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彼邻》在线阅读 > 正文 然澈锦年

然澈锦年

颜左关七 2020-11-22
世上最幸的事是什么?银烛生花,红豆昭昭,那人安在。  柠檬树下的猫儿了走到岁月尽头,猫儿与它大一岁,而如今也要离开了。  元朝没了看今朝,又有什么不存在的意义?  靳珩抚了抚元朝,自从那猫儿看今朝去了,这树元朝是垂死。  小言,你有看过身后的我柠檬树下的猫儿已经走到岁月尽头,猫儿与它同岁,如今也要离开。。...

比邻

推荐指数:10分

《比邻》在线阅读

  世上最幸的事是什么?银烛生花,红豆昭昭,那人安在。

  柠檬树下的猫儿已经走到岁月尽头,猫儿与它同岁,如今也要离开。

  明朝没了今朝,又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靳珩抚了抚明朝,自从那猫儿今朝去了,这树明朝也是垂死。

  小言,你有看过身后的我吗?

  他十四识她,她彼时不过孩童,他唤得她一声言堂妹;他十五情窦初开,钟意的是这言堂妹,奈何造化弄人;十七养母托孤,她成了他的至亲,彼时称兄妹。

  看她倾心于薛三,他笑着警告她,青涩的果子尝不得。更何况是薛家人。

  她回他,钟意一人,何必在意其他。

  年少的心动总伴随着些许天真,天真地想些“奋不顾身”的事,长大了也许才会明白,爱不是那么简单。

  

  看她为另一人伤神、傻笑、苦闷,便是二十岁靳珩的青春。

  由亲情开端的爱恋,注定是畸形的。

  十七岁的开端,她带回一只猫儿,种下一株柠檬。

  二十七岁的末路,她抓着他的手,请求他替她向薛三告别。

  他的傻妹妹,花了十年去等一个结果。

  而薛三呢?

  花了十年误解与伤害?

  

  人生的出场顺序果真十分重要,先的那一个注定无果。

  

  夕阳西下,日暮微垂,一人抚着叶枯黄的拧檬树,似在回忆往昔。

  “舅舅!”孩童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靳珩转身,便被一个小团子扑了满怀。

  低头见到那张有几分相似的脸,他更是愣神,看到远处那人,随即明了。

  抱起孩子,靳珩对远处那人示意。

  那人回以微笑。

  舅甥两人格外融洽,渐行渐远。

  望着一切的人,直至望不到他们,才转身背向而行。

  柔旭的余辉映照出那人的侧颜。

  薛城。

  他来到一坐墓前。

  

  “阿言,你睡了这么多年,应该忘了很多吧…”

  “薛锦又长高了…”“这臭小子跟靳珩学坏了…”

  ……

  余辉下,一人一墓的影廷长几许。

  据说司命也偏爱苦情戏,不然人间几何,又怎会起伏不定?

  

  用我十年换你一回眸,记忆中的一切,都已渐行渐远。

  

  “十年前离我很远,远到我再也望不见你,我的哥哥。”

  “哥,这么多年过去,你该找个人安定下来了,你的幸福从来都不该是我。”

  “其实我们兄妹俩挺像的,都一直为得不到的所有执著着。”

  在靳言的书桌上,曾安然铺满了一桌的遗书。

  她用了短暂的一生去准备,精密到每一个有交集的人。

  是靳珩首先发现了这个秘密,那是靳言走后的第十七天。

  他惊讶地发现,原来一切她都知道。

  而在所有信件中,有关薛三的最少,不同于熟识人的诸多感慨,只是单薄一份。

  他私心地藏起了属于薛三的那份,然后将余下信件按靳言给他的信中的请求送到每一个人手中。

  而那一封信,无人发觉,直至今朝。

  “舅舅,这封是给父亲的信吗?”薛锦稚嫩而天真的声音在靳珩耳边响起。

  洁白的信纸经过多年刻意的忘却,已泛了黄晕。

  靳珩不得不承认,他恍了神。

  对于薛三的恨,尽管他努力隐藏,却始终没有随着靳言的离开而消逝或减少。

  所以,他自私地藏起了妹妹的遗愿。

  这样对妹妹不公平,对小锦也不公平。

  也许,他该放下了。

  “对啊。”他弯腰抚了抚薛锦毛绒绒头发,“是七年前我妹妹留给他的,小锦把这封迟到的信,送还给薛三好吗?”

