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2章 不舒服,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爵爷婚久情长

布丁奶茶 著

连载中免费

这是一个不懂爱的男人在丧失后狂追娇妻的故事。南宫爵对安小暖说过,我会娶你,会保护好你,会在你身边一辈子。但是,他忘了了, 三年婚姻,终成泡沫。安小暖爱南宫爵,爱到这五年,安小暖一直努力做的事情就是想让南宫爵爱上自己,只是,到最后,安小暖才彻彻底底的明白,南宫爵是恨她的,恨透了她的。。……

免费阅读

傅禹阳那一双褐眸突然抬起,凝望着南宫爵,轻笑了一声,带着惋惜,“既然如此爱她,为什么当初不爱她呢?”

想问这话已经很久了。

一直找不到机会,现在,总算是有了。

“爱?”南宫爵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轻呵了一声,“在她身上,用这么高贵的字,还真是侮辱了!”

“南宫!”这一次,出声吼住南宫爵的,倒不是傅禹阳,而是韩城。

那幽蓝色的眼眸,满是不赞同。

这么多年,再多的事情都能过去了。

可为什么南宫就是放不下。

“听到你这么说了,我真是庆幸安小暖死了,真的是死了好!”傅禹阳一直不了解,到底有多深的爱,到底有多深的恨,才能让安小暖一次又一次的想死。

她的手腕上,有的又何止是一次的伤疤?!

“傅禹阳,要是你们在这么诅咒她死,不要以为这里是瑞士,我就不能将你如何!”南宫爵冷着眼眸,全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他一直在抵触安小暖的死。

不肯承认!

傅禹阳真的是发现了很有趣的事情。

“南宫爵,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傅禹阳将手中的照片给他,就说了这么一句,便再也没有和他多交谈。

你,什么意思?!

南宫爵想问的,刚准备开口的时候,急救室的门打开了。

“吵什么!”艾利的声音不大,却带着医生该有的风范,狠狠瞪了这几个男人。

随之,安小暖被推了出来,她接着氧气,脸色白的接近透明。

“我怎么嘱咐的,她的饮食要特别注意,她不能生病,不能动气,要控制情绪,傅禹阳,你没有一点做到了!”艾利对着傅禹阳又是一阵吼,“你要是这么不在乎她,下次,我不会在帮你了!”

说着,艾利就跟着安小暖一起进了病房。

“我不知道你对暖之做了什么,但是,刚才你也都听到了,不要在靠近暖之,不然,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这一刻,傅禹阳眼底,是闪过杀意的。

说完,也跟着进了病房。

南宫爵站在那里,没有动,对于傅禹阳的威胁,他完全没有放在眼里,那一双幽深的眸子,沉沉的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周围的气息都瞬间冷了好几度,韩城忍不住瑟缩了一下,上前一步,拍了拍南宫爵的肩膀,“什么事,都等她醒来再说吧!”

病房里,傅禹阳守在边上,忧心忡忡的握着安小暖的手,他庆幸,她没有出事,不然,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跟暖之交代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知道深夜的时候,安小暖微微闪动了几下眼眸,闻到了熟悉的消毒药水的味道。

还没有睁开的眸子。

她就知道,她在医院里了。

她逃离了,那个牢笼,她赌赢了。

“禹阳……”低浅的声音,有些干涩,却带着一股喜悦。

“醒了?”头顶上响起一道声音,那般的熟悉又让人惊恐。

‘唰’的一下睁开眼眸,果真是南宫爵的那一张她永远忘不掉的容颜,“怎么是你!”

禹阳禹阳禹阳!

这个女人,失去意识之前,叫的是禹阳,醒来第一句,还是禹阳!

“不是我,你想要谁?”南宫爵语气冰冷,眼底散发着幽冷的目光。

醒来的那一刻,那愉悦的声音,他听出来了,然而,在听到他的声音之后,立刻就消失了。

甚至于,她带着惊恐的问怎么是你!

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没有我允许,你逃不掉的!”

这话,像是宣誓,又像是嘲笑。

“南宫,她刚醒过来,你想让她昏迷一次吗?”韩城的声音在南宫爵的后方响起,拉了一个南宫爵,将他扯到了一旁。

幽蓝色的眸子浅浅的睨着病床上的人,“傅先生接到家里电话,好像有什么急事,就匆匆回去了,不过,他有嘱咐我照顾你,你好好休息。”

“你……”韩城,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回来了吗?安小暖皱着眉头,看着韩城,她以前,什么事情都跟韩城说。

可后来,她嫁给南宫之后,韩城一声不吭,就出国了!

“我叫韩城,是南宫爵的朋友,我也是医生,这里是瑞士医院,我们把你送回来了,所以你不要担心,好好休息。”

看着她疑惑的眉眼,她以为她是想问自己是谁。

毕竟,在这里,韩城看到和听到的所有关于这个女人的信息,都是,她叫秦暖之。

瑞士?

所以,她还是回来了,她还是赌赢了是不是!

嘴角微微染上一抹弧度。

轻轻的闭上眼睛,回来就好。

如果南宫爵到此还不肯放手,那么,她真的不介意去挖一下自己的坟!

让南宫爵彻底的死心。

她安小暖前面二十几年,所有的青春年华,都给了这个叫南宫爵的男人,可是他不要!

以后的几十年,她不想给了,她累了,她只想守着想楠,就够了。

只是韩城。

这么多年,她很是想念他这个朋友,而今,他回来了,而她却不能相认。

这一次,又是自己对不起他这个朋友了。

安小暖醒了,艾利也过来了。

“暖之,这一次,我能将你抢救过来,下一次,就未必了,这两年,都没有任何事情,怎么出个国几天,就这样了?”艾利的口气中,是责备。

当初救活她,艾利可花了不少心思,甚至研究了很久,毕竟,她是生产和换心手术同时进行,一个不好,就会死在手术台上的!

“不会再有这样的情况了,我以后会照顾好自己。”安小暖还接着氧气,声音,听上去是那么的虚弱,如此,却还是能听到她声音里慢慢的歉意。

是的歉意。

听不出来是对谁有这么深的歉疚,却不假。

“想想孩子,想想禹阳,如果你也不在了,禹阳要怎么承担!”艾利深深的看着安小暖,这一句,意味深长。

说完,又检查了一番,说了句好好休息,不要多想,才离开了病房。

病房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特别是南宫爵还在的情况,周围的温度,都会自动下降好几度,他踱步走到病床前,睨着安小暖,幽深的眸子看不见底,听到他问,“不舒服,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