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4章 :男下女上

豪门婚宠甜如蜜

辰分妖娆 著

连载中免费

一场设计,她嫁给厉家的继承人。世人皆知,厉家那位少爷因车祸毁容残疾,性情乖戾,因为从来不出门时见人。迟欢欢我以为他们的婚姻仅有五年期约,时间每到自会无异陌路,但谁明白一道闪电从空中犀利划过,像是要劈碎这片混沌的天地。。……

免费阅读

“你找了个小时工?”

“算是。”

神行风回答她,迟欢欢哦了一声,摸着小腹站到客厅一面墙前,神行风见她放着沙发不坐,狭长的凤眸内闪过一丝不解:“你站在那里干嘛?”

“唔,我今天中午吃太饱了所以不能马上坐下来,否则会有小肚腩的!”

女演员总是格外在意自己的身材,就像是迟欢欢刚刚说的那样。

神行风略有不满的锁眉。

他之前也听闻过女明星节食减肥,例如每天只吃一粒老干妈的,但他都没当做一回事,觉得那些女人没脑子,在犯蠢,可如今看到迟欢欢这样,他不鄙夷,反而有些心疼跟生气。

为了演戏为了赚钱,至于这么拼命吗?

但神行风没把这句话说出来,只是转身要去做自己的事情,突然叮铃铃一阵手机的声音响起,迟欢欢抬眸目光一下子聚焦在神行风的脸上,而男人这时已经从口袋里拿出价值名贵的手机来。

“是厉少。”

神行风看到上面的号码,刚对迟欢欢说,就看到本来离他很远的那个人跟飞似的扑了过来——

“先别接!”

“嘶……”

迟欢欢扑过来的时候速度太快了,神行风一下子没接住她两个人双双倒在客厅的羊毛地毯上。

幸好,地毯很软,两个人都没受伤,可迟欢欢看着神行风手机屏幕上闪烁厉少的备足,心却提到了嗓子眼里!

“这个时候,他为什么会突然打电话给你?”

迟欢欢警惕的看着神行风,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奸情被曝光的恐惧感,她盯着神行风的手机,恨不得此时此刻把它抢过来扔到楼下。

但她知道,她不能。

她低喘着气,眼中染上几分慌张,可相比较于迟欢欢的害怕,神行风却显得淡定很多。

他看着迟欢欢,如山水墨的眼微微上挑:“我不知道厉少为什么现在打电话给我,但是现在我们的姿势……是不是不太好。”

“啊?”

迟欢欢现在一门心思都在厉云朗突如其来的电话上,根本忘记了刚刚自己把神行风扑倒地上,也没在意自己身上有没有受伤,只是被神行风这话提了一下,她才反应过来。

低头……迟欢欢才发现自己竟然整个人都贴在神行风的身上,而且他大概是怕自己受伤,倒下来的刹那一只手还托住了她的腰,虽然现在两个人没事,可这姿势怎么看都很暧昧。

男下女上……

迟欢欢不经意间又想到昨夜,那些限.制.级的画面让人面红心跳。

迟欢欢手脚并用赶紧从男人身上起来。

“我……我刚刚没注意到。没弄伤你吧?”

“没关系。”

神行风见迟欢欢起来后故作淡定,可是四处飘荡的眼神早就出卖了她的紧张,男人唇角不禁微撩。

她……这是害羞了吧?

叮铃铃。

原本暂停的电话再次响起,同时也打破了暧昧的气氛。

神行风平淡的没有任何情绪,正要接通迟欢欢朝他做了个双手合十的动作:“你要跟他说昨天晚上的事情吗?”

“我们不是在酒店说好了吗。”

“可是你答应过我,不会让我死的!”

“嗯。我答应过你,你不会有事。如果厉少真的因为这件事生气,我一人承担所有的惩罚。”

神行风的话,让迟欢欢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安心?是,可也不是。

因为她明知道昨晚的事情不能怪神行风,而且昨天晚上从头到尾可以说都是她在主动,若是厉云朗真的生气了要迁怒人,那个人也不该是神行风!

