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13章 :落水

戏说宫凰

念禅 著

连载中免费

京城里有一句话广泛流传甚广。入仕莫惹慕嫣衣,千金难见钟妙仪。他是权倾朝野,只手遮天的大佞臣。是她浮屠世间唯一的仰仗。“妙仪,你是个戏子。”他亲自动手为她披起精致优雅华美的入仕莫惹苏泽衣,千金难见钟妙仪。。……

免费阅读

苏泽衣原本想侧身躲过云梦琪,却不偏不倚的正好看见钟妙仪笑着跟唐尧说话的场景,她不知道在嘱咐什么,还轻轻地给他擦了擦额角的汗珠。

她倒是逍遥了,可是世间哪有那么好的事?想要称心如意的活着便可以么?

或许谁都有可以选择的资格,但她偏偏是钟妙仪,她没有这样的资格。

原本要拒绝云梦琪的话这么被耽搁了一下,再说难免太过刻意,毕竟是太后跟前的丫头,一直开罪于她,太后心里也不会太开心。

云梦琪顺着苏泽衣的眼光看过去,一瞧见钟妙仪就是满肚子的火气,她拽了拽苏泽衣的衣袖往前走:“泽衣哥,咱们走吧,快走吧。。。”

他们转身离开的瞬间,钟妙仪像是突然感觉到什么似的,她的视线越过唐尧的肩膀跟苏泽衣撞了个正着,他的眼神看不清是什么意思,短短一瞬的交织之后,他便被云梦琪拉走了。

钟妙仪想起苏泽衣的话,他。。。真的会放过她么?

“妙仪?”唐尧抬手在她眼前轻轻一晃,回头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什么,“你怎么了?”

钟妙仪立即醒神过来,慌张的眼神闪躲两下:“没什么,可能是饿了,精力不是很集中。。。”

她随便乱掐的一句说辞,唐尧却立即懊恼起来:“我忘记了,关顾着拉着你说话了。”

说罢便吩咐传膳,他还要去跟换班的侍卫们交代一些事情,不能陪她,钟妙仪理解的点点头,日后回了京城,自然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相处,她从前性子急,现在反而不急了。

因着跟唐尧说了会儿,心情似乎也好起来,她晚膳多吃了些,自己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反而是小瑶笑道:“唐公子果然是我家公主的良配,公子回来了公主你胃口都要好得多,你那么瘦,可不得多吃些么?”

钟妙仪疑惑的抬头:“吃的多了么?”

“是啊,今儿个晌午才吃了小半碗,菜也没动几口,看着我都着急了。。。”小瑶嘟囔一句,又给钟妙仪添了一碗汤,“现在这样是好事,皇上知道了也会高兴的。”

皇上高兴不高兴,钟妙仪倒不是很在乎,晚膳用过之后,依旧是漫漫无尽的长夜,钟妙仪有时候都会想,自己这样活着到底有什么意思。

如今有了唐尧,她才觉得生活好似有了些盼头。

心情好,便就想出去走走,郊外的夜间总是凉爽,钟妙仪知道不远处一条溪流,这一段时间的用水大都是从那里取来的。

不远,大声呼喊的话最外围的侍卫是能够听见的,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出现上次的事情,钟妙仪还是把小瑶一并带上了。

火把照亮的范围很广,到溪流边上的时候,也还有依稀的光亮晃动。

钟妙仪伸手探了探溪水的温度,大约是夏日的缘故,并不是特别凉,她从前的顽劣性子似乎也回来了一些,小声的对着小瑶道:“扶着我,我踩踩水。”

小瑶赶紧拉住她:“公主,使不得啊,被人看见了怎么办?”

“都这么晚了,除了咱们谁还会到这里来?”钟妙仪宽慰她一句,转眼间就已经把长袜脱到了一边。

她干脆把裤腿都给挽起来,坐在岸边直接把整条小腿都泡进溪流里。

这里是下游,一般采水做饭是在上游,洗衣洗菜是在中游,她刻意选的下游,就是怕前边有人。

拦不住钟妙仪,小瑶只能皱着眉头看向四周,好在确实没人,小瑶才松了口气。

钟妙仪已经不记得这样清凉舒畅的感觉是多久之前才有的了,她很享受这样惬意的时光,见小瑶紧张的不行,还笑着伸手拉她:“你也来试试,没事的,又没有人,咱们玩一会儿就回去,别这么紧张。”

小瑶不敢:“公主,我帮你看着就好了。”

