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14章 这场游戏,他不说停就不能停

爵爷婚久情长

布丁奶茶 著

连载中免费

这是一个不懂爱的男人在丧失后狂追娇妻的故事。南宫爵对安小暖说过,我会娶你,会保护好你,会在你身边一辈子。但是,他忘了了, 三年婚姻,终成泡沫。安小暖爱南宫爵,爱到这五年,安小暖一直努力做的事情就是想让南宫爵爱上自己,只是,到最后,安小暖才彻彻底底的明白,南宫爵是恨她的,恨透了她的。。……

免费阅读

陆北辰留下那么一句话,就走了。

秦暖之低眉,自嘲了笑了,你不是,最好不过了,如果你是,那就请你否认到死,这里,没有人欢迎安小暖所以,

她一直都知道,这里,是没有一个人是期望自己活着的。

安小暖,在三年前就死了,再好不过了。

她知道,一直都知道,所以,她没有打算留下。

伸手,将手上的针头拔掉,也不管点滴还在挂着,手上,还冒着血,秦暖之现在只想走,离开这里。

离开这座让自己万般不堪的城市。

秦暖之答应楠儿,中午会回去给她买好吃的,现在,买回去也不算晚吧?对楠儿,秦暖之从来不想食言。

所以,她去蛋糕店,买了孩子吃的磨牙饼干,是楠儿这会儿最喜欢吃的。

想到楠儿,她嘴角的笑,总是从心底散发出来的。

有着无限的宠爱。

回到家,傅禹阳陪着两个孩子在客厅玩着,所有的忧愁,看到孩子的那一刻,似乎都忘记了。

“楠儿,看妈咪给你买了什么。”秦暖之双手捧着饼干,蹲下身子,弯着眉眼。

“妈咪。”孩子一把扑进了秦暖之的怀中,咧着嘴笑着。

秦暖之轻轻捏了一下孩子的鼻尖,将饼干给她,温柔的看向另一个孩子,,“怀儿也有哦,来,你最爱的蛋糕!”

“最爱妈咪了!”小孩子,总是天真无邪的,那欢笑也总是最真的。

傅禹阳一把抓过秦暖之的手,“为什么没有好好的挂水?”

她是逃回来的,不用问,傅禹阳就已经看到了。

“禹阳,我们现在就走吧,这里,呆着好累,好累!”秦暖之将手从傅禹阳的手中抽回来,趴在沙发上,整个人都显得无比的疲惫。

“我去订机票,你休息一下。”傅禹阳沉默了须臾,开口道,既然决定回去了,其实,现在走跟明天走,没有多大的区别。

傍晚的时候,傅禹阳和秦暖之带着孩子已经到了机场,只是,过安检的时候,秦暖之被扣了下来。

“为什么?”秦暖之疑惑,但是,对方只是让自己等一下,没有多说。

秦暖之被扣下来了,傅禹阳当然也不能就这么走了,就一起陪着。

一刻钟之后,秦暖之跟前投下一抹阴影,抬眸,她看到最不想看到的人,南宫爵俊逸的身影,就这么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下意识的,秦暖之就是护着怀中的孩子,不让南宫爵看到楠儿的脸。

好在楠儿睡着了,如果醒着,一切,或许都将脱离现在的轨道。

“秦暖之,这座城市,没有我南宫爵的放话,你走不了,所以,别想逃!”南宫爵低沉的声音,带着一股愉悦。

这一场游戏,既然开始了,他不说停,就不能停。

“南宫先生,你什么意思?”秦暖之紧抿着唇,抱着楠儿的手,也不自觉的收紧了。

秦暖之压低了声线,防止吵醒孩子。

“安小暖,我要你留下,留在这里,亲眼看着我怎么让安氏消失,我要让你痛,比我更痛!”南宫爵一步步逼近秦暖之,没有平仄的音调,反而让这一句话更加的让人害怕。

秦暖之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她冷的在颤抖。

终是逃不过去吗?

突然,一只温暖的大掌搂住秦暖之的肩膀,傅禹阳无声对着秦暖之点了点头,表示交给他。

凝眸,看着那气势逼人的南宫爵,傅禹阳不咸不淡的开口,“南宫爵,你想见安小暖,我带你去!”

“傅禹阳!”秦暖之听到傅禹阳的话,低吼了一声,那语气中,明显是不赞同。

紧紧握了一下秦暖之的肩膀,“暖之,告诉他又何妨!她也想见他的,而我们,没有义务承担南宫爵怒气。”

傅禹阳一字一句的说着,他睨着秦暖之,说的格外的认真。

秦暖之抬眸,在他这么说的时候,一直盯着他褐色的眸子,或许,她知道禹阳想干什么了。

她没有挣扎,没有犹豫,将楠儿放在傅禹阳的手中,那意思在明显不过,就是孩子交给你,我同意你的方法,但是,千万不能让南宫爵知道楠儿是谁。

“南宫爵,想见安小暖,跟我们一起去瑞士吧!”

这话,秦暖之说的,这,或许是唯一的办法。

“想设计回瑞士?想都不要想。”冷哼了一声,他们所说的话,对他来说,没有丝毫的影响。

邪魅俊逸的容颜上,那一抹淡笑,仿佛是在笑他们愚蠢,他南宫爵,不是那么容易欺骗的人。

“安小暖三年前死了,是真的,她的墓,在瑞士,暖之,是她的双胞胎姐姐。”傅禹阳褐眸轻扫了一眼南宫爵。

这一层关系如果不捅破,他们就走不了,那么,剩下的就是让她一个人面对南宫爵。

她绝对做不到,搞不好,一切就会回到三年前,她一心寻死的模样。

如果是以前,傅禹阳断然不会管。

可现在不行,她是暖之用命护下来的妹妹,傅禹阳不能让再有任何寻死的念头。

“故事编的不错,继续!”南宫爵坐下,双腿交叠着,单手撑着下颌,一双幽深的眸子睨着他们。

他每一个动作都在告诉着傅禹阳和秦暖之,他不相信。

“信不信由你,你说一个星期是不是,那好,就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之内,你想见她,我们就一起去瑞士,过后,南宫爵,你跪下来求我们,我们也不会带你去。”傅禹阳每一个字都咬的特别重,随后,牵着秦暖之的手,“暖之,我们走。”

“妈咪,抱抱,这个叔叔好吓人。”傅念怀抱着秦暖之的手,小脑袋蹭着,大大的眼眸中蒙着水雾。

秦暖之蹲下,将傅念怀抱起来,连看一眼南宫爵都没有,就跟在傅禹阳身后,回去了。

然而走到门口的时候,秦暖之突然停下了脚步,“安小暖,心脏衰竭末期,起因是八年前的车祸,她在瑞士,只活了九个月,南宫爵,安小暖,不欠你的,从来不欠。”

这些,本该是不准备说的。

就算她爱惨了他,也不想告诉他这些事,三年前的安小暖觉得,恨吧,就是让南宫爵恨她,也总比不在意她好。

可现在,他想南宫爵忘记,忘记她。

原来不管什么时候,她做什么决定,都是为了这个叫南宫爵的男人!

南宫爵瞅着他们的背影,变的深沉,随后掏出手机,“给我查安小暖,还有安氏夫妇。”

吩咐完就切断了电话。

飞往瑞士的飞机,已经起飞,滑过天空,什么都没有留下,南宫爵深邃的眸子在这一刻变的有些危险。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