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9章 他一直在这里,很碍眼

爵爷婚久情长

布丁奶茶 著

连载中免费

这是一个不懂爱的男人在丧失后狂追娇妻的故事。南宫爵对安小暖说过,我会娶你,会保护好你,会在你身边一辈子。但是,他忘了了, 三年婚姻,终成泡沫。安小暖爱南宫爵,爱到这五年,安小暖一直努力做的事情就是想让南宫爵爱上自己,只是,到最后,安小暖才彻彻底底的明白,南宫爵是恨她的,恨透了她的。。……

免费阅读

南宫爵这话也不知道到底是对自己说的,还是对韩城说的。

韩城看着他完美的侧颜,有一种感觉,他仿佛是在找死一样!

然而,细看,却再也找不到那样的感觉了,刚才的那一瞬间,就像是韩城自己的错觉一样。

“南宫,我没有跟你在说笑。”韩城凝着眸子,南宫,总是这样,让人摸不着头脑,有什么,也都放在心里!

回应韩城的,是南宫爵嘴角上翘的弧度。

还有他那不明深意的眸光。

病房里。

傅念怀拉着安小暖的手,“妈咪妈咪,你哪里痛,怀儿帮你呼呼,就不痛了。”

那小眼神,也透着关心。

安小暖伸手,轻轻揉了一下傅念怀的发顶,“妈咪不痛,怀儿乖乖听爹地的话,妈咪很快就回家了!”

“嗯,怀儿一定听话!”傅念怀使劲的点着脑袋。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表达的自己对妈妈的关心。

傅禹阳带着慈爱的目光,看着傅念怀,眼底是深深的想念。

抬眸间,所有的想念都被隐藏,将早餐拿出来,“他,看着不像这么容易放弃的。”

傅禹阳的这个他,指的自然是南宫爵。

“我会让他放弃的。”因为比狠,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比得过安小暖,她曾经,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呢!“不说他,想楠呢,可好,这么多天没有见到我,有没有哭闹,是不是吵着找我了?”

“想楠我会照顾,你不用担心,来,先吃早饭。”傅禹阳将手里的粥,递给的安小暖。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当安小暖提到想楠的时候,他的手,微微停顿了一下。

很细微。

却恰巧的被安小暖看到了!

“想楠出什么事了?”安小暖没有接过粥碗,而是坐直了身子,看着傅禹阳,语气中,有着说不出的焦急。

傅禹阳沉默了须臾,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果真还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怎么了,想楠怎么了?不行,我要回去!”说着,安小暖已经作势要拔掉手上的针头。

傅禹阳眼疾手快的按住,“你不要命了吗!楠儿已经没事了!”

褐眸中,带着一丝的责怪,因为她如此不惜命。

“你出去见南宫爵的那天,我给你打电话,楠儿就高烧不止,挂了水之后直接回来了,现在家里医生看着,寸步不离,已经控制住了,不发热了。”傅禹阳解释了一下,将粥碗伸过去,“想见她,就早点好起来!”

安小暖那么在乎想楠,用想楠逼她,她就是再不想吃,夜壶吃的。

“她,从来没有生过病,第一次生病,我这个当妈妈的就不在身边!”安小暖拿着勺子,浅浅的舀了一勺粥。

眼泪,‘啪嗒’一下,滴落了下来,打在被子上,慢慢的晕开。

“妈咪妈咪,不哭不哭,怀儿有照顾妹妹,妈咪不要担心,呼呼,早点好起来,我们一起回家看妹妹。”傅念怀抱着安小暖的手,使劲的呼着,小小的脸蛋上,满满的都是懂事。

“我们怀儿最乖了!”安小暖抬手擦去眼角的泪水,对着傅念怀勾唇一笑,又轻揉了一下他的发顶,这才默默的喝着粥。

一边喝着,安小暖一边道,“等下,我想跟他们一起,去一下我的墓前。”

安小暖的声音,很平静,平静的好像在说别人得事情一样。

而她,喝粥的动作也没有停止,要不是傅禹阳就坐在她的跟前,要不是听的那么真切,傅禹阳都要怀疑,刚才那一瞬,是自己的幻听了!

“胡闹!”呵斥了一声,“你不知道你自己的身体吗,你想让我们这么多人的心血,这两年来所有的努力,都化为须有吗?”

傅禹阳带着微微的怒气,为她不把自己当回事儿!

勺子轻碰着粥碗,发出清脆的声音,安小暖面对傅禹阳的努力,好像没有感觉到,依旧不急不缓的喝完了所有的粥,将粥碗放在了一旁,拿着纸巾,轻轻擦拭了嘴角,才缓缓抬头。

“禹阳,我必须让他彻底死心,让他坚信,安小暖是真的死了,我没有胡闹,我比任何人都在乎自己这条命,因为,这是姐姐给我的,因为,我还要照顾念怀,因为,我还有想楠。”安小暖这条命,可不仅仅是自己的命,她可宝贵着呢!

所以,轻易,她不会随便胡来。

“那也不行,在你身体没有允许之前,暂时不管你想什么,都别想!”听着安小暖的话,傅禹阳能明白她的意思。

然而,明白和同意,是不一样的。

“他一直在这里,很碍眼!”安小暖闭上眸子,神色之中有些忧伤,“禹阳,你可知道,面对他,我需要用多大的力气吗?”

埋藏在心底的爱,是不抹不去的,她是找到了另一个爱他的方式,单丝,那并不表示,他在自己的眼前,她可以无动于衷。

“我会让人守着,不会让他进来!”这是傅禹阳唯一能给的承诺。

再退让,是不可能的。

暖暖的阳光洒在安小暖的身上,她能感觉到阳光的温度,眼睛依旧闭着,似乎这样,她能更好的控制自己。

轻轻的点了点头,“那就这样吧!”

妥协,不是因为没办法,而是,不想在冒险。

到底,她欠禹阳的,都还不清了。

“那我带着念怀先回去了,中午,我会在过来。”傅禹阳伸手,牵着傅念怀的手,走了。

安小暖缓缓的睁开眸子,盯着傅禹阳的背影,在他走了两步之后,“禹阳,那个韩城,你也不要多接触!”

她看的出来,禹阳对韩城印象不错。

可,说到底,只要是过去的人,对她来说,都是危险的人物。

“我明白!”转眸,深深的睨了一眼安小暖,傅禹阳看懂了她的意思。

离开病房的时候,傅禹阳看到病房外杵着的南宫爵和韩城,眉头不着痕迹的蹙了蹙,褐眸之中,没有什么情绪,却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离开了。

说多,错多。

既然,小暖不想跟过去有任何牵扯,傅禹阳会帮他的,而且,南宫爵,是真的会伤到小暖。

“傅禹阳!”南宫爵低沉的声音响起,成功的让前面的人停住了脚步,他懒懒的斜靠在墙面上,没有平仄的问道,“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