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8章 不听话的后果

帝少夺心小逃妻

维维宝贝 著

连载中免费

“江天心。”“我也不是江天心。”“孩子在哪里?”“也没孩子。”“江天心你好大胆子,居然敢端掉我的孩子!”“我也不是江天心!也没孩子。”“江天心……”她偏偏也没失去记忆,冷。。……

免费阅读

温小染还真不敢让猪上身,勉强吃了些粥,由着医生给打营养针。这些天其实一直都没有休息好,此时眼皮沉重起来,很快睡了过去。

半醒半睡间,感觉手头尖锐地疼了一下,以为是医生,她也未睁眼,由着他去。

“少夫人!”她被一声呼惊醒,叭地坐了起来。医生就站在眼前,一脸悠怨地看着她,她低头,看到自己手腕背部果然没有了针头。

“为什么要拔掉针头!”医生问,满脸的不赞成。

她蒙了,“不是……”

医生快步走了出去,她抬头,看到点滴瓶里的药水还未过半,针头在那里晃荡着,固定用的胶布被丢在垃圾筒里。

不出半分钟,管家出现,“少夫人,少主请您去大厅。”

她被半押着下了楼。

帝煜坐在厅里,两条腿并着,长度一目了然,绝对的黄金比例。碎发打在他的侧额,生生掩出一片阴沉来。

她咽了咽口水,“针头……是医生拔的,我没拔。”

“我一直呆在楼下,管家是看到了的,时间差不多了才上的楼。”医生满面委屈。他是这里的家庭医生,哪里敢乱来。

帝煜看了眼由管家带下来的吊瓶和针头,“这不是江医生拔针头的手法。”

所以,他认为是她罗?

温小染睁大了眼。

帝煜的目光也投了过来,冷森森的。

“怎么处理?”管家为难地低问。

帝煜轻掸了下膝上的布料,“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他起身离去,半丝都不犹豫。温小染被几个黑衣手下拖起,拉向后院。那里,早就停了一头猪,高腿长嘴,十分凶猛的样子,在打着转转。看到温小染,眼睛都泛起了绿。

“把她丢进去。”管家摇着头命令。他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加上温小染近期不断地欺骗帝煜,他早就见不惯她了。

手下将她推了进去。

温小染的身子一落入,打转的公猪就闻到了味道,朝她这边看过来。温小染的背贴紧了高高的围栏,眼里涌出的是极致的害怕。她所在的位置正对着主屋二楼的走廊,可以清楚地看到帝煜懒懒地坐在那里,背后立着身材火辣的比基尼。

这是一头发情的公猪,女人的体香撩拨着它,它朝着温小染冲过来,粉红色的物件突然窜出,形状极致邪恶。温小染想爬出去,显然不可能,她就像被关在笼子里的野兽,没有半点尊严!

那头猪又高又大,她根本不可能是它的对手。她红了眼睛,仿佛看到了自己难堪死去的样子……

昂克昂克昂克,猪叫声不绝入耳,越来越近。

原本僵直的她退无可退,最后朝着猪猛扑过去……

呯!

她手上没有武器,硬撞硬,最后撞飞的是自己。躺在地上,她看到了比基尼那张妖艳的脸,还有帝煜那冷漠沉寒的表情……

马上,被一张猪脸拦住!

她已经没有力气自救。

猪已疯狂,朝她狂扑……

呯!

又是一声响。

预想中的痛苦没有到来,她被人扯了起来。温小染睁眼,看到一个满面苍桑的中年女人护着她,另一只手握着一根大棍。刚刚这根大棍打在猪身上,吃痛的猪一路逃亡,却撞破了门坎,引出了无数种猪!

“放了我女儿,求你们放了我女儿!”

女人将她扯到身后护住,对着楼上的帝煜求情!

她为什么要帮自己求情?

温小染蒙了。

她们马上被种猪给包围。

那女人抡起棒子,对着那些猪挥去。她丝毫不顾忌自己,只一个劲儿地保护温小染!

“把猪赶回去!”

楼上,帝煜挥了一下手,管家马上明白,命令道。几个黑衣手下跳进去,拎着鞭子一阵抽,猪吃痛,被赶了回去。

温小染和那个女人一起跌在地上,地上一片混乱,残留着战乱之后的痕迹!

好久,她才醒过神来,去拉那个女人,“您……”

“你这个死孩子!为什么要做那些事,为什么这么不听话,为什么把自己整成这个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啊!”女人的巴掌突兀地抽在她身上,每一掌都用了力。她边骂边哭,完全一副恨铁不成刚的模样。

她刚刚说:自己是她的女儿。

那么,她是江天心的母亲罗?