但是……

她现在不能死。

这也是为什么迟欢欢没勇气把昨晚事情告诉厉云朗的原因。

所以在神行风接通电话那一刻,迟欢欢深吸一口冷空气,在心里做好对面男人动怒的准备。

但是没想到,厉云朗接通电话的第一句不是气势汹汹的问他们昨晚的事情,而是问神行风:

“为什么现在才接电话?”

依旧是属于厉云朗嘶哑难听的声音,神行风可能是熟悉了似的,没有任何表情的回答:“刚刚有点事耽搁了。”

“你跟迟欢欢在一起?她还好么。”

“她很好,刚刚还吃了午饭。”

神行风照实回答,厉云朗在那边嗯了一声。

不知道他正在国外干什么,四周的声音有些吵闹,而且这些吵闹的声音来源更多像是机械制造的。

迟欢欢站在神行风跟前,紧张的盯着他,她很怕,真的很怕神行风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说出来。

可神行风说过了,他不能隐瞒厉云朗任何事。

所以……正应了那句话,早死晚死,都得死。

迟欢欢双手握拳垂在两侧,似乎是以此来稳住充满心悸的身心。

而厉云朗在听完神行风的话后,以为他报告完了没什么事,就准备挂断电话,突然神行风声音磁性又低沉的开口:“厉少,其实还有一件我跟迟小姐的事需要跟你解释一下。”

“你讲。”

“昨天晚上迟小姐去谈公事可中途不幸被歹人下了动.情药,我及时赶到房间救了她,把她带到另外一家酒店。但是迟小姐神智被药物操纵的很厉害,我跟她……”

“你跟她怎么了?”

厉云朗的声音本来就跟砂砾样磨过难听,而在听到神行风说迟欢欢昨晚被下药还被他带到酒店房间时,声音顿时更沉重喑哑了。

迟欢欢抖着手站在旁边,她很想求着神行风把电话挂掉,可是这件事一旦开弓就没回头路,她只能硬着头皮让神行风把后面的话说完。

“迟小姐昨天神志不清很严重,还好我叫酒店服务员拿了冰块泡进冷水里才稳住迟小姐,所以迟小姐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

呼……

电话那头还有房间此刻都是一片死寂。

迟欢欢简直难以置信的看着神行风。

他说谎了?!

他没有把昨夜具体的内容告诉厉云朗。

比如,她把初吻给了他,而且还脱光了身上的衣服让他看到自己的luo.体。

迟欢欢错愕震惊,但心里是欣喜的!

因为厉云朗不会因此怪罪自己,而她的性命也不会因为自己虽然是厉云朗未婚妻,却因为跟保镖给他戴绿帽子被厉云朗弄死!

她还能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迟欢欢朝神行风做了个感激的手势,神行风看了她一眼,没回应她,继续清冷着声音道:“但是昨天晚上我没有及时像厉少你禀告,这件事还是我的问题。”

“这不重要。”电话那边的厉云朗沉默了两秒,然后再度传来难听的声音:“给她下药的人知道是谁吗?”

“知道。”

“他碰了迟欢欢吗?”

“没有。中途就被我拦住了。”

神行风说完,迟欢欢听到厉云朗好像在电话那边轻轻吁了一口气,好像是紧绷的心情突然放松下来一样,厉云朗嗯了一声:“那你应该也知道那个男人该怎么办吧。”

“我知道。”

“行了,那这件事就当做没发生过一样,跟任何人都不要提及。”

既然迟欢欢没事,厉云朗自然不会发怒。

只是神行风是派给迟欢欢的保镖,厉云朗在挂电话之前,还是跟埋怨似的警告了句神行风:“神行风,虽然这次事情刚刚发生就被你拦了下来,但你是迟欢欢的保镖。我让你寸步不离的跟在她身边是守护她安全的,可昨天还是被有心之人抓到漏洞,你应该心里好好想想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我不希望再听到第二次类似的消息了!”

厉云朗说完挂断了电话,神行风把手机放回口袋里,再抬头正好对上迟欢欢带着歉意的一双眼眸,水波潋滟,撩拨起他心头一根琴弦。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