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小说 → 若道永生小说

若道永生

独狐啸天

连载中免费

痴心的女子为夫寻药,奈何命运波折,偶然的的机会再次穿越到在现代,遇上了丈夫的转世,女子命运将在突然发生怎样的改变,她又当如何决择?。。。。。。 若道永恒的生命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乡亲们叹息着,这个男子已是三十有余,身世却是可怜,父母早亡,幸亏老实能干,年纪轻轻就创出了较同乡人丰厚的家业,在年近三十的时候娶了一位另人啧舌好姑娘,-为什么说是好姑娘呢?模样自然不必说,十里八乡是数得着的,单说这脾气秉性,让每个接近过她的人无不交口称赞,小姑娘为人和善,待人诚恳,家里粮食充足,便用多余的粮食接济村里困难的老人,村里人都说他们一定好人有好报。岂知天地无常,他们结婚两年还没有生育,村里人关心道:刚子,咋还不要娃呢?。。。。。。刚子就是这个男子,同样疑惑的他只是浅浅地回答:快了,快了。其实他比谁都难受,在农村,没有子嗣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他没有在妻子面前表现出任何的不满,他爱他的妻子,他爱这个可能并不算完美的家。但善解人意的妻子又岂会不知道她丈夫心里的痛呢!她四处打听民间偏方,希望早日完成丈夫的心愿。说事也巧,她这天刚好走出家门,便遇到一个打着“再世华佗”的幡,身着术士打扮的人,见女子形色匆忙,便上前问道:女施主,可有疾患?女子正当疑惑之际,术士又说:女施主可是难孕之症?女子学识较浅,好一会儿,才明白术士的意思,便马上喜上眉梢,抓着术士的手急忙说:大师,你真神了!我和丈夫结婚两年了还没有怀上娃,大师,你有什么办法吗?术士看了看他被女子抓着的那只手,女子见状忙把手缩回,头使劲埋了下去,但随即又抬起头用极其渴望的眼神盯着那术士。术士看着自己被抓的通红的手无奈的笑了笑,笑容浅显而又复杂,他随即给女子号了一下脉,他深沉地对女子说:是你的问题。女子僵了一下,转而又问:大师,有什么方法吗?术士思索一下,淡淡地说道:活的野人参,必须在挖出后十分钟内吃下去才有作用,现在野人参少了,能找到已是不易,况且你是一个女子,要是。。。。。。女子沉默了许久,努了努嘴,摇了摇头,随而笑了笑说:没问题。向术士道了谢便进了屋,术士又复杂地笑了笑,转身扬长而去。。……

编辑:捱过春秋|4657次点击更新:2020-10-15

在线阅读

痴心的女子为夫寻药,奈何命运波折,偶然的的机会再次穿越到在现代,遇上了丈夫的转世,女子命运将在突然发生怎样的改变,她又当如何决择?。。。。。。 若道永恒的生命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乡亲们叹息着,这个男子已是三十有余,身世却是可怜,父母早亡,幸亏老实能干,年纪轻轻就创出了较同乡人丰厚的家业,在年近三十的时候娶了一位另人啧舌好姑娘,-为什么说是好姑娘呢?模样自然不必说,十里八乡是数得着的,单说这脾气秉性,让每个接近过她的人无不交口称赞,小姑娘为人和善,待人诚恳,家里粮食充足,便用多余的粮食接济村里困难的老人,村里人都说他们一定好人有好报。岂知天地无常,他们结婚两年还没有生育,村里人关心道:刚子,咋还不要娃呢?。。。。。。刚子就是这个男子,同样疑惑的他只是浅浅地回答:快了,快了。其实他比谁都难受,在农村,没有子嗣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他没有在妻子面前表现出任何的不满,他爱他的妻子,他爱这个可能并不算完美的家。但善解人意的妻子又岂会不知道她丈夫心里的痛呢!她四处打听民间偏方,希望早日完成丈夫的心愿。说事也巧,她这天刚好走出家门,便遇到一个打着“再世华佗”的幡,身着术士打扮的人,见女子形色匆忙,便上前问道:女施主,可有疾患?女子正当疑惑之际,术士又说:女施主可是难孕之症?女子学识较浅,好一会儿,才明白术士的意思,便马上喜上眉梢,抓着术士的手急忙说:大师,你真神了!我和丈夫结婚两年了还没有怀上娃,大师,你有什么办法吗?术士看了看他被女子抓着的那只手,女子见状忙把手缩回,头使劲埋了下去,但随即又抬起头用极其渴望的眼神盯着那术士。术士看着自己被抓的通红的手无奈的笑了笑,笑容浅显而又复杂,他随即给女子号了一下脉,他深沉地对女子说:是你的问题。女子僵了一下,转而又问:大师,有什么方法吗?术士思索一下,淡淡地说道:活的野人参,必须在挖出后十分钟内吃下去才有作用,现在野人参少了,能找到已是不易,况且你是一个女子,要是。。。。。。女子沉默了许久,努了努嘴,摇了摇头,随而笑了笑说:没问题。向术士道了谢便进了屋,术士又复杂地笑了笑,转身扬长而去。。……

