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10章 :误会

戏说宫凰

念禅 著

连载中免费

京城里有一句话广泛流传甚广。入仕莫惹慕嫣衣,千金难见钟妙仪。他是权倾朝野,只手遮天的大佞臣。是她浮屠世间唯一的仰仗。“妙仪,你是个戏子。”他亲自动手为她披起精致优雅华美的入仕莫惹苏泽衣,千金难见钟妙仪。。……

免费阅读

苏泽衣的目光越过震惊到了极点的唐尧,他没有准备多说什么,打算径直离开。

反而是钟妙仪看见唐尧拼命的挣扎起来想要从苏泽衣的怀里离开。

苏泽衣懊恼的把她钳制住,这个女人还是一样的不识好歹,救了她的人是自己,若是等到唐尧来,她早就被那个恶心的男人办完事了!

“泽衣哥!”他不敢置信的把手上的灯笼放到一旁的地上,眼中的混乱心痛无法遮掩。

“唐尧。。。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钟妙仪挣扎着从苏泽衣的怀里下来,脚下一软扑过去,唐尧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她。

钟妙仪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了,她脑子里面混乱翻腾,只能重复着一句:“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他什么也没有。。。”

的确什么也没有,可是这样的情形看在眼里,始终就是一根刺,扎得他心疼。

唐尧紧握的拳头渐渐松开,他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苏泽衣,将自己的衣裳再给钟妙仪搭上,再次看向她的时候,已经收敛了所有的悲痛,他的眼睛依旧那么明亮而温柔。

“我带你回去。”他温柔的声音竟然让钟妙仪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她没想哭的,只是眼泪一点都不受控制的流:“唐尧。。。你信我。。。什么都没有,真的什么都没有!”

她不敢说那个污秽不堪的男人,她只能死死咬住下唇,哽咽崩溃的重复。

唐尧的心被她滚落的眼泪狠狠刺痛,他伸手帮她擦去眼泪,也不管苏泽衣的脸色如何,颤抖的嘴唇轻轻在她额间一点,讲钟妙仪横抱起来:“我知道。。。我相信你,我带你回去,没事了。。。”

见唐尧转身就要离开,苏泽衣才终于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来。

唐尧被一声冷哼点怒了,他猛地回身瞪向苏泽衣。

唐尧的爹才刚刚回京述职,苏泽衣虽然年轻,却是整个苏家的嫡子,独一份的苗子,现如今更是垄断了整个大齐的半壁江山权势,唐尧年轻气盛,一时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

“我可以完好无损的把她送回去,这件事情不会有别的人知道。。。”苏泽衣并没有计较这些,他沉默了一下,看向钟妙仪苍白的脸蛋。

唐尧不信任苏泽衣,他僵持着不肯把钟妙仪交给他,苏泽衣耐心耗尽,他危险的眯了眯眼睛,正要再说,旁边树丛里突然就发出一声跌倒的滚动声。

这下子苏泽衣三人都愣住了,苏泽衣立马抓起唐尧放到一边的灯笼,用已经变得很微弱的烛光往那边照,当他看清楚趴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的云梦琪的时候,顿时沉下脸来。

原本云梦琪是来躲着看看唐尧撞破钟妙仪被人污奸是何等壮阔的场面,却万万没有想到苏泽衣竟然出手救下了钟妙仪!

她蹲在这里一动也不敢动,唐尧来了之后也没有出现她预料之中的事情,明明计划的好好的,竟然是这么个结果!

她蹲得时间久了,腿早就麻痹,着急站起速度又太快,腿使不上劲,扑通摔倒,压在地面的树枝上发出咔嚓的响声。

“是你?!”

云梦琪刚开始的时候有些慌乱,腿渐渐恢复知觉也不再那么酸麻,她站起身,虽然计划没有成功,她也不必惧怕什么吧?

“对,就是我。”她故意仰起下巴,满不在乎地冷笑。

“这事是你安排的?”苏泽衣皱眉问一句,语气里已经不自觉地带上了怒吼,“你到底想干嘛?!”

见苏泽衣动了真怒,云梦琪也有些怕了,可是她转念一想到苏泽衣是为了钟妙仪这样的女人对她动怒,骨子里边的醋意便爆发出来。

她梗着脖子瞪回去:“你凭什么说是我做的!今天的事我的确是看见了,你也别血口喷人,她自己不要脸,干什么怪到我身上。”

这话踩到了唐尧的尾巴,他猛地上前吼道:“什么不要脸!她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你一个姑娘家,怎么心肠那么狠毒!”

云梦琪气炸了,跳起来就要上去扭打唐尧被苏泽衣直接拖到了树林里去。

“你带她回去,小心些!”苏泽衣隐忍怒意的压制声音,云梦琪的性子向来是这样,他知道云梦琪为什么要这样做,现如今还能够制住这个刁蛮郡主的人,也只剩下他一人了。

这次唐尧没有再犹豫,他是统领,换班什么的最熟悉不过,夜间本就没有人在外面晃,他轻松的带着钟妙仪回到她的营帐之中。

小瑶都要急疯了,却又不敢声张,看到唐尧抱着钟妙仪回来,自家公主身上只穿着两件宽大的男子外衣,吓得差点尖叫出声。

唐尧赶紧叫小瑶小声些,若是惊扰了旁边的人就真的完蛋了。

“公主这是怎么了?!唐统领,我家公主这是怎么了?”小瑶会意的点点头,却还是摸索着钟妙仪身上的每一处地方,眼泪止不住的掉。

钟妙仪一直浑噩的处在一种游离的状态里,云梦琪站出来的瞬间,她坐实了自己的猜想。

她一直都知道世道艰难人心险恶,却未曾想过那样一个小姑娘居然也能想出这样龌蹉的心思来。

“我没事。”她醒过神来,去擦小瑶脸上的泪。

唐尧不能多呆,他一直嘱咐小瑶好好照顾钟妙仪,今晚的事一个字也不能说出去。

交代完,又握着钟妙仪的手,他眼神里悲痛心疼交织,却还是坚定的对着她笑:“妙仪,你要好好的。。。”

他还肯相信她,他还肯娶她。。。

钟妙仪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她注定只能做他的绊脚石,这样好的唐尧,像是上天安排来拯救她的。

小瑶千恩万谢的把唐尧送出去,夜太晚了,她没办法烧水,只能将就已经冷掉的干净水给钟妙仪擦身子。

明明都没有哭了,擦着擦着又哽咽起来。

“公主。。。早些歇息吧。。。”小瑶把眼珠子抹干净,对着钟妙仪笑。

她家公主。。。实在是太可怜了。。。

可是钟妙仪却一点困意都没有,苏泽衣最近真的很不寻常,他突然开始管起她的死活来,钟妙仪无法辨别那是他的愧疚还是别的什么。

这长夜漫漫,于旁人不过是酣甜睡梦,于她,却是一场接着一场不知何时才能醒来的噩梦。

而黑暗中唯一为她点亮的灯塔,只有唐尧。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