  “嗯!”薛锦年纪虽小,但很多事都是明白的。

  比如舅舅说的薛三就是自己的父亲薛城;比如他口中的妹妹就是自己的母亲;再比如自己的母亲也被称薛四。

  诸此种种。

  回到薛家,薛锦将手中的信件交予父亲手中,态度不甚友好:“喏,母亲七年前留给负心汉的遗书。”

  薛锦比同龄孩子学习东西快上很多,因此,他很早就知道了往事。

  薛城看着面前这个流着自己与挚爱的血的孩子,心中一片柔软。

  看着儿子手中的信纸,他只以为是像从前一样的小玩笑,这小子可没少做过这事。

  每次都骗他说有小言的遗信。

  不过,他没有一次不上当的,哪怕万分之一的可能,他也不会放过。

  像只贪婪又可悲的野兽,疯狂地追寻她的最后一丝气息。

  真是可悲啊!

  “薛城亲启”

  熟悉的笔记,不同于小锦的模仿。

  他颤抖着一颗心拆开信封。

  第一张纸写着:“然澈锦年”孤伶伶四个字,字迹清秀,并未注明日期。

  他愣许久,才翻开第二张。

  “薛城,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要照顾好然澈。

  2010.9.13”

  他已红了眼眶,记忆里飘浮起了往惜,

  “我将来如果有女儿,一定取名然澈!”她信誓旦旦的。

  “那姓什么?”他随口一问。

  “薛!”

  如此露骨的表达。

  “不知羞!”他脸泛了红。

  “你脸红什么?”少女也是不小心道出的心思,此时极力掩饰,“天下姓薛的那么多,薛乔也姓薛啊!别那么自恋好不好?!”

  不爽,极其不爽,气氛一下降到冰点。

  她想缓解尴尬,却被冻得心凉。

  更可怕的还在后头。

  以后的一个月里,薛乔被自家三哥以各种方式整顿,差点留下终身阴影。

  好嘛,天下姓薛的是多,他的确治不过来,但薛乔嘛…呵呵

  年少的种种都那么稚气。

  他握着信纸的手再次微颤。

  莫非…

  带着疑惑翻开第三张。

  “我知道,在二十二岁生下然澈是不该的,将她托付给古韵是不该的,但我真的不敢面对这孩子,我怕她懂事后会问起她的父亲,也许那时你会已有家室,我不该打扰你的。”

  “如果可以,接回然澈,补回她缺失的童年,缺失的父亲。”

  “哥,别告诉然澈所有的一切,她该享有干净平和的人生。”

  “愿安

  2015.6.9”

  

  “啥!?韵姨家的小姐姐是我亲姐!”

  一声怪叫,他这才注意到站在他身后一大一小两把叠着的椅子上的薛锦。

  大概是注意到父亲的脸色有些不好,薛锦识趣的闭嘴。

  薛城也没有理他,兀自凝视着手中的信件。

  然…澈?

  许是太过愣神,直到一只白嫩的小手递了张纸巾到他面前,他才发觉自己已是泪流满面。

  可他依旧愣着,不去接。

  “先生!这是怎么了?”郑铭的出现打破了这段沉默。

  一大一小都没理他。

  不知过了多久,薛锦实在是用尽了对父亲的耐心,把他扶(推搡)到一旁坐下,拿起纸巾就往他脸上一拍。

  “着手一下去南城的事,越快越好。”不再理父亲,一脸冷漠的小公子对郑铭身旁的穆楚下达着吩咐。

  “郑助理,再麻烦你通知我慕叔那边,我与父亲不日会去拜访。”

  明明是稚气未脱的白软的孩子,却有着不一般的威严。

  两人正惊骇于小公子这一席话,那边的薛城便发了话。

  “照他说的去做。”

  老板都这么说了,自然应答。

  “是!”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风呼呼 然澈锦年 今非惜彼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