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7章 错过最好的时候

报告厉少:夫人要离婚

墨云归 著

连载中免费

结婚了时,厉御风说她很值得最好是的。钻戒,豪宅,堆积成山的仆人,可明明缺乏了她最想的。终于等到,闻璐倦了,一纸离婚书,为无爱的婚姻画上句号。“我放你自由的。”她眼角含着泪。却不刚从医院出来的闻璐却浑身发凉,细白的指间抓着一份皱巴巴的就诊单。。……

免费阅读

闻璐的话字字句句都像是一根针扎在张漫雪的耳膜上,很刺耳。

她的脸色不可遏制的变得很难看。

闻璐说,“我要休息了,张医生,请便。”

病房门关上,房间里有股浓郁的香水味经久不散,闻璐在床上待了片刻,还是下床去把窗户开了通风。

她真的讨厌这个香水的味道。

晚上于妈来送晚餐,带着小包子一块儿。

最近一段时间小包子都和韩越待在一起,被养的白白胖胖的,性子也比刚来的时候活泼了很多。

警察局那边还是没有任何关于小包子父母的消息,不过日子久了,闻璐也习惯他待在自己身边,不再急着去打听了。

病房的餐桌上摆开于妈带来的饭菜,小包子就坐在旁边的儿童座椅上,陪闻璐一块儿吃饭。

见他吃的开心,闻璐的食欲也比平时好了很多,“这个丸子好吃吗?”

“嗯。”

“那就多吃点。”

于妈在旁边收拾换洗的衣服,见窗户开了,絮叨着去关窗,“这谁把窗户开了,要是受了风寒可不得了。”

闻璐说,“我开的,通通风。”

于妈关上窗户,顺手把窗帘也拉上了,语重心长道,“太太,您别怪我啰嗦,您身体还没完全好呢,免疫力还很低,可不能随便开窗。”

闻璐只是‘嗯’了一声,没解释什么。

小包子之前吃饭一直喜欢往嘴里塞满满的东西,像个小仓鼠一样鼓着嘴巴,然后嚼起来就会有些费劲。

闻璐纠正了好几次,现在好不容易改过来一些,但偶尔遇到喜欢吃的东西还是会忘记。

这会儿见到喜欢吃的丸子,便又咬了一整个在嘴里,包的都快嚼不动了。

闻璐拿了垃圾桶让他吐出来,重新夹了半个丸子在他碗里,“细嚼慢咽,这次记住了吗?”

小包子点点头,声音稚嫩,“记住了。”

于妈在一旁看的百感交集,“要是太太您跟少爷的孩子能保住就好了。”

闻璐脸上温柔的笑意有一秒的凝滞,很快恢复常色,“没孩子挺好的,离婚的事情,不必拖泥带水。”

“太太,孩子的事情少爷要是告诉少爷……”

“于妈,”闻璐打断了这话,“我把您当自己人的,您之前答应过我了,这件事不会告诉别人。”

“您何必这么倔呢?有时候女人就是要让男人心疼些,这样日子才过得好。”

闻璐说,“没必要了,已经错过最好的时候了。”

道理都懂,只是她不屑于用任何的手段留住一个男人。

看着闻璐这样,于妈也只有叹气的份儿。

而一旁闷头吃饭的小包子看着俩人,一双浓黑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懵懂中又有几分早慧的通透,把话都听了进去。

——

中秋节前,赵医生拿着体检单过来通知闻璐她的身体各项指标已经基本达标,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回家休养。

医生都发话了,于妈也就没理由再拦着闻璐不让她出院。

当天下午就办了出院手续回家休养。

没了赵医生在耳边絮叨,她在家里工作起来就更加肆无忌惮了,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几乎整天对着电脑。

书房里,于妈推门进来,“太太,吃点东西。”

于妈手里端着一碗莲子羹。

“行,于妈,您放在旁边,我过会儿吃。”

见闻璐半点没有休息的意思,于妈皱着眉,“太太,您工作归工作也得顾着点儿身体啊,不能这么胡来,早上就一直对着电脑,午饭也不好好吃的。”

见于妈生气了,闻璐忙抬起头,脸上堆着笑,“于妈,我就看一个文件,看完就吃,真的。”

“太太,我知道您……”

话还没说完呢,闻璐的手机响了,她抱歉的看了于妈一眼,按下接听键。

电话是闻璐的助理Lisa打来的,这几个月一直都是她在公司和她之间两头跑,忙各种业务的事情。

“闻总,早上会议的内容我发到您邮箱了,主要还是围绕‘叠翠园’二期的开发案,翠屏山的那块地好几家公司都在抢,还是蛮棘手的。”

“除了翠屏山,其他地段呢?”

“那就是泗水那边了,就是地方太过于偏离市区了,交通很不方便。”

“这没什么,我看了最近的城建规划文件,三年内泗水应该会修通市区的地铁。”

“说是这么说,但是会议上大家似乎还是都偏向翠屏山的地。”

闻璐沉吟片刻,“那这样吧,泗水那边我先接触,要是翠屏山的地能争取到最好,争取不到的话,有个备选方案也不至于到时候措手不及。”

“好。”

如今市场正是房地产业最鼎盛的时期,做大的上市公司就没有不涉猎房地产行业的,嘉腾集团的前身是咨询公司,但如今也在房地产行业有了一席之地,这一发展绝对要归功于闻璐和她的娘家。

不是自负,而是闻璐家的海秋集团就做房地产起家的,她父亲闻山海是南城最早一批看准房地产行业的,如今的业务范围已经伸到国外,甚至为此和妻子移民常年居住M国。

挂断电话后,闻璐才发现于妈还没走,看着于妈不高兴的脸色,她忙主动接过碗来,“您别生气了,我这就喝。”

于妈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

翌日,韩越来家里蹭饭。

吃饭的时候闲聊到嘉腾的开发项目,得知闻璐要看泗水区的那块地皮,他登时眼前一亮,“我朋友他爸就是泗水区规划局的,前两天我还听他说了,他爸正为了区里规划的事情头疼呢。”

“怎么?”

“来谈那块地皮的人不少,但是他爸这人为官清廉正直的很,看到那些提着东西来的,全都给骂跑了,老爷子脾气是真的暴。”

“为官清廉是好事啊。”

“是,对你来说就是好事了,”韩越略一沉吟,“这样吧,正好中秋节晚上泗水那边有个慈善晚会,是给偏远山区的小孩子捐献医疗设备的,老爷子在场,你跟我去混个脸熟,有机会的话,或许能聊聊这事。”

韩越是检查厅的,他的朋友自然靠谱。

比起那些旁门左道,闻璐更相信他的门路,当下就答应了,“好。”

“不过,”韩越犹豫了一会儿。

见他欲言又止的,闻璐问,“怎么了?”

韩越说,“既然是嘉腾的项目,你要通知厉风行么?”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