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14章 :甘愿受罚

戏说宫凰

念禅 著

连载中免费

京城里有一句话广泛流传甚广。入仕莫惹慕嫣衣,千金难见钟妙仪。他是权倾朝野,只手遮天的大佞臣。是她浮屠世间唯一的仰仗。“妙仪,你是个戏子。”他亲自动手为她披起精致优雅华美的入仕莫惹苏泽衣,千金难见钟妙仪。。……

免费阅读

唐尧和苏泽衣几乎是同时赶到的,皇上的脸色不好,太后更是。

德妃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开口:“梦琪郡主好好地怎么会落到水里去?你们这些做奴才的都是眼瞎的么?连郡主去哪儿了都不知道,也没个人跟着?!”

皇上的眉头锁得更紧了,转脸安抚太后轻声道:“索性云琪丫头也没什么大碍,要不明日再审吧?夜已经深了,您。。。”

话没说完,就被太后打断:“胡闹!把云琪带到哀家那里去,换身干净衣裳,喝完姜汤驱寒,等什么明天?!哀家今天不严惩了此人,还能睡得踏实?!把人都带到哀家那里去!”

太后怒气冲天的回去了,钟妙仪听得清楚,今夜是不必睡了,她是躲不掉的。

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的簇拥着云梦琪回去,只有唐尧逆着人流找钟妙仪,她还站在溪流边,表情没什么波动。

“唐公子。。。”小瑶哭得厉害,一见唐尧仿佛看见了救星一般,“郡主是奴婢推的,跟我家公主没有半点关系,公子捆了奴婢去吧!”

她要跪,被钟妙仪给提起来。

唐尧担心的看着她:“她又刁难你了吗?”说完就看见了她脖子上的抓痕,一下子急起来,“怎么受伤了?!她动的手吗?!”

钟妙仪摇摇头,这件事她不想把唐尧牵扯进来,他的事业才刚刚起步,怎么能因为她的这点小事开罪了太后?

“是我的错,你别帮我说话,太后这时候正恼火着,我只要认罪受罚就没事了,你千万别为了我。。。”钟妙仪看了一眼前方的大部队,他们再不跟上去只怕是要不好了,“走吧,咱们先过去,你千万不要意气用事。。。”

唐尧眉头紧锁,拽紧了她的手朝帐篷那边走去,他拽得很紧,钟妙仪怎么也挣不开,只能着急的劝他:“唐尧,别这样。。。”

她说得越多,唐尧就拽得越紧,钟妙仪只能作罢,好在进帐篷的时候大家都在低声议论,没几个人注意到他们两,倒是庆秀夫人看见了唐尧和钟妙仪,从两人的脸色上发现了端倪,微微撇眉,却又不敢在太后眼底下喊人,只能按耐下来。

太后阴沉着脸没说话,环绕一圈殿中的女眷们,最后把目光定格在钟妙仪的脸上。

顺着太后的目光,大家也都把目光定在钟妙仪的脸上,一下子视线汇聚,钟妙仪心里抖了一下,把唐尧的手推开。

“钟妙仪。”太后冷声喊她。

她上前走到正中心跪下,垂头行礼。

“云琪说,是你的婢女推了她,是不是这么回事?!”太后这话一说出来,满殿唏嘘,大多女眷都小声窃窃私语,议论钟妙仪怎么如此大的胆子。

话音落下,小瑶便哭着跑到钟妙仪身后跪下,把头磕的震天响:“回太后娘娘的话,是云琪郡主抽打我家公主,奴婢才推了她,求太后娘娘明察,不要怪罪我家公主,千错万错都是奴婢的错。”

说完又是一阵猛磕。

钟妙仪听得心疼,小瑶是个好丫头,从头到尾都是维护她的。

太后动了真怒,呵斥道:“果然是什么主子就有什么奴才,真是一样的不懂规矩,哀家问你话了吗?!给哀家掌嘴!”

太后发了话,没人护得住她,响声像是打在钟妙仪自己脸上一般疼,她对着座上的太后磕头,正要说话,就见一旁的唐尧冲了出来一下子跪在钟妙仪身边道:“太后难道只愿意听自己想听的话么?难道说实话也是错了吗?”

这一下子,庆秀夫人吓得不轻:“唐尧!”

喊完之后看了一眼太后的脸色,太后一看是唐尧,一愣,眯了眯眼睛道:“实话?那好,你告诉哀家,你所谓的实话是什么?”