那倒也是,她的确不敢,钟妙仪不再勉强她,泡了一会儿,她倒有些困了,正准备要叫小瑶拉她起来,突然右手边晃出一个光亮来,有人提着灯笼过来了。

“公主。。。”小瑶对她伸出手,慌张的给钟妙仪抬起来的脚穿鞋袜,奈何脚是湿的,越是急切的穿越是穿不上。

来的人走得很快,钟妙仪看清楚她的脸,又是云梦琪。

她打断小瑶手上的动作站起身来,云梦琪铁定是来找茬的,穿不穿上鞋袜都无所谓了。

果然,云梦琪开口就是一句冷嘲:“你这又是夜里私会哪个男人啊?”

小瑶想拦到钟妙仪跟前去,被钟妙仪挡了一下:“你去旁边一些,我跟郡主说会儿话。”

小瑶看了一眼钟妙仪的眼色,朝旁边退了十来步,没站多远。

云梦琪笑起来:“倒是养了一条忠心护主的好狗,你既然有了唐尧,就好好的把握着,早点嫁过去,别成日里在泽衣哥眼前晃荡,还有,你那一身对付男人的本事也给我收敛着点,再叫我晓得你跟泽衣哥私下里见面说话,看我不撕烂你的脸!”

好大的口气,钟妙仪冷笑一声:“你不是想要毁了我么?云梦琪,我最后讲一次,我跟苏泽衣没有任何关系,你若是再任性妄为的胡乱强加到我头上来,我也不是任人欺压的。”

云梦琪闻言就愣住了,显然没想到素日里低调的钟妙仪也会有这样强硬的一面吧。

“还有,你把你的心思多放些在苏泽衣的身上,在我身上下功夫算什么?呵,怕他不要你么?”钟妙仪反讽回去,觉得解气。

从云梦琪出手对付她那天起,两人的关系势如水火,便没有和解的可能了。

被钟妙仪这样呛了两句,云梦琪彻底恼了,她把手上的灯笼放在一旁,扑上来就要抓钟妙仪的脸:“贱人!还轮到你来教训我了?!不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小瑶被云梦琪这突然一下给惊着了,赶紧跑上前来想帮忙。

钟妙仪躲闪了一下,她没有抓到,溪流旁的地面湿滑,她自己险些滑倒,被小瑶被扶住了:“郡主小心!”

云梦琪毫不领情,一把将小瑶推倒在地:“把你的脏手拿开!”

小瑶没站稳,摔了个结实,一下子没起得来,云梦琪推倒了小瑶就转身继续往钟妙仪身上扑,恰好钟妙仪看见小瑶摔了下意识的往前走了两步,瞬间就被云梦琪给压住了。

地上有石子,不平整,倒下去的时候好几处骨头都痛的像要碎掉,云梦琪骑在钟妙仪的身上,对着她就是一顿胡乱的爪,钟妙仪用力的躲闪抵挡也还是没能挡得住。

很快就感觉到脖子上一疼,火辣辣的,应该是流血了。

云梦琪痛快得很,得意洋洋的道:“可还敢教训我了?!让你长点记性!以后我看你还敢不敢跟我顶嘴!我看你还敢不敢反抗我!”

她正是最得意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一个丫鬟居然也敢动她。

小瑶实在是看不下去自家公主被这样子欺负,明明她们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总是要被这样对待?

她忍着疼爬起来,手脚发抖的把云梦琪狠狠一推,云梦琪从钟妙仪身上翻下去,滚了一圈,尖叫一声便听见她落水的声音。

小瑶举着双手僵硬的动作,俨然是已经吓傻了。

云梦琪不懂水性,尖叫着扑腾喊救命,钟妙仪知道完蛋了,这下子不是自己的错也说不清楚了!

“快去喊人!”她催促小瑶一句,小瑶才反应过来,哭着往营地那边跑。

听说是云梦琪落了水,侍卫们一个个跑的比兔子还快,把云梦琪打捞起来的时候她已经昏过去了,几个通水性的丫头把她肺里的水都按压了出来,云梦琪才扑闪了几下睫毛醒过来。

动静闹得太大,连皇上和太后都惊动了围到这边来。

人人都把云梦琪给团团围住,真心的,假意的,不管是怎么样的关心都好,人群里乱成一团,吵吵嚷嚷的,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蜷缩在角落的钟妙仪。

她安安静静的把鞋袜穿好,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发抖的不行的小瑶挡在身后,宽慰她别害怕,等待着意料之中的雷霆大怒。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