女人虽然打得极狠,但无法掩藏她眼底的爱意,爱之切才会怨之深啊。

温小染傻愣愣地看着这个发顶银丝片片的中年女人,心中涌起的是一种极致的羡慕,极致的感动。她没想到有一天会有人不要命地保护她,会不顾尊严地为她求情,即使此时的打也是爱意满满。

这就是母亲的感觉吗?

即使如此,她还是保持了最后的理智,想到了一件事。

“我们做一次DNA鉴定吧。”

女人停止了哭骂,红着眼睛看她,“鉴定什么?你本来就不是我的孩子,我只是你的养母,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竟是这样!

所以,她算是彻底失去了证明自己身份的机会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并没有以前那般失落。

“你啊,你啊!”女人晃了她几下,最后一把将她抱紧,紧得生怕松一下她就会飞走似的。

从来没有享受过母爱,温小染被感动得一塌糊涂,不由得张了嘴:“妈……”

“孩子啊。”女人终于崩溃,大哭起来。

温小染乖乖地落在她怀里,同样泪流满面。她没想到会在被亲人抛弃后还能得到这样的关怀,更没想到自己渴盼已久的母爱要从一个陌生女人身上得到!

做江天心有什么不好,她至少有这么关心她,爱着她的母亲啊。

从没有这样一刻,她如此渴望成为江天心。

哭完后,江母牵着她的手走出了后院,一路上,握得紧紧的,牵引着她,即使刚刚经历过那样的惊吓,她还是觉得温暖。

帝煜从楼上下来,往外走。

“少主!”江母突然冲过去,叭一下子跪在了他面前,“是我没有教育好自己的孩子,让她犯了错,就让我来赎罪吧。”

温小染再次被感动得眼眶泛起了红,一步上前,心甘情愿地朝帝煜低了头,“我是江天心,所有的债都由我还偿还。”

原本江母出声时,帝煜没有任何表情,等到温小染开口时,他一点一点眯实了眼睛,看着她。

“不要牵累到旁的人。”她轻轻拉起江母。

江母还要说些什么,她握了一下她的臂,朝她摇头,眼里写满了坚决。

“江夫人请离开吧。”管家走过来,道。让江母跟着送猪的人混进来,他已经很失职了。

江母依恋地看了一眼温小染,到底没敢多说,忧心忡忡地朝外走。看着他孤独落寞的背影,温小染的心动了动。

“我送送她。”

帝煜并没有发表反对意见,由着她去。

背后,比基尼烦燥地跺起了脚。原本以为抽了针头能让温小染完蛋,没想到突然杀出个江母!

“达令,他们太不把你看在眼里了。”她忍不住道。

帝煜终于点头,下巴朝她点了一下,“既然如此,你做一下准备。”

“准备?”比基尼的眼睛亮了起来。她第一想到的就是帝煜认可了她的话,要把温小染赶出去,让她做少夫人。

“管家,把她送到猪圈去!”

“什么……”

比基尼还未理透缘由,管家已经让人拖着她离开。听着她的尖叫,无奈地摇了摇头。只有脑残到她这种地步,才会用耍小手段的办法力求留在少主身边更久。

她难道不知道,少主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女人么?

“天黑之前,把她和猪一起运出去!”帝煜不耐烦地嘱咐道,大步朝直升机走去。直升机很快起飞,他微微低头,看到地上越来越小的两道影子。那最纤细的一道,是温小染的。

他一早就知道针头不是温小染拔的,假装不知道,不过是想借机惩罚她罢了。当然,也让她放弃寻死的念头,继续承受他的惩罚。

地面上,江母抚着温小染的脸庞,连连叹着气,“好好的一张脸,为什么整成这个样子?虽然说一样漂亮,总觉得不是自己的孩子似的。”

温小染一声不吭,只垂眉。

江母再次把她拥在怀里:“孩子,怎么这么傻啊。帝少虽然忙了点,但对你从来都没有散慢过,不管你想要什么都会给,为什么要背叛他呢?唉,都怪妈,太由着你来了。”

责怪的同时都不忘反省自己,这才叫慈母吧。温小染看着江母,忍不住再次去幻想她的亲生母亲。

当年因为母亲红杏出墙,她尚在襁褓中,父母就离婚了。她跟了父亲温政,所以,她连自己母亲的样子都不曾记得。

“别怕,帝煜其实并不像表面这么冷血无情,只要你诚心地悔过,他会放过你的。”江母细细地捋着她的发丝,真当她是亲生女儿了。

她说了什么,温小染一概没有听到,只贪恋地体味着她的温暖,反复地回忆起刚刚在猪圈里,她抡起棍子不要命地保护自己的样子。

乖乖地“嗯”了一声,她将头依进了江母的掌心。

挥手和江母作别,她回了屋。医生为她重新打了点滴,也将她身上的伤处一一清理。她回了帝煜的卧室,修整了一下自己后躺在了小床上。

半夜时分,温小染被开门声惊醒,哗啦一下子从床上坐起。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