免费阅读

悲伤的事情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

  第二天清晨,男子看见了妻子留下的一封信,信上只有短短几个字:“保重!勿念!爱你!永远!”男子默默地读了一遍又一遍,女子只身入了长白山腹地,男子显得异常的平静,他开始做饭,他要照顾好自己,这才是妻子所希望看到的。等待,漫长的等待,这一等就是三年。村里人早劝他另找个姑娘,好为他们家续续香火,但男子每听到有人这么说,必会大发雷霆,愤怒地对别人吼着,只是吼的声音越来越小,吼到最后什么也听不到了,乡亲们后来很少敢去招惹他,他的性格也越来越孤僻,他的郁郁寡欢与从前判若两人,以前阳光憨厚的小伙子如今更像是一位饱经风霜的老者,不变的是,他依然准时吃饭,准时休息,并且只有吃饭的时候,对着饭菜,他才会露出久违的笑容。他更加疯狂的干活,他可以白天的时间除了吃饭以外全部用来干活,有好心的人劝他,他不为所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村里人开始习惯称呼他为“疯子”,望着比别人家长得好的庄稼,“疯子”欣慰地一笑,又朝远方的高山发起了呆。就这样日复一日,男子依然机械式的将自己“照顾好”,另外每天朝长白山方向发上半天的愣,田里的庄稼长了一茬又一茬,男子一直沉默着,直到“野人事件”的发生。

  漫长的一夜,女子躺在男子旁边,对着男子的方向默默地看着,天太黑了,黑得连丈夫身体的轮廓都看不清楚,只是这样的看着,眼角不自觉地流下了几滴晶莹的泪珠,打在手上还带着温热的感觉,不过转眼间却是刺骨的冰凉。她不知道,此刻,男子也在静静地看着她,脸上平静得没有一丝变化。房间里没有一点声音,隐隐可以听到血液冲击心脏的声音,突然,女子忍不住抽泣了一声,接着,一只温暖的大手抚上了她的肩头,女子惊奇地一窒,泪水顿时止不住地倾泻下来,男子轻轻拍着女子的头缓缓说道:“可不可以不去?”“不!!!”女子停止哭泣,用非常坚定的语气说道。“傻丫头,这么做值得吗?”“值得!为了你什么都值得!”女子更加坚定了。“要不我跟你一起去,我不放心你,我可以保护你。。。”“不行!”女子猛地坐起来,感觉自己语气太重了,低下头顿了顿,轻声说道:“这两年来,一直是你照顾我,别人都说我贤惠,心肠好,可是他们不知道,我这么做完全是因为你,因为你对我真诚,所以我对别人真诚,因为你对我好,所以我把这些好分享给更多的人,这个家,一直是由你来支撑,我就好像是寄居在这个家里的一只燕子,在这里躲避风雨,得到温暖,而我始终没有给这个家做出一点贡献!”“不是的!你有。。。”“不要说!”女子按上了男子的嘴唇,“听我说,嫁给你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一件事,我也要为这个家做出一点贡献,不要说我傻,因为我爱你,不要跟着我,因为我爱你,我一定会回来的,因为我爱你!”女子搂上了男子的肩膀,感受着男子的体温和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怎的能不生气啊?!几十岁的人了,还整天跟个孩子似的,经常拿我开涮!忽然一个人拿筷子敲了一下我脑袋,只见老妈带着戏谑的眼神瞅着我,嘴里恶狠狠的蹦出几个字:“快吃饭!”我只好默默地低下头,谁让老妈掌握家里的生杀大权呢!饭吃过半,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妈,大伯他,回来了吗?”老妈漫不经心地边吃边说道:“可能吧,昨天在你爸那儿多了几束花,应该是他的。”说完这话,老妈玩世不恭的脸上突然添了几丝忧伤,我也莫名其妙的惆怅起来,半晌,我突然反应过来,便急忙夺门而去了!

  女子向男子浅浅地说到:刚子,我不在你能照顾好自己吗?男子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女子笑了笑说:没事,随便问问。男子还是不信,但不想质问他深爱着的妻子。这天晚上,妻子做了一大桌好吃的,比逢年过节还要丰盛,男子更加疑惑了,没等他问,妻子就说:好啦!吃吧!不用非得过年过节才吃好的吧!男子和女子和着一种奇怪的情愫吃完了这顿最没滋味的一顿饭,也许两人所想的不同,但彼此的默契使他们原谅了彼此的猜忌,原谅了彼此的一切!

