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3章 分居

报告厉少:夫人要离婚

墨云归 著

连载中免费

结婚了时,厉御风说她很值得最好是的。钻戒,豪宅,堆积成山的仆人,可明明缺乏了她最想的。终于等到,闻璐倦了,一纸离婚书,为无爱的婚姻画上句号。“我放你自由的。”她眼角含着泪。却不刚从医院出来的闻璐却浑身发凉,细白的指间抓着一份皱巴巴的就诊单。。……

免费阅读

“别碰我。”

闻璐捏紧了拳头,手都在发抖。

她目光中的嫌恶落在厉风行的眼中,让他的眼神一点点阴郁下来。

她在嫌弃他?

“抱歉,行哥,我……我打扰到你了么?”张漫雪局促不安的声音从卧室门口传来,明知故问。

“没有,是我打扰到你们了。”

不等厉风行回应,闻璐便已经赌气的接了话,侧目看了张漫雪一眼,心中分明已被酸水填满,面上却依然平静,“你们聊,我还有事。”

说完,她十分干脆的离开了卧室,头也不回。

说起来她现在和厉风行还没有离婚,她有足够的资格质问他为什么会有别的女人出现在家里,但她没有。

她的教养和自尊都让她不屑于做这种无谓的争执,体面的分手对谁都好。

听着下楼的脚步声,厉风行眉头蹙起,隐约觉得闻璐刚刚的话里带着刺。

是因为张漫雪么?

这个猜想似乎不太成立,闻璐并不知道他和张漫雪的过去,两个人应该几乎没打过照面才对。

正想着,张漫雪走了进来,“行哥。”

他回过神,“你怎么来了?”

“我从拘留所出来的事情,一直想跟你道谢,但是你电话打不通……抱歉啊,我听说你和太太分居了,没想到她会在。”

‘分居’两个字尤为刺耳,“你听谁说的?”

张漫雪怔了一下,小声道,“秦助理。”

厉风行面色不虞,眉头一下子拧出一个川字来。

秦助理最近话是越来越多了,什么事情也都敢往外说。

“是我问的,你别怪秦助理,我只是想找个方便的地方跟你谈谈,你毕竟身份特殊,我也不想给你惹麻烦,秦助理这才告诉我说到这儿来找你。”

“你有什么事在医院说就行了,何必跑到这儿来?”

想到闻璐或许是误会了,厉风行的语气明显的不耐烦。

张漫雪似乎是被吓着了,眼圈一下子红了,哽咽道,“抱歉,是我没想周到,但是我这两天真的快崩溃了,你又不来医院,所以我真的没办法了所以才来找你。”

厉风行皱着眉面露不耐,他很不喜欢女人哭哭啼啼的样子。

情绪化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但他的教养也让他做不到对一个柔弱哭泣的女人视若无睹,他问,“出什么事了?”

张漫雪纤瘦的手攥着米白色连衣裙的裙边,无措又委屈,“早上院长叫我过去问了何太太骨髓的事情,问了很多,我才知道闻小姐的骨髓配型需求和何太太完全吻合,”

说到这儿,她咬着下唇,顿了一秒才说,“也才知道你竟然让秦助理在查我,你是怀疑我是故意抢了闻小姐的骨髓配型吗?”

听完,厉风行的目光沉了几分。

得知那份骨髓原本属于闻璐的之后,他的确怀疑过医院的人,加上何先生那边又说是张漫雪牵线的,他不得不怀疑其中内情,闻璐手术在即,他不放心,所以让秦助理去查清楚。

但很可惜,什么也没查到。

张漫雪红着眼圈说,“我有我的职业操守,而且我最初根本不知道闻小姐也得了白血病,只是听说你和何先生在合作,所以才想给你帮点忙,我要是真的想害闻小姐,我何必自己亲自去牵线,这不是自找麻烦么?你……你现在就这么不相信我。”

厉风行冷静的过分,“秦助理去查的是整个医院,不只是你一个人,璐璐做手术,我不希望有任何意外。”

话里话外对闻璐的关心就这样展现在张漫雪的面前,说的清楚明白。

空气一时间凝滞。

良久,张漫雪说,“我倒宁愿生病的是我,如果是我的话,你也会像现在这样事事为我操心么?”

厉风行说,“我从不做任何无意义的假设。”

说完,他转身拿了擦头的毛巾擦头,淡漠道,“这儿不好打车,下楼后让司机送你走。”

张漫雪紧抿着唇,‘嗯’了一声,虽然心里不情愿,却也不想招厉风行的厌烦,所以乖乖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厉风行和闻璐的那一幕始终在她的脑子里挥之不去。

无休止的嫉妒在脑子里跳跃。

不,他绝对不爱那个女人,只不过是商业联姻而已,只不过是结婚太久了有点依赖而已,只要她抓住机会,一切都可以回归原来的轨道。

张漫雪走后,厉风行丢下毛巾,去开了床头的保险柜。

拿出里面一个黑色绒面盒子,打开后装着一排十颗未经雕琢的南非钻石,没有一点瑕疵,都是特等品质。

他故意没接闻母的电话,不过就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再和闻璐见一面而已。

现在想想,这个行为毫无意义,实在是幼稚的可笑。

半晌,他合上了盒子,给秦助理打电话,“下午过来一趟,有样东西要寄到国外去,你去办。”

“……”

确定了骨髓移植手术的日子之后,闻璐就被安排住院了,手术前需要检测好各项身体指标,以免发生意外。

她其实不似表面的那么平静,心里害怕的很。

活了二十多年,从未想过死亡距离自己这么接近,而何太太的事情更是加重了她内心的恐惧。

也许自己也会一样,因为排异反应手术失败。

不管是离婚还是患病,都是保密的,免得公司股市和人心浮动,所以也没朋友知道,三不五时的她还得强颜欢笑和一些朋友在电话里闲聊,假装一切都岁月静好。

所以等待手术的日子里,唯一的安慰剂就是韩越了。

“璐璐,猜我今天给你带什么了!”

韩越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扬起手里的盒子,“杨师傅的生煎包,就我们小时候老吃的那家。”

闻璐正靠在病床上看书,面色几乎和墙壁一样苍白,闻言还是露出温暖的笑意来,“那家店现在很火爆,听说根本排不到队,我也很久没吃了。”

“可不是,我排了好几天呢,来趁热吃。”

闻璐才坐起来呢,旁边的小手挥舞着挡在了她面前,生生拦住了韩越。

“麻麻不可以吃这个。”

闻璐住院后,小包子也闹着要跟到医院来,于妈管不住他,见他在医院还算乖巧,还能陪闻璐说说话,便由他去了。

“啊?”韩越愣了一下,“不是还有一周才手术么?现在就开始忌口了?”

闻璐点头,“赵医生刚刚来说的。”

“生煎包也不能吃啊?就吃一个应该没事,”韩越打量医生不在,便凑了过来非要闻璐尝一个。

小包子跳着脚不让喂,三个人闹作一团好不热闹。

而此时,厉风行刚好在门外看到这一幕。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