深处,是无限蔓延的恨。

“我说过,秦暖之不在乎安氏,南宫先生,你如此相逼,又是何意呢?”安小暖漆黑的眸子直直的看着南宫爵,这个时候,她不能躲,如果躲了,就前功尽弃了。

“呵!”

安小暖的话,却只是引来了南宫爵的这么一个呵字。

“不管你什么意思,我们等了你一个星期,你的回答,我们也知道了,你也可以让我离开了吧?扣着我,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曾经安小暖所在乎的一切,现在的她,都不会在乎。

南宫爵那俊逸的容颜,突然邪魅一笑,将手伸向了安小暖的脸庞。

安小暖看到他的举动,速度后退了一步,没有让南宫爵碰到自己,咬着唇,“南宫先生,请自重!”

可是,南宫爵不容许她躲避,他伸手,一手扣着安小暖的后颈,一手轻抚着安小暖的脸颊,“安小暖,你可知道,你有个小毛病,你唤南宫的时候,南字会不自觉的带着一点点撒娇的味道,那是,从学生时代就开始的,所以,安小暖,就算你真的有一个姐姐,就算她真的叫秦暖之,就算这个人真的在瑞士,但是,你,此刻站在我眼前的你,就是安小暖!”

所以,傅禹阳那个男人的话,南宫爵从一开始就一个字都没有信。

安小暖的身子,微微一颤。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有这个小毛病。

抬手,狠狠的挥开南宫爵的手,轻笑了一声,“就这个可笑的理由,你就认为我是安小暖,扣下我?南宫先生,你所有的可笑,我不会再奉陪!”

她用怒意,在掩饰着自己的慌乱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