  乡亲们相继散去,有两个好心的老太太拿来一些饭菜给他,见男子只是埋着头,劝了几句没有用,也只得摇头叹息着走开了。就这样一个人坐了好久,夕阳的余辉渐渐淡没了,男子缓缓起身,回到了屋里开始收拾东西,不一会儿,一个大包袱装满了,男子背起包袱,把墙角的一杆猎枪背起,往外行了几步,突然站住了,良久,他转身回屋,将之前两个老太太送的饭菜吃个精光,然后沉沉地躺在了炕上。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眼睛直直的望着屋顶,愁苦的脸上出现了几丝淡淡的微笑,渐渐地闭上了眼睛,缓缓睡去。。。

  由于对探险有着由衷的热爱,我爸和大伯还有几个人组成了一个探险队,专挑一些人迹罕至的地方探险,有时还好,我爸能带回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而大多时候,他们带回来的只是一脸的疲惫。去年初夏,我爸跟大伯整理好东西又要出发了,说是趁着天热去长白山探一探,有人戏道:你们该不会惦记长白山的人参了吧,长白山应该不让进吧?!我爸跟大伯相视一笑,应道:“车道山前必有路!”说着便同其他三人出发了,这一去便是一月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老妈每天找爸爸的朋友同事打听消息,终于,在某个傍晚的时候,我家门被敲响了,老妈急冲冲的跑过去,用手稍稍拢了几下头发,然后慢慢地拉开门,门口几个大汉把门堵了个结结实实,冲前的那位分明就是我大伯,而不见有爸爸的模样,老妈僵住了脸,泪水不由自主地滑落下来,她轻轻地问道:“他呢?”大伯也是一脸悲伤加歉疚的样子,拉着老妈说:“妹子,我说完了,你别太伤心,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几个辗转许久才进入长白山,往山中走了半天后,天已经晚了,我们几个就安营扎寨准备休息了,晚上突然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声音,我猜想是野兽一类的东西,呆在帐篷里应该没什么问题,便没在意,而后听见有人惨叫了一声,发现事情已经严重了,我立马抄上家伙冲了出去,见其他几个人同样抄着家伙在警惕着,唯独不见他爸,我问其他人,也都说没看见,我们急了,便几个人凑在一起,在周围找了很久,天亮之后,我们分头又去找了很久,奇怪的是,不但是没发现他爸的踪迹,就连一点打斗痕迹或是一点血迹都没有!”老妈一直僵在那里,眼泪抑制不住地疯狂倾泻,大伯安慰道:“不要难过了,没找着也不一定是件坏事嘛,说不定还好好的呢!”老妈强挤出一个笑容,然后冲入了卧室,大伯叹了一口气,领那几个人走了。

  好不容易大伯回来一趟,我得赶紧去见见他,并不是说他哪方面的威严把我吓到,而是他所从事的职业神秘而刺激,令我钦慕不已,老妈却极力反对我从事那个职业,因为爸爸的缘故,此事说来话长。。。

  乡亲们叹息着,这个男子已是三十有余,身世却是可怜,父母早亡,幸亏老实能干,年纪轻轻就创出了较同乡人丰厚的家业,在年近三十的时候娶了一位另人啧舌好姑娘,-为什么说是好姑娘呢?模样自然不必说,十里八乡是数得着的,单说这脾气秉性,让每个接近过她的人无不交口称赞,小姑娘为人和善,待人诚恳,家里粮食充足,便用多余的粮食接济村里困难的老人,村里人都说他们一定好人有好报。岂知天地无常,他们结婚两年还没有生育,村里人关心道:刚子,咋还不要娃呢?。。。。。。刚子就是这个男子,同样疑惑的他只是浅浅地回答:快了,快了。其实他比谁都难受,在农村,没有子嗣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他没有在妻子面前表现出任何的不满,他爱他的妻子,他爱这个可能并不算完美的家。但善解人意的妻子又岂会不知道她丈夫心里的痛呢!她四处打听民间偏方,希望早日完成丈夫的心愿。说事也巧,她这天刚好走出家门,便遇到一个打着“再世华佗”的幡,身着术士打扮的人,见女子形色匆忙,便上前问道:女施主,可有疾患?女子正当疑惑之际,术士又说:女施主可是难孕之症?女子学识较浅,好一会儿,才明白术士的意思,便马上喜上眉梢,抓着术士的手急忙说:大师,你真神了!我和丈夫结婚两年了还没有怀上娃,大师,你有什么办法吗?术士看了看他被女子抓着的那只手,女子见状忙把手缩回,头使劲埋了下去,但随即又抬起头用极其渴望的眼神盯着那术士。术士看着自己被抓的通红的手无奈的笑了笑,笑容浅显而又复杂,他随即给女子号了一下脉,他深沉地对女子说:是你的问题。女子僵了一下,转而又问:大师,有什么方法吗?术士思索一下,淡淡地说道:活的野人参,必须在挖出后十分钟内吃下去才有作用,现在野人参少了,能找到已是不易,况且你是一个女子,要是。。。。。。女子沉默了许久,努了努嘴,摇了摇头,随而笑了笑说:没问题。向术士道了谢便进了屋,术士又复杂地笑了笑,转身扬长而去。

