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6章 :秘密

戏说宫凰

念禅 著

连载中免费

京城里有一句话广泛流传甚广。入仕莫惹慕嫣衣,千金难见钟妙仪。他是权倾朝野,只手遮天的大佞臣。是她浮屠世间唯一的仰仗。“妙仪,你是个戏子。”他亲自动手为她披起精致优雅华美的入仕莫惹苏泽衣,千金难见钟妙仪。。……

免费阅读

刚在凉亭坐下没一会儿,好不容易大家的视线都从她的身上移走到场上出场的俊男们,还没等她喝口茶,宫女又来叫她去太后皇上那儿,钟妙仪有些疑惑,皇上刚才还吩咐她到凉亭休息,难道有什么急事?

钟妙仪压下心头的疑惑,独自一人跟着那个宫女过去,结果却并不是去帷帐那边,而是绕到了后面的一个小帐篷里。

还没进去就听见房里有人低声笑着交谈,宫女挑开帘子她便躬身进去了。

帐篷里太后正一脸笑意地坐在上座,贤妃娘娘陪侍在一旁,一个妇人正拿着煮茶的小壶小心翼翼地给太后添茶。

她们很亲昵的说笑着。

“妙仪来了,快过来。”贤妃向钟妙仪点了点头,她也是皇上身边的得心人,贤妃温柔贤淑,晓得钟妙仪身世可怜,一直对钟妙仪也很好。

那个背对着她的妇人闻声也笑着转过脸来,和善地对她报以微笑。

太后突然指着她对那个妇人说:“庆秀,这便是皇上刚刚找回来的妙仪公主,你瞧瞧,和你家唐尧十分的般配。”

钟妙仪这才晓得这位妇人是唐尧的母亲。

庆秀夫人是个很温柔贵气的女人,她并不像其他的夫人那般,一听到她的名字就立马表现出厌恶的样子,反而对着她伸出手:“公主真是漂亮,多谢太后娘娘和皇上的抬爱。”

钟妙仪攥紧的拳头松了松,她突然开始感到害怕。

她想起唐尧好看的笑脸,胸口有些发闷。

庆秀夫人没有多说什么,太后从来也没有这么开心的对着钟妙仪笑过:“既然你也赶过来了,便多相处相处,往后的婆媳之间也亲厚一些。”

庆秀夫人笑着点头,还拍了拍她的手背让她安心。

从帐篷里出来,钟妙仪就显得忧心忡忡,心不在焉的走了一会儿,突然撞上了从旁边窜出来的人。

她有些心烦的抬头看撞得是谁,结果看见了一样皱着眉头的唐尧。

“你在这里啊,怪不得我到处都找不到你呢。”他一看到钟妙仪就惊喜的笑起来。

钟妙仪眨了眨眼睛,也微微一笑:“你在这里干什么?”

他赶紧烦恼的摊摊手,做出一副颇为无奈的样子:“我娘派人来找我呢,你见过我娘了吗?她有没有为难你?”

钟妙仪有些窘迫的低头,不敢看他:“你快去吧,别叫你娘久等,免得她该着急了。”

唐尧看她的神情,一时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皱着眉头询问:“是不是我娘说了什么让你难受的话?”

钟妙仪赶紧摇头:“夫人很好,是个温柔的人,并没有为难我,你先去吧,晚些时候有空了咱们再说。”

唐尧这才放下心来,在钟妙仪的一再催促下,才越过她去了那边的帐篷。

她松口气,准备往凉亭那边走的时候,听见帐篷后边的树林那边似乎有人的样子。

钟妙仪觉得奇怪,大家都在前边的赛马场赛马,谁会在这里呢?

她蹑手蹑脚的探过去,茂密的草丛堆很好的掩护了她。

只是她不敢把脑袋伸得太高,所以看不清楚面容,只能从他们的对话里分辨出这是一男一女。

她们讨论的话题好像已经到了尾声,那个女的声音还算冷静,像是故意疏离的说道:“你别找我了,你就算找我也是不可能的,我爹不同意,我能有什么办法?”

那个男的有些激动,说话的声音稍微有些大声:“我会努力的!你相信我好不好。”

“相信你就能有用吗?”那个女子也有点急了,“就这样吧,耗下去对谁都没好处!”

随后便是一系列的拉扯声,钟妙仪听得云里雾里,猜了个大概出来。

这仿佛是一对被家族阻碍的苦命鸳鸯,不过显然女子要理智的多。

这个事情没什么好听的,钟妙仪的好奇心得到满足,她蹑手蹑脚的准备倒退着离开,没想到却踩到了一节枯树垭,发出了清脆的一声响。

恰好这时候那两个人都没说话,四周格外安静,这一声响动就更加像是平地惊雷。

钟妙仪惊呆了,愣在原地完全不知所措,那边的男声一下子警惕起来:“谁?!”

钟妙仪觉得自己完了,撞破别人的小秘密,也不晓得会不会被灭口,就在那个男的往这边摸索过来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嘴巴一下子被捂住了,整个人被抱住往旁边一滚,就被直接被制在了一个铁一样的怀抱里面。

她的手不知道往哪儿放,这人身上带着一股好闻脂粉香水味,不知道是从哪个女子身上沾染下来的。

那边的两人搜索了一圈没找到人,也不敢在这里多呆,钟妙仪听见那个男子道:“可能是野猫什么的,咱们还是先回去吧。”

等到两人渐渐走远了,抱着她的那个人才松了手,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钟妙仪劫后余生的拍拍胸脯,爬起来滚到一边大喘了几口气,她正准备好好感谢一下这位仗义出手的勇士,没想到一回身就看见苏泽衣一脸冷色的看着她。

她喉管里那句谢谢硬生生给憋了回去。

“一不看着你你就跑这儿来听墙角?钟妙仪,你整天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苏泽衣看着她乌青的眼下,苛责的时候依旧毫不嘴软。

苏泽衣别扭的坐起身子,本来是想好好说话的,可是看着她拿一副冷淡表情对着自己他就莫名的一肚子火:“就会惹事让我收拾烂摊子!”

这话蛰了她一下,本来只想默默离开不和他发生冲突的钟妙仪冷笑着爬起来:“这件事谢谢你,往后再遇到我,苏大人只要继续冷眼旁观就好了。”

说完她就转身走,一点留恋都没有。

苏泽衣强迫自己不再去看她,走了也好,留在这里也是气他,她从来都是个惹是生非的主,的确,是他不要她的,是他把她推向万葬深渊的。

可是看着她倔强又孤独的背影,苏泽衣突然想起一年前的事,她泪眼婆娑的趴在自己的身上,哭的嗓子都哑透了。

“我不想去,泽衣,别赶我走。”她的哭喊像是从天边传来,被风一吹,就散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