唐尧抬起头来,他的眼睛亮晶晶的,清凉剔透:“妙仪公主受伤了,在脖子处,是被抓的,唐尧不敢胡乱说什么,太后心里明镜似的,只是公主与我已有婚约,岂有眼睁睁看着未婚妻受罚而独善其身的道理,太后若是要罚,唐尧请求与公主一起受罚!”

他的声音掷地有声,所有窃窃私语的声音一下子就灭了。

钟妙仪的身子猛地一抖,不可置信的微微抬头看向唐尧,她。。。究竟何德何能能让他这般真诚对待?

太后显然也是震了一下,大约是许久没有看过如此深情的男子了吧,突然轻笑道:“也好,这么多人看着,哀家也不能太过于武断,待到云琪出来,再好好对质一番,免得旁人说哀家偏心,不公允。”

这话是针对唐尧说得,唐尧却并不在乎,还偏头对着一脸震惊的钟妙仪笑笑,用口型无声道:“别怕,我陪着你。”

就那么一瞬间,她真的就不怕了。

这一幕被苏泽衣尽收眼底,他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想的,一个戏子也有人真心对待,这本身不就是个笑话么?

云梦琪方才冻得嘴唇发白,此时换了衣裳喝了姜汤出来,已经缓过劲,看见唐尧和钟妙仪跪在前边,推她的那个丫头脸也被打肿了,心口的气顺畅了。

太后心疼她,赶紧把她拉到身边来:“身上可爽快了?太医看过了没?”

云梦琪在太后跟前是最乖巧的,浅笑道:“看过了,没什么大碍,多谢太后关怀。”

寒暄了好一会儿,太后好似突然才想起来下头还跪着人一般,沉声道:“云琪,你跟哀家说说,今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梦琪楞了一下,她不知道太后是不是率先问过钟妙仪和唐尧了,斟酌再三,她避重就轻的开口:“我是看夜色深了,她一个人在河边便去问问,谁知道起了口角,那小宫女护主心切,便推了我一把。。。”

钟妙仪皱眉,她这样说,你不能说她说得对,但也不能说她说的不对,听来听去,云梦琪把着重点放在她落水的事情上,钟妙仪再怎么辩解,她落水也是事实。

唐尧看云梦琪就来气,这个郡主小小年纪心思百转又恶毒,他绝对不信这次落水的理由如此简单:“那还请郡主解释解释,妙仪公主脖子上的抓痕是怎么回事?!”

云梦琪冷哼一声:“谁知道她的呢?自己行为不检点磕着碰着的都要赖在我身上么?唐尧你可别什么都栽在我身上。”

唐尧怒了,指着云梦琪还要说,被钟妙仪给拽了一把。

她对着唐尧摇了摇头,这里太后皇上都在,真要闹起来了,把云梦琪逼急,之前的事情顺嘴抖出来大家都得完蛋。

“别说了,别说了。”钟妙仪眼里的神情唐尧看在眼里,他知道她在隐忍什么,正因为知道,所以更加心疼,更加气愤自己的无能为力。

若他也是苏泽衣那样权势的人,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她这般无助?

“太后,妙仪认错,还请太后责罚。”她拜下去,不再分辨一句。

皇上此时也没办法多说什么,若是钟妙仪嚷着自己冤枉,吵起来,兴许他还能借势说服太后详查,如今钟妙仪自己想息事宁人。。。他这个女儿,总是让他无可奈何的心疼。

云梦琪见钟妙仪不敢多说什么,更加得意,她手里捏着钟妙仪的短处,感觉自己十分的厉害,一脸胜利者姿态转眼去看苏泽衣的时候,却见苏泽衣眼神冰凉的盯着她,盯得她心肝一颤,第一次瞬间就移开了目光。

云梦琪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她总觉得苏泽衣似乎已经把她看透了。

可是那又怎样呢?大家都只会说是钟妙仪的错!没有人回来责怪她!没有人。

太后听钟妙仪已经认罚,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她对着一脸不服的唐尧道:“你呢?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唐尧深吸一口气,无奈的看一眼身边的钟妙仪,也磕头道:“唐尧依旧是那句话,还请太后一并罚了唐尧吧,唐尧愿意跟公主一同领罚。”

“好!”太后突然站起身来,“既然这样,那你们两便一起跪在围场外抄十卷经书吧,每日正午的时候跪着!什么时候抄完,什么时候结束!”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