  到了大伯家门口,发现门没关,我试探性的敲了一下门,“进来”,声音不知从哪个角落传过来,应该是大伯喊的,我四处张望了一下,最后在他的专门放工具的小屋里发现了他,他正在认真的看着手中的东西,我走近了一看,是一摞照片,我刚想发问,大伯突然站过头来,看着我说:“小峰来了,正好,帮我看看这照片。”我仔细看了看,是一些土堆什么的,我不解地问:“这是在哪儿拍的啊?看不出什么呀?”大伯看着其中一张说:“我又去了长白山一趟,我又往里走了很远,发现了很多奇怪的东西,比如这个,这不是一般的土堆,这有烧火做饭的痕迹,还有好多,像是住的地方什么的,一应俱全,只不过。。。”“只不过什么呀?”还跟我打哑谜!“只不过这些都是很原始的东西,像我们探险队根本不会那样做,一是没必要,二是不安全,容易引发火灾或遭到野兽攻击,更奇怪的是,我们拿一些燃烧物回来做鉴定,发现它们是五六十年前的东西,鉴定专家惊道:‘那地方是不是有野人?!’我说不敢妄下结论,于是带着照片先回来了,看看能不能找出一些破绽。”我好奇心又起,拿起一摞照片看了起来,瞅了半天也没瞅出个子丑寅卯来,我试探地问道:“这会不会真的是野人啊?您觉得呢?”大伯听完后瞪了我一眼,我吓得吐了吐舌头耷拉下了脑袋,大伯冷冷地说道:“你就不能有点新的想法?”有什么新想法,难不成有外星人去过!再说了,就算真有外星人,人家既然能到这来了,科技水平那肯定是母牛坐飞机——牛B上天了!还会用这种简陋的方法谋生存?我没敢说出来,趁大伯还没发脾气,我赶紧溜之大吉了,大伯头也没回,看来他对我没抱多大指望,郁闷中~~~

  肆无忌惮的北风在这寒意蚀骨的天气里抽打着每个人的心灵,在长白山的广大山区,人们感受到的是格外漫长深彻的苦寒,连绵不绝的山区里尽数被雪覆盖。山体蔓延至远,由于山里经常有野兽出没,加上近些年政府大力保护野生动物,深山里很少有人进去。只是由于巨大的利益诱惑,仍有人不顾危险进山去“寻宝”,不知道有多少人曾偷偷进去,但是可以确信的是,有一部分人是留在了山上,再也没有下来,至于原因,恐怕大多数人只有一种猜测。长白山下的一个小村庄里住着一群淳朴的庄稼人,就在这里不知何时传出一个消息,说是一个偷猎者,他在山里打猎的时候遇到了野人,虽说现在野人之谜未解,大多传言不免哗众取宠之嫌,但是那人之前着实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村汉,至于打猎也只是打小养成的爱好,平常很少去,这次熬不过瘾,趁着连日的大雪进了山,回来之后跟中了邪一样,逢人就说:“我碰见野人了!我碰见野人了!……”乡亲们始终不太相信,没几天,那人突然不见了,乡亲们跑到他家,好一会儿翻腾,终于在存粮食的仓库角落发现了他,他缱绻着坐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嘴里不停的咕哝着:“我碰见野人了!……”看见了人围过来,他蜷紧了身体,身体抖地更厉害了。“晓玉。。。晓玉。。。”男子口中不停地叨念着。乡亲们听见了纷纷摇头叹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悲声说道:“这是造的什么孽啊?!多好的一个闺女,怎么就不声不响地跑了呢!”男子闻声猛地抬起头来,厉声说道:“晓玉不是跑了!他是为了我。。。。。。”男子顿了顿,缓缓说道:“她还会回来的,一定还会回来的,她说过的!”说着,头又埋进了身子里,不出声了。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科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