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阅读网_为您推荐免费全本小说导航_最新小说排行榜推荐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7章 我要听你亲口说

爵爷婚久情长

布丁奶茶 著

连载中免费

这是一个不懂爱的男人在丧失后狂追娇妻的故事。南宫爵对安小暖说过,我会娶你,会保护好你,会在你身边一辈子。但是,他忘了了, 三年婚姻,终成泡沫。安小暖爱南宫爵,爱到这五年,安小暖一直努力做的事情就是想让南宫爵爱上自己,只是,到最后,安小暖才彻彻底底的明白,南宫爵是恨她的,恨透了她的。。……

免费阅读

人生,不是你说不想伤害,就不伤害的。

人生,不是你说对谁不忍,就能不忍。

安小暖想要彻底和南宫爵断了,就一定会伤害到韩城。

所以,即便是不忍,她还是将这句话说出来了,“你想听什么,寻死的过程吗?”

她又问了一遍。

这句话,不会让南宫爵痛。

只会让韩城痛。

她想让他痛了之后就不要在问了,毕竟,安小暖和韩城,在八年前就没有了关系,他的人生,不应该再被自己大乱了。

这一刻,安小暖还是那个认知,自己死了,对谁都好!

“什么意思?”韩城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眼底有着不真切,他的声音,更加迷茫。

安小暖看着窗外的阳光,皱着眉头,“我累了。”

轻轻的闭上眼眸,她的脸色,依旧苍白,看上去,她确实累了,不像是在撒谎。

艾利轻轻的叹息了一声了,别人不知道,但是她知道啊,让她说这些,其实就是在揭开她的伤口。

已经结痂的伤口,再一次撕裂,是何等的疼痛啊!

“说清楚!”南宫爵上前一步,站在安小暖的床头,那一双深邃的眼眸,那逼人的气势,让人连呼吸都觉得有些困难。

而安小暖却仅仅的闭着眼眸,假装没有听到,也没有感觉到。

气氛,一度变的有些紧张。

“暖之需要休息,如果你们想听,我可以说给你们听,到外面来吧!”艾利轻轻的握了握安小暖的手,似乎是安慰,又似乎是心疼。

安小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全身都在颤抖,可她的面上,就是出奇的平静,连睫毛颤动一下都没有。

“我要听你亲口说!”南宫爵固执的站在那里,他没有放过安小暖的打算。

在南宫爵的记忆力,安小暖这个女人,可不是会自杀的人。

如果会,他们就不会有那五年的纠缠不清。

别人说的,他都不信,他要听安小暖亲口说。

他要看着她的眼睛,看着她的表情,看着她每一秒的神色,来确定事情的真相。

“艾利愿意说给你们听,已经是对你们最大的照顾了!”安小暖刷的一下睁开眸子,那眼底,一片冰冷,“还是说,南宫爵,你觉得我应该给你什么好脸色,听我亲口说,你想听什么,听她怎么死的,还是听她为什么想死?这一点,南宫爵,你比我更加清楚!”

安小暖冷着声音,将这一串话说完的时候,有些气喘。

“暖之,你不能激动,注意你的情绪!”艾利脸色也不好了,难怪禹阳离开的时候不放心!

安小暖慢慢的平复着自己的情绪,“艾利,请他们出去,不走的话,动用保安!”

她一点也不想自己这条命,最后因为南宫爵死在这里。

她既然赌赢了,就不会再随意任他摆布。

南宫爵有瞬间的愣神,安小暖语气中的那些责问,一字一句,都敲击这他的心,眼底的冰冷,睨着他的时候,有很多情绪,却唯独没有爱和恨!

甚至于她最后赶人走的这句话透着无情的味道,“如果你亲口跟我说,我就相信,你,不是安小暖。”

南宫爵的声线偏低沉,但是,他的语气却没有平仄。

让人听不出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到底是什么心态,那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越发的深沉。

安小暖轻扯了一下唇角,“我本就不是,为何要想你证明?”

一句话,原以为,可以成功的将南宫爵堵死。

谁知,属于他的嗓音,漫不经心的响起,“是吗?原来,你还是舍不得我们就此断了,你还是喜欢我们继续这么缠绕着,可以,满足你。”

说着,勾着唇角就往外走。

这一下,反而让安小暖堵死了,感觉接下去说什么都是不对的。

“你好好休息一下,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剩下的事情,交给我!”艾利叹了一口气,满目的不放心。

她认识了安小暖三年。

这三年,几乎没有什么能牵扯她的情绪,或许,唯一能让她有所波动的时候,就是最初来的时候的自杀,然后是暖之给她换心的时候,再接着,就是和想楠有关系的事情了。

其余的人和事物,对她来说,都是死物,或者说,根本就入不了她的眼睛。

可是,这个自称是安小暖老公的男人却……

艾利帮她盖好被子,转身也走了出去。

韩城脚步有些不稳的也跟着出去了,转身的那一刹那,他又看了病床上的安小暖一眼,似乎在判断,在衡量,她刚才说的那些话。

最后,幽蓝色眸子,闪过一抹快到让人捉摸不透的恨意。

那恨,是对谁的呢?

安小暖睨着的韩城的背影,蹙起了眉头,而病房的门,已经被关上了。

外间的休息室,艾利为南宫爵和韩城泡了两杯茶,给自己也泡了一杯,然手静坐了下来,端着茶杯,沉默了许久,“我该从哪里跟你们说着?”

这是她的自言自语。

安小暖这个女人,在她这里,就是一个传奇,这样的人物,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开口。

“她寻死,是真的?”南宫爵手指轻轻的摩挲着自己手腕上的手表,低垂着眉眼,让人看不到他的眼眸,也猜测不出他的情绪。

既然有人问了,艾利也好回答。

点了点头,“是的,她来瑞士的第一个月,一共被送进医院三次,每一次,都是割腕,她是真的想死,她说,活着比死更可怕。”

要不是最后一次,他们发现她怀孕了,要不是这个怀孕的消息,让她有了求生的意识,这个女子,或许早就死了。

“活着比死可怕?!”韩城重复这一句话,“她到底是对生活,有多绝望了,才会如此!”

双手,紧紧的握着拳头,韩城好像在压抑着什么。

“这个答案,我们永远都无法得知了,她从来不会说自己的事情,而现在,她已经不在了。”艾利记得,安小暖不怎么喜欢说话,她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在医院里,陪着暖之坐着,然后看着窗外发呆。

“她,是真的死了吗?”南宫爵突然抬起眸子,深眸中带着一抹逼人的气势,微眯了一下眼眸,眼底,暗含着警告。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